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木心的《文学回忆录》(1)

2018-5-19 17:08:46 阅读29 评论0 192018/05 May19

闻着书香,随着陈丹青的笔端,读完了木心先生讲的世界文学史。厚厚的两大本,一本粉红色一本黄色封皮,五十多万字,一千多页,1989 -1994木心先生讲了五年,陈丹青听了五年做了五年的笔记,我读了半个月。

我从未一气读完过这么厚的两本书,发个朋友圈庆贺一下吧,顺便附上木心的一句话:“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自嘲一下,马上有朋友问:同名同一人讲述两种颜色的两本书有啥不同?现在喜欢读书的人少,更何况读这样两本这么厚却“没啥用”的书呢,遭质疑并不奇怪,咱不也发朋友圈显摆了吗。陈丹青在《后记》中写道:“木心在Da陆时,与Ti制内晚生几无来往,稍事交接后,他曾惊讶地说:‘原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啊!’”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事儿,那会儿的年轻人还是崇尚学问渴求知识的,今天呢,今天的年轻人,知道马云的绝对比知道狄更斯的多,马大侠才敢底气十足的到处讲“这是个Best的时代,也是最Bad的时代”, 弄得我这没读过《双城记》的人还以为是他的原创呢,马大侠读没读过《双城记》我不知道,可他绝对知道这话从他嘴里说出去,不但能给他的演讲添彩,更有利于这话的传播,顺便也把这话的所有权收入了囊中,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谁让在咱这儿当下他的知名度远高于狄更斯呢。接下来,陈丹青又写道:“这样子,过了几年,终于有章学林、李全武二位,纠缠木心,请他正式开课讲艺术,勿使珍贵的见识虚掷了。初起的设想,一年讲完,结果整整讲了五年。后期某课,木心笑说:这是一场‘文学的远征’”。 正是这场“文学远征”, 汇成了这厚厚的两本《文学回忆录》。

作者  | 2018-5-19 17:08:46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从周庄到乌镇

2018-5-16 9:15:53 阅读81 评论10 162018/05 May16

周庄我去过,乌镇我也去过,去过还不止一次,尤其是周庄。周庄有“双桥” 有“沈宅”。 乌镇有啥,我不大记得了。

在周庄,听导游讲:有人以身挡车保护周庄古镇。当时觉得这人颇有些令人敬佩的直谏精神,可惜我没记住他是谁。看见双桥了,导游说有个美籍华人画了幅画又有人把它送给了邓大人,现在我知道:画画的叫陈逸飞,送画的是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阿曼德.哈默;那幅画后来作了联合国首日封的图案。周庄在明朝初年出过全国首富---沈万三,一个牛人,据说他出资修了南京城墙,太牛了容易忘形,万三忘了“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竟在朱皇帝面前显富,一高兴犒赏了修墙的人,不被发配云南才怪呢,留下沈宅,也给周庄留下了点人文气。周庄的小巷里,到处有“万三”, 卖万三这儿万三那儿的,万三俨然成了周庄的招牌。

用“小桥流水人家” 形容周庄,太笼统,这样的古镇在江南多得是,随后便冒出了个乌镇。乌镇的古风貌保护得比周庄好,有人向我这样推荐。有周庄在前,于我便不那么新奇了,甚至觉得:在跟风。乌镇没有沈万三般的人物,也没有“双桥”样的典故,除了“小桥流水人家”还是“小桥流水人家”, 缺了点人文气,以至于今天我想起来,记不起什么的。近来读木心口述的《文学回忆录》,深为先生广博的学识打动,居然还有这样一位“奇才”“ 大家”“思想者”。 木心先生生在乌镇,死在乌镇。这令我又想起乌镇,只怨自己读书少,当年并不知乌镇还有这样一个人物。我最后一次去乌镇,大概在2007年,那时候木心先生便住在乌镇,即便迎面走来,亦是漠然。据说,古乌镇风貌被这样好的保护下来,和先生当年在海外撰文呼吁不无关系。

