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探望两位老人

2018-7-15 18:29:57 阅读60 评论10 152018/07 July15

十多年前我陪一位朋友的母亲去探望过两位老人,一个老头一个老太,老头是朋友姥爷的同学,老太是朋友姥爷同学的遗孀,当时都近一百岁了。朋友的姥爷我没见过,去世好多年了吧。这位朋友说,他姥爷年轻时在北师大读书,有两个亦同学亦同乡的好朋友,便是这老头和那老太的丈夫。

这老头读书时得了结核病,不得不辍学回了老家,那大概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儿吧。结核病亦称“痨病”,鲁迅小说《药》里的华小栓得的就是这病,当时应该是不治之症。这老头,那会儿当然还是个小伙子,也够“神”的。他回到家里一边自学中医一边给自己治病,居然给自己的痨病治愈了,还成了治结核病的中医专家,九十岁时还去“结核病研究所”给后生们上课。我见到老头那年,他九十八岁,神志清晰,耳不聋眼不花,只是腿脚不大行了,卧在床上,与朋友母亲谈起过去的事儿一点儿不糊涂。他儿子继承了他的医术,在城南的一个乡镇上开着中医诊所。现在,这老头早就作古了吧,那乡镇都没了,已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有一年春节前,朋友打电话给我:托我开车带他母亲去养老院探望一位老人,说那老人是他姥爷同学的遗孀。我听了,颇感动:真有情义。养老院在一个县城边上,距济宁城二十多公里。那是我第一次走进养老院。一个小院,靠里面坐落着一栋“凹”字型的极普通的二层小楼,二层的楼道被铝合金玻璃窗封了,看上去以人天冷了收紧衣襟的感觉,楼前空场上的花草树木都凋零了,在这个季节里怎么也不会以人景气。走在二层的楼道里,暖洋洋的,旁边一个一个房间的门大开着,屋里屋外通着呢,都有老人拿个凳子坐在那儿。那年那老太九十六七岁吧。她坐在床上,左看右看,总算认出了朋友母亲,拉着朋友母亲的

作者  | 2018-7-15 18:29:57 | 阅读(6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两个“搞管道”的朋友

2018-7-6 15:10:31 阅读75 评论6 62018/07 July6

二十多年前我年轻那会儿,“中央空调”还是个新鲜玩意儿。说它“新鲜”,无非大部分“搞管道”的人没安装过,面对“风机盘管”“新风机组”“温控开关”“制冷机组”等这些陌生东西发怵。别说一般工人师傅了,即便科班学暖通空调的,过去也没见过那些新家伙。这般,“中央空调”便流露着一股子神秘劲儿,使“搞管道”的技术人员吃香,让会安装“中央空调”的工程队“牛”了起来。我这两个“搞管道”的朋友,便是当年“牛”队的老板。一个自称东南大学科班学暖通出身,姑且称他“东大”。另一个自学成才,暂且称他“自学”。

“东大”是江都人,比我小一岁,个头不高,黑不溜秋的,我常说他是“下河摸鱼的”,中分头,人长得倒挺精神,眉宇间露着股精明劲儿。当年我们公司在“中央空调”行业名气很大,许多客户选了我公司设备还要求顺便安装,有些安装公司便靠着我们公司的招牌揽活儿。“东大” 在我当时负责的区域内活动,也想打我公司牌,遂托人来找我。头回见面,介绍人说他“东大”暖通专业毕业。“东大”是名校,当年的重点大学,现在也是“985”“211”。当时令我对他刮目相看。介绍人是山东建工学院毕业的,很拿“脱了农民装上过几天大学当回事儿”。多年后,介绍人惊奇地和我说:咱们被“骗”了,“东大”根本就没上过大学,一次他和“东大”队伍里的人聊天偶尔发现的。呵呵,“东大”上没上过“东大”已不重要,我们合作过几次已成熟人了。“东大”搞安装够钻挤的,他能把一个一百多万的合同变更成近三百万。当年我对“老板”这词儿的认识还很肤浅,看“东大”这么年轻便做“老板”,还心生过几分佩服。“东大”爱说,哪儿哪儿能算个单位,当时我听了并没觉得有啥特别的意味