作者  | 2018-5-16 9:15:53 | 阅读(8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我的脂肪

2018-5-15 15:21:08 阅读55 评论2 152018/05 May15

近些天,我的脂肪慌了。不时有被消耗掉的,再也不相信那资深脂肪的话:“没事儿,老大没毅力,过几天又一切如故了,我都在这儿消停呆了快二十年啦!”老大这回像动了真格的,近一个半月了,咋还不见他偃旗息鼓呢。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不再听信任何风言风语,谁知道那会儿就轮到自己被消耗掉了呢。“老大真狠心,咋就不带咱玩了呢,咱风里来雨里去,陪着他快二十年了。”听到这样的抱怨,我的腿不高兴了,反驳道:你们整天闲着没事儿干,养尊处优的,还要我抬着,风里来雨里去的是我;现在老大要丢掉你们,又是我辛苦;你们还不自觉些主动点,来个自我裁减。“俺们本不懒,才来那会儿,也雄心勃勃,想着燃烧自己给老大贡献一份力量的。”脂肪们委屈着:谁知道,没有俺们的用武之地啊!就这样,一天天磨去了俺们的斗志;再看看周围,都一样,才一天天变得慵懒,随波逐流混日子的;现在,俺们适应了环境,也老了,啥想法都没了,却要被抛弃;俺们本没想呆这么久啊,都怨肠胃工作太积极,还没等俺们派上用场呢,他们那儿又送来了新的,使俺们过剩,令俺们堆积如山,能占的地儿俺们都占了,实在没空儿,连肝里都钻进去了,说无孔不入,也不为过,俺们也没法儿不是;俺们看似强大,其实中干,不说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吧,可也差不多。肠胃听了,很不高兴:我们按规矩办事,从不懈怠,恪尽职守地工作,难道没有功劳,还落一身不是了,辛勤劳作也有错吗。“是啊!肠胃没错。”我聪明的大脑用心想,不是说“天道酬勤”吗,肠胃的“勤”怎么会有错呢?心也想不明白,只知道过多的脂肪会增加自己的负担。

看来无处可逃了,要么赖在这儿被一点一点地消耗掉,要么不忘初心打起精神增加活力积极主

作者  | 2018-5-15 15:21:08 | 阅读(5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弗洛伊德的“三个我”

2018-5-11 11:46:23 阅读73 评论6 112018/05 May11

弗洛伊德说,人有“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我,是人的本能。包括生存本能和死亡本能,是动物的冲动。属潜意识范畴,也是人的原始力量的来源。按快感原则,人的一切活动都是要满足原始欲望。破坏性、侵略性、自杀、强奸、打架,都是死亡本能,不受理性道德的束缚,如听任发展,社会大乱。

自我,是人格结构的表层,是现实性的本能。婴儿只有本我,慢慢长成自我,本能始终想到快乐,教育使本能只好接受原则。自我精明能干,调节本我,本我是被自我管着的。

超我,是指道德化了的自我,高了一层。本我循快乐原则,自我循现实原则,超我循道德原则。本我是“要不要”, 自我是“能不能”, 超我是“该不该”。

有了超我,人才和动物有了区别---动物多是本我,及一部分自我。超我有两种。一是良心,一是自我理想。良心,是世世代代道德积累沉淀下来,几乎成本能,自我理想,是我要成为怎样一个人。

弗洛伊德这“三个我”有点意思,让人与动物的区分有了标准。两条腿支个屎瓜肚子两个肩膀扛个脑袋的不一定都是人,呵呵。依我看,商品经济社会中物欲横流,在名利诱惑之下,大多“自我”为“本我”在奋斗,能不能“树个小目标,赚它一个亿”在这儿成了衡量本事的指标,“超我”越来越少。

作者  | 2018-5-11 11:46:23 | 阅读(73) |评论(6) | 阅读全文>>

这几句诗好在哪儿

2018-5-11 10:07:51 阅读99 评论14 112018/05 May11

大诗人海涅,晚年卧床,双目失明,肖像憔悴,给妻子写了这样几句诗:

亲爱的,我知道我死后

你会常来看我。

来时步行,

回去千万坐马车。

木心先生说:这首诗写得恳切、俏皮,又是说笑话。他当时看到,心头一酸、一热。“这才叫诗,二十多岁写不出的,非老了来写。”

我不懂诗,反复看了多遍。共五句话二十六个字,算上标点符号,三十个字符。第一句,称呼;第二、三句,想象;第四、五句,交待。平常的字,平常的话,好像谁都会说,却又说不出来。

我品味再三,略有所悟。二三句,本人之常情的事儿,大诗人偏要说出来,“俏皮”,也令木心先生“心头一酸”。 四五句,满满深情,木心看到,“心头一热”。“来时步行,回去千万坐马车。”读起来真是情真意切,又有种“饱经风霜,谙熟人间风情”的意味在里面,所以,木心先生才说“这才叫诗,二十多岁写不出的,非老了来写。”的吧。至于为啥“来时步行,回去千万坐马车。”令人回味无穷,但要静下心来像品茶一样用心去品。

老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囫囵吞枣匆忙略过文字,如同喝茶时牛饮,或许能有点功利上的收获,别的还能有啥呢。当下这个快节奏功利实足的社会,读文字大多数人似乎也只能这般的。所以,“黄金屋”“颜如玉” 便不再在“书”中了。读书只有读出文字背后的味道,才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括弧不包括讲实用的说明文字,呵呵。

作者  | 2018-5-11 10:07:51 | 阅读(99) |评论(14) | 阅读全文>>

大学园的绿化

2018-5-10 11:51:20 阅读49 评论7 102018/05 May10

    在三楼平台,看到永斌育的月季花,一百个红色塑料花盆,每盆中秧了两支,绿色的叶子在微风中摇曳着,很精神。他从网上打云南买来的月季花苗长势蛮好,只等着看有啥品种了,卖家说,好多种呢。三楼平台连着三栋宿舍楼,有六七分地吧,木板甬道两旁的草坪泛了绿,正应了那句唐诗,“春风吹又生”。 去年小张在草坪边种了几株甜瓜,口味儿还不错,就是少了点。她说,草根太盛抢了甜瓜的养分,把草锄了,改种甜瓜。呵呵,那可不行,这是人造的绿色景观,不好太追求实用的。永斌的改造计划倒可行:栽几棵杏树几棵桃树,再弄上三五株葡萄。“最好栽棵沙果树,我喜欢吃沙果。”我说,“那就抓紧办吧!”这样,平台上有花有果就丰满了。植物天然生长依节气有周期,今年准备,明年才能实现。永斌说:到时候弄张小桌子几把小凳,邀上三五好友闲来喝茶。呵呵,有点情趣。我家屋后也有个平台,近二十个平米呢,才搬过去的时侯有人说过相似的话,还弄了些土上去,夏天太阳太毒把土都晒透了,终究不接地气太干燥啥植物也没养活。那平台虽是我的领地,我一年最多上去两回,后来还是务实给棚了顶成了个非常实用的空间。托尔斯泰说:忧来无方,窗外下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情又会好起来,和世界妥协。永斌的话有点托氏的意思了,可是没有狄更斯。呵呵,看来,人可能没有情怀,也没啥情调,情趣总要有点的,不然,便成社会大机器上高速运转的零部件了,尤其在当下这个高速运转着的商品经济社会中。

鲁迅说:地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在D宿舍区有个路尽头,不知当时园林设计怎么想的,一块草坪横在那儿,去操场到食堂没了捷径。有人不自觉踏了草坪,也不