作者  | 2018-7-6 15:10:31 | 阅读(75) |评论(6) | 阅读全文>>

传统文化与现代企业

2018-7-3 17:06:13 阅读44 评论6 32018/07 July3

(应朋友之约,写的发言稿)

中国传统文化,总体上来说,是讲“有序”的。从《论语》到《弟子规》,从《弟子规》到各家“家训”,本着“道法自然”的原则,各安其位,共同构建和谐社会组织。企业是现代社会中新兴的组织,既然是组织,便要讲“有序”。 员工各安其位各尽其责,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企业才会和谐,才可能蒸蒸日上。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企业建设密切相关,可以说,搞好传统文化是现代企业的立足之本。

《大学》开篇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弟子规》总叙上也说:“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都在讲“心安”讲“有序”。“心安”为“内因”,是基础;“有序” 为“外像”,是结果。任何一家企业,无论制订怎样的制度采取怎样的措施来管理,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无非是:员工“爱岗敬业”“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 “心安”的前提在“德”,用当下的话讲,在“思想与认识”,认识到位,思想上通了,自然便“心安”。

《弟子规》上说,“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这话让我想起那句:军人的天职在于执行命令。在企业里同样适用,对领导说的话听而不闻,对领导安排的工作拖拖拉拉,这种员工绝对不是好员工,哪家企业都不喜欢。“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遵守纪律,有事儿及时汇报,难道不正是现代企业对员工素养的要求吗。“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做人诚信,

作者  | 2018-7-3 17:06:13 | 阅读(44)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8-6-8 11:36:18 阅读218 评论7 82018/06 June8

和田玉里有子料和山料。子料又名子儿玉,经过风化、冰川、泥石流、河水的冲刷,多鹅卵形,块较小,表面光滑圆润。山料又名山玉,或叫宝盖玉,产于山上原生矿,块大小不一,棱角分明,表面粗糙生涩。同样的天地造化积年累月,我更喜欢子料,喜欢它的“润”。

人生像块子料,经日晒风吹雨打总要沉淀点东西,变得“润”些不是。年轻的时候,我不懂什么是“润”,喜欢“新”喜欢“时髦”,仿造大酒店装扮家。第一次装修房子那年我二十八,虽想到“朴”铺了实木木地板,却打算把卫生间的窗给封了像酒店一样靠抽气机排气,现在回想起来,真可笑,居然为效仿大酒店而有这样的想法,“东施效颦”了。装第二套房子,依旧“痴心不改”,还是模仿大酒店,家里很多地方都能找到当年我常住的江阴国际大酒店的影子,总算没再有“把卫生间自然通风的窗子给封起靠人工来排气”的想法。那会儿年轻,总想着有所作为,“涩”的东西太多。再有房子装修,我绝不会再有当年的热情,也便不会想着太有所作为,越简朴了越好。看着家里有些发黑发暗了的墙壁上儿子小时候的涂鸦和拍蚊时留下的血迹有的地儿甚至还粘着干了的蚊尸也不觉得有啥不好,倘年轻时早便想着粉刷一新了,现在却会从中觅得一种生活的情趣,啥东西并非新的便好,老戏文上说“树小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是对“暴发户”的讽刺。

经岁月洗礼后,会沉淀下一些东西来,那便是生活抑或生命的韵味。韵味外化,才会有如和田子料一样的一份“润”。

作者  | 2018-6-8 11:36:18 | 阅读(218) |评论(7) | 阅读全文>>

这个电视剧真烂

2018-6-7 8:31:40 阅读267 评论1 72018/06 June7

我不大看电视剧,近来为打发跑步机上枯燥的时间下了电视剧看:先看了个《急诊科医生》,张嘉译演的,还可以;又下了个《我的体育老师》,也是张嘉译演的,真烂,不是张嘉译演的烂,是故事烂,编剧的事儿。我虽不喜欢一本正经说教的剧,可也不能乱来没点儿社会责任感为卖钱而胡编滥造不是,毕竟大部分人虽也长了个脑袋却不大会思考更没有明辨是非美丑能力跟着电视上学的,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剧情大概:一对四十出头的中年夫妻,曾是大学同学,下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上有个婆婆,女儿读高中男儿才上幼儿园,嫌日子过得太平淡没点激情(都一块生活十五六年了,早就转化为亲情了,哪儿还会有那么多“激情燃烧的岁月”,倘有,不烧死才怪呢),女的提出离婚便离了,于是,“二叔二婶”开始了各自的恋情。“二叔二婶”的一个大学同学,也是他们共同的朋友,至今未婚,这么多年一直“暗恋”着“二婶”呢,还是个“钻石王老五式的人物”(编剧会编吧),《神探狄仁杰》里饰演“元方”的那位演的,也不知道这回“元方,你怎么看?”一个二十五六岁比“二叔”女儿大十岁的女孩(女一号)“爱”上了“二叔”,“二叔”很快坠入爱河,“抱得美人归”。他们的女儿,一个高一学生在这里像个小大人似的,喜欢“后二婶”的前男友,看片头掠影,好像还安排了这位“前男友”和“二婶”碰撞出了“爱情火花”。(哈哈!够乱的吧,真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好像咱这儿的生活除了“搞对象”就没别的事儿干了。)

四十几岁的人,上有老下有小,老的赡养好小的抚养好,正是这个年龄人应承担的社会责任,用济宁话讲“拉达着年”或“驴年”。这个编剧可好:什么孝敬老人教育小孩正确引导人了,都没有“卖片赚钱”重要,什么奇葩来什么。这不是误导人拿中年夫妻开涮吗,真是瞎了张嘉译的演技浪费社会资源了。

作者  | 2018-6-7 8:31:40 | 阅读(267) |评论(1) | 阅读全文>>

伤心

2018-6-6 9:06:34 阅读103 评论7 62018/06 June6

听永斌说“空气源热泵”的使用情况,不免有点伤心。公司在大学园投资了“洗澡水制取与供应系统”, 采用“太阳能+空气源热泵”作热源来制取卫生热水。冬天或春秋天没太阳的日子里指望着“空气源热泵”出力呢,这“热泵”春秋天表现尚可,到了寒冬腊月全指望它的时候,却掉链子了:“轰隆隆”, 转得一个劲儿,电字不少跑,功效不咋样,“还不如直接用‘电热棒’加热呢。”

对“热泵技术”, 我曾情有独钟。“泵”者“拔”也,把东西从低处抬升到高处。“热泵”顾名思义,提升低品质热能,把“冷地儿的热”提出来加到“热地儿”,让“热地儿更热”“冷地儿更冷”。 好吧,想想也挺美。在“工程热力学”上这叫“逆卡诺循环”, 我上学那会儿学过。当时感觉这理论真好,啥时候能应用呢。九八年春上我第一次看到“有关热泵应用”的宣传,打电话去咨询,一听要用地下水便丧气了。近些年来“空气源热泵” 的广告铺天盖地,我也曾试图推广,拜访过几个准客户,有一家说的话蛮横:“直接用加热棒初投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用‘热泵’几年下来省的电费钱还不够买它的呢。”这账谁都会算,我无语了。现在,我理解了,省的电费钱也不像理论计算出的那样多,关键时刻还可能因制不出热水来而误事儿。