作者  | 2018-5-10 11:51:20 | 阅读(49) |评论(7) | 阅读全文>>

健身房略记

2018-5-7 10:41:07 阅读45 评论8 72018/05 May7

我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喜欢该做啥事儿时去做啥事儿,不然,便心里慌慌的,不踏实。把时光消耗在健身房,像个该坐在教室里听课的孩子去干了别的,常感到空落落的。这两个来小时该干什么才是呢,坐在办公室里我没那么多“公”可办,喝茶聊天浏览网页或敲打些没大有人问津的文字与在健身房有什么不同吗,没有,没有什么不同,都在消耗时光耗费生命。年轻学生的“主业”在学习,我们这些成年人呢,稻盛和夫先生说:为社会做贡献,太大太虚了吧,似乎应该在工作。工作就一定有意义吗,当下最简单的计算方法看能否换钱回来,若能,越多好像越有意义。也不尽然吧。有人说,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啥是美好的事物,又要各抒己见了。

我在健身房里常见几位六十岁多点的老男人,每天下午和我消耗在那儿的时间差不多。有一次一个和我说:“咱这个岁数的……”听听,多亲切多不外,咱和他们一样,拿着退休金整天除了接送孩子上下学没别的事做跑到这儿来打发时间了。呵呵,觉得自己像吃了亏,找了个机会表白:俺还没五十呢,“哦!那你上着班了。”他脑袋里一定在疑问“你咋和我们一样呢”。 是,咱也不年轻了,可还没他们老,尚未退休呢。称呼他们老男人,自私了点,想给自己留点年轻的空儿不是,呵呵。听他们这样说,我这心态不好的人,又觉得自己还有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儿要做了,健身的时候便不够安稳像个逃课的孩子一样“不务正业”。

时间长了,常去健身的人混熟了,偶尔也会聊天。有说“厉害了,我的国”的,有说“外边月亮圆”的,有说“毛伟大”的,有说“蒋也不错”的,像不同电脑上装了不同的程序,貌相似神却迥异,不过,说得最多的还是怎么能让自己更强壮。我在跑步机上

作者  | 2018-5-7 10:41:07 | 阅读(45) |评论(8) | 阅读全文>>

闲话健身房

2018-5-5 16:22:44 阅读62 评论3 52018/05 May5

健身房位于楼的三四层,下面两层是家婚纱摄影会所,二十多年前我和那老板一块吃过饭,那时还是个小门脸,这些年来打这楼东边搬到西边终于升堂入室搬到这楼上来了,还占据了两层多,看来这个行当真挣钱,他坚守了这么多年同期一些名气比他大的影楼都早没影了,他也真是个把婚纱摄影当事业干的家伙。在前台刷过卡进更衣室换上运动装走进健身大厅,靠西墙一溜跑步机,边上有三台摇臂的,跑步的人可以看到马路上的车流,健身器械大致成三列摆在那儿,有人在上面做各种动作,四五个年轻健身教练身着职业装像训练有素的警察巡视指导着……这场面我看了,不知为啥,总爱想起在田里劳作的农人或行走在山林中的猎手。

人这种动物真有意思,一面把自己从体力劳动中拼命解放出来,一面又享受不起无需多消耗体力而带来的活法。健身房是个新鲜事儿,二十年多年前国人交通主要靠骑自行车的时候用不着,近些年不行了,咱出门开车上楼坐电梯,整天摄入的热量没地儿去,不上这儿来折腾掉要长肉的。长肉过去是好事儿,起码能多储存些能量以备消耗,眼下猪都不希望多长肥肉,人吗,呵呵,也便更别多长肉了,否则,这高那高不利于健康。

写《人类简史》的那个以色列人尤瓦尔.赫拉利认为:人类的农业革命是个骗局,工业革命更是。原来人类是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啥的过程中自以为是的一步步走来的,有点悲催,呵呵,仔细想想,还真有些道理。人类最早在大自然中游荡的时候,论体力与勇猛绝对不是狮子老虎的对手,能遇到它们吃剩下的残羹冷食美餐一顿,已算幸运了。那时候,人大概做梦都想能变得和狮子老虎一样强壮吧,强攻不过咱智取,咱能发明工具,咱终于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游荡在山林里挺好

作者  | 2018-5-5 16:22:44 | 阅读(62)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三胖这个举动蛮可爱