理论与现实是两码事儿,理论的丰满常令人想入非非过于理想化,现实的骨感又狠狠地把人摔下来,落在冰冷冰冷硬梆梆的硬质地上。从理论到现实的路到底有多远,在商家市场营销的渲染中似乎很近很近,而实际呢,更多时候理论成了市场营销甚至某种风气的噱头,被它们绑架了。“热泵技术”发展到今天,令我这个学过“热工”的人伤心,或许,这儿的纬度太高,在南方还是大有作为的,南方气温高用着它吗,需要“热”时用“太阳能” 不就行了,“热泵”有些尴尬,顶多能做个“替补”。

作者  | 2018-6-6 9:06:34 | 阅读(103) |评论(7) | 阅读全文>>

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

2018-6-3 19:47:29 阅读215 评论14 32018/06 June3

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我十三四岁时就知道,从未读过,大概讲“男孩钟情女孩怀春”心理的吧,一直以来我这样臆想着,有时甚至还不知深浅地拿“维特”说事儿,真胆大妄为,如今一把年纪,青春几乎连个尾巴都不剩了,裹在一大堆名著书单里买来读,绝非臆想的那般肤浅。

书中固然浓墨于维特“非正常恋情” 而带来的苦恼,也不乏他难以融入城里“世俗社会”的烦恼。正是在“世俗社会” 里碰了壁,才使他的“非正常恋情”没了疏导的出口,反而加剧了他的苦恼,直至令他自杀死掉。维特是幸运的。他那个时代,正处在农耕社会向近现代社会的转型期,在“世俗社会”里碰了壁,和陶潜一样尚有农庄可退,倘不是他年轻钟情于人家的女人不能自拔而像陶潜一样钟情于酒和诗,游历于山水之间,过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大诗人呢。社会发展到今天,乡村的僻静与优雅早已丧失殆尽,人人要融入商品经济的现代社会,尤其年轻人不飘进“北上广深” 也要混在“二三线”城市,若像维特那般,真的无处可逃。维特真矫情,矫情是矫情了点,可这里却饱含着一种“为人高贵” 的东西。这些东西,当今的人已不屑一顾,太不积极,甚至说“不是正能量”。 所以,别说维特最后的自杀行为了,但不懂如何融入现代社会这点便不起劲儿,更不励志。他太不合当下之事宜,应该多听听“马大师”们的励志演讲,学会融入,再定个“先赚一个亿”啥的小目标,才可推荐给今天的年轻人。

维特的故事以书信的形式展现,每个读者都成了“威廉”。 前两部分完全是书信的罗列,第三部分(编者告读者书)来了个华丽转身,作者跳了出来,“妙!”“高!”应该点个“赞”。才读了福楼拜的《

作者  | 2018-6-3 19:47:29 | 阅读(215)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民国婚恋气象

2018-6-1 8:09:17 阅读221 评论8 12018/06 June1

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上写道:

“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逸。”

“上两句是张爱玲撰的,后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

自打“依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明媒正娶”的妻子玉凤病死后,胡兰成的婚姻便成了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几个字的事儿。呵呵,成本低吧。这与才女张爱玲的婚书,还是两个人完成的。与别的女人的呢,这位大才子提笔一挥而就,一个人就搞定了。胡兰成的每一段恋情都不瞒张爱玲,甚至连细节都讲给她听,之前的尚可理解,之后的,尤其在他们“婚姻”存续期间,便令今天的人不大能理解了。

沈从文与张兆和的婚姻,标准的“师生恋”,经时任他们校长的胡适撮合,乃民国一段佳话。这位沈先生寻死觅活费劲巴拉地娶到了张大小姐,婚后一年便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喜欢就暗自喜欢吧,回家还如实向夫人“汇报”,气得张大小姐抱着孩子回了娘家。咱这沈先生想不明白,抱怨夫人为啥不理解他,想起林徽因,“这位曾搅在徐志摩与梁思成中间的女人,大抵能理解他”,便跑去诉苦。这在今天的人看来,不是理解不理解的事儿,简直有点可笑了。

木心先生在散文《乌镇》中写道:我,是这个古老大家族的末代苗裔,我之后,根就断了,傲固不足资傲、谦亦何以为谦——人的营生,犹蜘蛛之结网,凌空起张,但必得有三个着点,才能交织成一张网,三个着点分别是家族、婚姻、世交,到了近代现代,普遍是从市场买得轻金属三脚架,匆匆结起「生活之网」,一旦架子倒,网即破散。而对于我,三个古典的着点早已随时代的狂风而去,摩登的轻金属架那是我所不屑不敢的,我的生活之网尽在空中飘,可不是吗,一无着点——肩背小包,手提相机,单身走在故乡的陌生的街上。

作者  | 2018-6-1 8:09:17 | 阅读(221) |评论(8) | 阅读全文>>

我的宿命中有文学

2018-5-30 11:43:43 阅读260 评论8 302018/05 May30

越来越觉得我的宿命中有文学。我们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一代,少年时正逢“文学热”的八十年代,那会儿的年轻人几乎都做过文学梦,我也不例外;伴着步入社会的脚步,除了部分靠卖字吃饭把这当职业的,绝大多数的人与这个梦渐行渐远了,我也不例外。说我的宿命中有文学,今天回想起来,有几件事似乎是冥冥之中的。

大学临毕业前的时候我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也不知道我哪根神经发作,跑到书店买来一套世界名著读起来。到单位报到才三天,便把我借调到市总工会筹备一个会,一个“学管道的”干起了写稿子的活儿。和媳妇谈恋爱时我说过“以后我写个小说,把你爸爸写进去。”不过是面对老丈人对我们婚事的反对我气愤的一句戏言,没想到一语成谶,二十来年后,虽没写“老丈人坏话”的小说,却也“舞文弄墨” 对文字痴迷起来。前些年我在一个网站上算命,居然让我向艺术方面发展,冷笑道:“扯淡。”我和艺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也从未认为自己有过啥艺术细胞,我就是个做生意养家糊口的俗人。

我写文字,是打探讨公司建设与发展开始的,充满了实足的市侩实用精神。命运不济,公司发展屡屡受挫,不得以跑过去看看经济是咋回事儿,看经济看跑了题,扯到社会人生,又跑到文学上来,像背后有个推手,一步步把我推到了这儿。从琢磨着把脑袋里想的东西写出来,到想写明白写清楚,再到发现、体会、追求与迷恋文字的美,呵呵,咱成了个“文艺老青年”。 谁让我跑到这来的,我也不知道,大抵这就是宿命吧。

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上说,“这种本能的选择分辨,使我相信柏拉图的话:‘艺术是前世的回忆。’纪德也说得好:‘艺术是沉睡因素的唤醒。’再换句话:‘

作者  | 2018-5-30 11:43:43 | 阅读(260) |评论(8) | 阅读全文>>

读不懂的包法利

2018-5-29 17:55:06 阅读198 评论2 292018/05 May29

爱玛死了,夏尔也死了,他们的孩子沦落为纱厂童工。掩卷《包法利夫人》,一个悲惨故事读完了,我的心一沉,有点悲愤。哪来的“悲”又“愤”个啥呢。一个好端端的中产家庭就这样毁了,毁于爱玛,一个追逐爱情一个通奸的人的手里,可悲吧。爱玛为啥要以这么个“作法儿” 对夏尔对他们的家对他们的女儿?纵然夏尔不大讲“风情”有些木讷,即便能给爱玛找出这样那样一大堆为她辩护的理由,我依旧无法理解,仍旧会把“荡妇”“贱人”“犯贱”“作”等贬义的字眼加在她身上。爱玛一手制造了这个悲惨的故事,这点毋庸置疑。我一直想不明白:在这一过程中,她的丈夫夏尔为什么这样纵容她,甚至在助推。诚然,他的纵容和助推看起来那么合情合理处处被“爱”包裹着。这真的让人读不懂。