2018-5-5 9:09:25 阅读126 评论6 52018/05 May5

三胖从那边走过来,文大人在这边等候,双方握手,文大人说了大概这样的话:你来我这儿了,啥时候我能去你那儿啊;三胖马上拉着文大人的手走向那边,在那边做片刻停留,又走了回来;据说,这一举动,给文大人闹得有点神情不大自然。那边朝这边韩,两边对立是不同的国家。从广播里听到这个举动,我倒觉得三胖蛮可爱。

那个什么店,和张家村李家屯一样本是个普通的地儿,若没有上世纪五十年代那场zhanzheng,没人会注意它;倘不是在那儿谈妥了一件事儿,世界不会知道它。说历史选择了它,莫不如说打仗的人选择了它,人为的使它闻名,也人为的把它撕裂,让它成了两边不再一块过日子的标志,那儿的人一夜间分属了不同的主家。说三胖蛮可爱,他的这个举动似乎有点“大地山川本一家,都是人多事” 的意思,换句话说,什么这边那边,什么这州那州,什么这家那家,什么……都是人的事儿,说好听点是人多情,说难听点是人是非多。

人哪儿来那么多“是非”, 还不是人有意识,有你这样他那样的自以为是,长的虽差不多认识上却可能是迥异的。往大了说,这叫文化上差异。文化这个东西,各执一词,伯仲难分,全在从哪个角度看了。世界变得越来越多元越立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打这边看着无比正确,换个角度,便可能相反的,终究还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不过,人这种动物真奇怪,倘真没了意识,与豺狼虎豹也无异,便不能称之为人了。人就是个是非动物,臆想出各种观念呀主义呀来群分,便使大地山川河流跟着条块起来。

文大人的“不大自然”是意识使然,三胖这个举动淡化了些许人为意识,所以蛮可爱。从佛家的视野看,人世间热热闹闹的纷争,到头来,都是“空”。

作者  | 2018-5-5 9:09:25 | 阅读(126) |评论(6) | 阅读全文>>

漫谈健身

2018-5-3 7:29:46 阅读50 评论9 32018/05 May3

想起去健身,像我这样一个运动细胞不大发达不喜欢运动的人,大多在想强壮的时候,有点以防“船到江心补漏迟”的意思。向上时想强壮是积极主动的,比如才入高中刚上大学那会儿,“要坚持每天早晨跑步,强身健体。”不知暗自在心里下过多少次这样的决心,终究还是找到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让毅力缺乏起来。感到“弱”时想强壮是被动并着一份无奈,比如最近我又走进了健身房。

进健身房健身我有过几次了。最早的一次在大一下半学期,学校新环境的新鲜劲儿过了又无心功课便百无聊赖,实在没啥感兴趣的事儿可做,还时常心里慌慌觉得自己十分弱小,听说坐两三站有轨电车在“汽车城”那儿有个健身房,便跑了去。咱这小地方出来的人,只在杂志封面上见过把肌肉“健”得疙疙瘩瘩的人,却不知还有个专门用来健身的健身房,进健身房多半为新奇,在那儿练了有一个多月吧,也没练出点疙疙瘩瘩的肌肉来,新鲜劲儿一过,虽尚未找到强壮的感觉,也便不再去了。二十六七岁到三十一二岁的时候,我那会儿精力充沛身体强壮着呢,在济南打上一宿麻将第二天一早洗把脸一点儿不耽误开二百来公里的车回济宁,没“弱”的感觉就想不到“强”, 像我这样的人,更不会想起健身这档子事儿。三十四五岁了,还没有孩子,医生建议我:增加运动。看来生孩子这事儿,在男人这方还和运动有关,不知道科学依据在哪儿,既然医生建议了,就去运动吧。2006年我儿子出生的前一年,我又进了健身房。这一次坚持练了差不多一个月,打仲秋到孟冬,天冷了去健身房健身又换衣服又洗澡的太麻烦,便不去了。大概2008年的冬天吧,不知打哪儿来了股运动劲儿,隔三差五去羽毛球馆打羽毛球,一个冬天打下来,春天的时候却常感到身体不适,突