“在结婚以前,她一直相信她是爱他的,但是爱情应当带来的欢乐却没有到来。她想准是自己想错了,爱玛暗自纳闷,过去在书中,‘幸福’、‘爱情’和‘欢乐’ 对她都是那么美丽的字眼,在人生中它们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书中这段对爱玛的描写成了她堕落的起点。她陷入理想与现实落差的漩涡中。参加了一场贵族宴会,令那漩涡转动得越发强烈,爱玛变得怪僻任性。“由于她老抱怨多斯特不好,夏尔就以为她这病准和这里的水土气候有关。”为了她,他决定离开才“开始站稳脚跟”的多斯特。这与后面他支持鲁道尔夫的“提议”让爱玛和他去骑马,还有他鼓励爱玛留在卢昂第二天同莱昂再去看歌剧,一道令人费解。尤其这后面两个,他不是在把自己的妻子往别的男人怀里推吗,大概他觉得别人也和他一样正值与善良;他傻吗;或许他相信爱玛,以为她不会给他戴“绿帽子”;我想来想去,只能勉强地说:“他爱爱玛,他相信她”;不过,

作者  | 2018-5-29 17:55:06 | 阅读(198) |评论(2) | 阅读全文>>

逛街(2)

2018-5-28 10:27:50 阅读242 评论9 282018/05 May28

这条街叫小教场街,古时士卒操练并着接受检阅的地儿,《水浒传》里豹子头林冲当八十万禁军教头时工作的地儿便在教场吧,那个教场不在济州(宋代济宁称济州),在东京汴梁。耳畔仿佛有叫喊声传来,在一块空场地上,教头指导着,士卒做着各种操练,旁边兵刃架上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在太阳光下闪着银白色的冷光……我的遐思,最终浓缩成眼前这条现代城市中再普通不过的小街。小教场街很短,只有四五十米长。前面是水口子街,过了东门大街依次还有柴禾市街、文大街和一天门街。这条一千来米长的路用名字分了五段,蛮有意思,还真没注意过,只有像我现在这样心境不好也不差有点无聊却不乏味的闲逛才能注意到的。老城的时代,这五条街应不像现在这般贯通吧。

打红星路向南拐到小教场街上,走过十几米,路东有家小店。小店门头上写着“烟酒杂货”, 两扇门的玻璃上贴着大红字:一边“复印”一边“照像”; 一次银行要“营业执照(正本)”复印件,我进去过,里面大约有十来平米吧,狭小的空间中营生可不少;店主才给我复印,一个年轻女子推门探进头来,气哼哼地问:“照离婚照不?”店主忙答:“照,照。”呵呵,蛮好玩,这年头离婚都这么理直气壮满大街嚷嚷了,这样的大概不会真离吧,不过也难说,新兴人类的事儿不好依常理来推测。小店旁有过一家酒店,是市粮食局开的,二十多年前我才出道做生意时在那儿请过客,一位副行长客人唱的《众人划桨开大船》很不错,“一支竹篙耶,难渡汪洋海。众人划桨哟,开动大帆船……一加十,十加百,百加千千万。你加我,我加你,大家心相连……”那歌声好像还回响在我耳边,那会儿还兴边吃边喝边唱卡拉OK呢,那年我才二十七八岁,现在快赶上当年那副行长客人的岁数了。

作者  | 2018-5-28 10:27:50 | 阅读(242) |评论(9) | 阅读全文>>

繁荣

2018-5-24 9:29:39 阅读199 评论13 242018/05 May24

昨天方老板打电话来,托我打听我原来所在公司的一个子公司是否停产了要卖掉。方老板五十几岁,一个很精明的家伙,一个靠收旧起家的生意人。上世纪末上海纺织厂砸锭子去产能的时候,这位聪明的方老板嗅到了商机,悄悄把一些“报废的锭子” 倒弄到山东等正处在到处招商引资大发展大建设的地方而大发其财。就此,方老板的生意转型升级上了新台阶,彻底告别了收废铜烂铁度日的时代,穿上名牌西装扎起名牌领带夹了名牌包出入高档大酒店,俨然一个成功人士大老板了。我原来所在公司也是国内一家知名企业,与米国制冷巨头Trane公司合过资,曾以技术折合多少多少米金入股而为荣,常拿因有乐凯所以国外胶片才没能在国内卖天价来自比。本世纪初以来,国中儿突飞猛进的大发展,各地大建开发区工业园,各种项目大张旗鼓地上马,好家伙!终于昂首阔步迈向工业化了。在这股大江南北一片欣欣向荣的建设浪潮中,有“发展是硬道理”作理论指导,有不知哪个聪明人找来的“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作技术支撑,响应政府号召,还有银行资金支持,哪家有作为的公司不要上几个项目,否则便OUT了不是,傻子才不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呢。当年我所在的那家知名企业也不例外,先建了个火力发电厂,又上马了软薄膜包装和氨纶丝生产线,大干快上,热火朝天,忙得不亦乐乎。为此,公司年产值过百亿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公司,老板福布斯榜上有名,蹬上了大企业家的宝座。

前两年方老板打电话给我,想收旧公司电厂,我一打听,他说晚了不是,只剩下收拾土建上砖头瓦块的活了。前一段时间听说软薄膜厂卖掉了,大概已拆除了吧。这回,方老板说的不晚,我一打听,氨纶丝生产线还运转着,尚没有报废卖旧的打算,公司里

作者  | 2018-5-24 9:29:39 | 阅读(199) |评论(13) | 阅读全文>>

家长会杂记

2018-5-22 9:10:07 阅读407 评论4 222018/05 May22

家长们又一次走进这教室,坐在自己孩子的座位上,等着开家长会。课桌上摆着“成长手册”,里面夹着张纸条,手册下有十几张考试卷。纸条长长的一溜,像领薪水时会计给的工资条,上面分明别类填写着数字,这次期中与上学期期末各科考试成绩,还有“总分”“班次”“级次”及“进步或倒退的名次”。 这是这学期以来学生收获的“知识薪水”,重要不重要?与农人种田工人做工一样,哪个不渴望有丰厚的收成。现代社会人与人的竞争尤为激烈,竞争的本质是同龄人同时代人在国中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序,像金字塔一样,塔顶塔腰塔底,处在不同位置与不同的人为伍便有不一样的人生。这样说,某种意义上,那个“次”比分数更重要,比对手别说快一步了,即便快上半步,已是赢家。我翻看着儿子的考试卷。没人愿意考试,不过,大脑中知识“浑厚”了,考试也便没啥可不情愿的了。生存在现代社会,人必需掌握一定的知识,积极主动接受,考试便是水到渠成的事儿,被动呢,接受起来不情愿,被考试牵着鼻子走,便不舒服,怎么着划算?不憨不傻的,谁都知道,无非调整一下心态的事儿吗。

教语文的李老师说,眼到口到手到心到。学好语文要这样,这样啥都能学好。上帝给人这些器官,就是用的,既然来到学校坐在教室里,不把自己的这些器官调动起来去学习,岂不愧对上帝,“亏”了自己不是。混在汉语圈,学好语文是基础,张口说话要语文,分析数学题也要语文,一时一刻都离不开语文。英语和语文一样,也是人与人沟通交流的媒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哪个年少的人不梦想着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闯一闯,可是,学不好英语不会走得太远。语文重要,英语也重要。说得高深点,它们都是“人学”。

现在,数学不分

作者  | 2018-5-22 9:10:07 | 阅读(407) |评论(4) | 阅读全文>>

木心的《文学回忆录》(1)