作者  | 2018-5-3 7:29:46 | 阅读(50) |评论(9) | 阅读全文>>

中兴“遭禁",以我的经历看这些年来的经济繁荣

2018-4-27 10:09:39 阅读165 评论26 272018/04 Apr27

一个核心元器件(芯片)不卖给你,便一剑封了中兴通讯的喉。听到这样的新闻,我并不觉得有啥惊奇。

前两年我在一家化纤厂做生意,偶然注意到:这家年产值几十个亿的企业居然没有技术科,在几个充其量只有中学学历的七零前人的领导下,一面红红火火搞生产,一面大张旗鼓搞扩建;唯一的“专业人才”, 是一位外聘的“专工”, 四十多岁早年毕业于一所化工学校,只是在别的化纤厂干过。无独有偶,我还有个客户,上世纪九十年代只是家几个村民办的建筑公司,2000年建了个药厂,2003年又收购了家化工厂,到2006年的时候已发展成颇具规模的化工企业了。看来搞化工生产挺容易的,没啥技术门槛,只要有钱肯投资便是了,化工大学该关门了吧。现在回想起来,前些年我的客户中这样的还蛮多的,他们忙着投资建厂或扩产,我便跟着卖设备,啥叫大建设大发展,啥是GDP高速增长经济繁荣,大家都有事干都赚得钵满盆满都忙得不亦乐乎都活得人模狗样,这便是吧,至少当年我这样以为。

我认识一个人,号称毕业于清华大学,说“号称”有点冤枉人家,人家早年真在清华读过书,只不过是个工农兵大学生,戴着副眼镜貌似蛮有学问,又是赖氨酸又是已二酸,到处给人家建化工厂,据他说,他在全国各地主持建了十几家,还有几家健在我不知道,至少建在济宁的这个早就给拆了。在认识这人之前,我还认识一帮黑龙江人,到处给人建酒精厂,建到济宁的时候,要建世界最大的—--年产能五十万吨,建是建成了,达没达到五十万吨的产能我就不知道了,买了不少我们公司设备却是真的,十几年前他们大兴土木的地儿,现在已变成了居民小区。当年我年轻,很佩服他们,以为他们是身怀绝技的武功高手。

作者  | 2018-4-27 10:09:39 | 阅读(165) |评论(26) | 阅读全文>>

过马路

2018-4-25 8:10:23 阅读67 评论8 252018/04 Apr25

对行人过马路有过一个提醒:一看二慢三通过。过马路要小心谨慎以免受到机动车的伤害,行人出于对自身安全负责,也应该这样。去年咱这儿轰轰烈烈的“创城”,想起了“机动车礼让行人”这事儿,在斑马线前的路面上写上了大大的“礼让行人”,还出台了机动车不礼让行人拍到扣三分的惩罚措施,促进文明驾驶提升机动车司机的素质,也是应该的。“礼让行人”,作为规定,本来就有,每个经过驾校正规培训的司机都应该知道,知道不等于能做到。这么多年,“礼让行人”的规定不都在酣睡着吗,若不是“创城”,可能还在酣睡着呢,马路上乱哄哄,咱都习惯了,所以才有“中国式过马路”。

我儿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真是单纯。我对他说:“过马路时别抢,看机动车都停下了,再通过。”他说:“机动车会礼让行人。”。在他尝试着自己过马路的年龄,正赶上咱这儿“创城”,到处宣传“礼让行人”, 便以为:车都会让着人。他不知道,咱这儿马路上行驶的不全是交警能拍到违章的有牌有照有保险的汽车,还有无牌无证无保险的机动三轮和打着新能源旗号四个轮子也能跑一百多迈有模有样的“老年代步电动汽车”, 这些车的驾驶员没经过培训,多大岁数啥样人都有,他们不受交警监管,开车随意着呢。他更不知道,咱这儿干啥都喜欢一阵风,刮过了,很难说能形成一种新常态。这种像春天乍暖还寒最冻人的时候,也便最不安全。即便形成了文明礼让的新常态,也不能把自己的人身安全全系于他人,以防万一,过马路时仍需“一看二慢三通过”。