2018-5-19 17:08:46 阅读204 评论17 192018/05 May19

闻着书香,随着陈丹青的笔端,读完了木心先生讲的世界文学史。厚厚的两大本,一本粉红色一本黄色封皮,五十多万字,一千多页,1989 -1994木心先生讲了五年,陈丹青听了五年做了五年的笔记,我读了半个月。

我从未一气读完过这么厚的两本书,发个朋友圈庆贺一下吧,顺便附上木心的一句话:“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自嘲一下,马上有朋友问:同名同一人讲述两种颜色的两本书有啥不同?现在喜欢读书的人少,更何况读这样两本这么厚却“没啥用”的书呢,遭质疑并不奇怪,咱不也发朋友圈显摆了吗。陈丹青在《后记》中写道:“木心在Da陆时,与Ti制内晚生几无来往,稍事交接后,他曾惊讶地说:‘原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啊!’”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事儿,那会儿的年轻人还是崇尚学问渴求知识的,今天呢,今天的年轻人,知道马云的绝对比知道狄更斯的多,马大侠才敢底气十足的到处讲“这是个Best的时代,也是最Bad的时代”, 弄得我这没读过《双城记》的人还以为是他的原创呢,马大侠读没读过《双城记》我不知道,可他绝对知道这话从他嘴里说出去,不但能给他的演讲添彩,更有利于这话的传播,顺便也把这话的所有权收入了囊中,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谁让在咱这儿当下他的知名度远高于狄更斯呢。接下来,陈丹青又写道:“这样子,过了几年,终于有章学林、李全武二位,纠缠木心,请他正式开课讲艺术,勿使珍贵的见识虚掷了。初起的设想,一年讲完,结果整整讲了五年。后期某课,木心笑说:这是一场‘文学的远征’”。 正是这场“文学远征”, 汇成了这厚厚的两本《文学回忆录》。

作者  | 2018-5-19 17:08:46 | 阅读(204) |评论(17) | 阅读全文>>

从周庄到乌镇

2018-5-16 9:15:53 阅读105 评论10 162018/05 May16

周庄我去过,乌镇我也去过,去过还不止一次,尤其是周庄。周庄有“双桥” 有“沈宅”。 乌镇有啥,我不大记得了。

在周庄,听导游讲:有人以身挡车保护周庄古镇。当时觉得这人颇有些令人敬佩的直谏精神,可惜我没记住他是谁。看见双桥了,导游说有个美籍华人画了幅画又有人把它送给了邓大人,现在我知道:画画的叫陈逸飞,送画的是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阿曼德.哈默;那幅画后来作了联合国首日封的图案。周庄在明朝初年出过全国首富---沈万三,一个牛人,据说他出资修了南京城墙,太牛了容易忘形,万三忘了“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竟在朱皇帝面前显富,一高兴犒赏了修墙的人,不被发配云南才怪呢,留下沈宅,也给周庄留下了点人文气。周庄的小巷里,到处有“万三”, 卖万三这儿万三那儿的,万三俨然成了周庄的招牌。

用“小桥流水人家” 形容周庄,太笼统,这样的古镇在江南多得是,随后便冒出了个乌镇。乌镇的古风貌保护得比周庄好,有人向我这样推荐。有周庄在前,于我便不那么新奇了,甚至觉得:在跟风。乌镇没有沈万三般的人物,也没有“双桥”样的典故,除了“小桥流水人家”还是“小桥流水人家”, 缺了点人文气,以至于今天我想起来,记不起什么的。近来读木心口述的《文学回忆录》,深为先生广博的学识打动,居然还有这样一位“奇才”“ 大家”“思想者”。 木心先生生在乌镇,死在乌镇。这令我又想起乌镇,只怨自己读书少,当年并不知乌镇还有这样一个人物。我最后一次去乌镇,大概在2007年,那时候木心先生便住在乌镇,即便迎面走来,亦是漠然。据说,古乌镇风貌被这样好的保护下来,和先生当年在海外撰文呼吁不无关系。

作者  | 2018-5-16 9:15:53 | 阅读(105)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