在人身安全这件事儿上,要最大限度的自己掌控,别总寄希望于别人。别人有别人更关注的事儿,怎么都不会像自己一样更关注自己的安全。大而言之,人生的事儿,不

作者  | 2018-4-25 8:10:23 | 阅读(67) |评论(8) | 阅读全文>>

记清明小长假(4)

2018-4-21 16:27:50 阅读62 评论14 212018/04 Apr21

清明放假的前一天,儿子和我说:想去踏青。往年这个时候,我们都去周边游玩好几次了。今年儿子读初一了,又是英语又是语文又是数学又是……他的时间整天给排得满满的,踏青都成了一种奢望,要抽时间的。英语课外班上也就上了,数学和语文有必要吗,依我的数学水平,辅导个初中生还绰绰有余吧,简直在小觑我的数学水平,呵呵,语文水平的提高,除了多读多写,还有捷径可走吗,即便靠技巧能提升成绩,我总以为并无大益。这个办语文课外班的老师,也真够钻挤的,原来在一栋写字楼里办班,近来查的严,居然把班办到一个废弃厂区的车间办公室里去了,说那儿有后门可以随时跑,我真不知道,应表扬他的这种“为语文事业的奋斗精神”呢,还是该敬佩他的那份“赚钱的执著”。三天的假期,想去踏青,只最后一天上午儿子有时间。妻从网上看的,说:去邹城蓝陵古城驿站,儿子要去摘草莓。去哪儿这一上午时间都紧张,妻不得不把儿子下午的数学课外班给停了。

4月7日上午,我开车带着家人奔邹城方向而去。首先满足儿子的想法:摘草莓,前些年去过一个地儿,在104国道靠近邹城方向的路边。摘草莓的地儿应该多得是,考虑还得去蓝陵古城驿站,我便没走崇文大道直奔那儿去。沿新修的一条直达邹城的马路走,快到邹城的时候,有个路标:邹东生态园,我们便奔着那个方向去了,在东滩矿西的路上向北行进了一段路,又见一个路标:草莓园,就去这儿摘草莓吧。站在草莓园旁才修成的路上眺望,才发现我们跑到东滩矿的东面了。

父母亲和妻领着儿子进了草莓大棚,我见大棚旁有间屋子开着门,便走了进去。屋里有个红脸膛的老男人,我问:“这大棚是你的?”他点点头,“你就住这儿?”他回答:“是。

作者  | 2018-4-21 16:27:50 | 阅读(62) |评论(14) | 阅读全文>>

相亲

2018-4-20 9:41:50 阅读106 评论15 202018/04 Apr20

公元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四日那天傍晚,窗外暗下来了,深秋冰凉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屋外廊道檐子上不时有雨滴噼啦噼啦地落下。吃过晚饭,我一个人双手枕在脑后半靠在被子上透过发污的白色蚊帐帷布望着棚顶那盏散发着橘黄色光的灯发呆。在这儿住两年了,一栋二层办公楼改成的单身宿舍,厂卫生所、行政科还设在楼下呢。这屋分里外间,我、曹工和小侯住里间,外间住着小菜,一个强壮的青工。里间屋的我们仨都是九二年进厂的,小侯十八九岁打技工学校毕业,曹工和我是分来的大学生。他们家都在周边,每到节假日,他们都回家了,里外屋有时整个二层楼上只剩我一个,空落落的。下了班,小侯常去找他同学玩,曹工有个女朋友,是他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分在别厂工作,俩人都住单身宿舍,不是你来我这儿就是我去你那儿做饭吃,只有我常这样躺在床上发呆。外间屋门开了,隔壁屋滕工走了进来,站在里间屋门口那儿,绷着嘴,镜片后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忙坐起身来,笑嘻嘻地问:“咋样?回信了?哪个?”他抿着嘴,也不说话。

滕工早我两年进厂,一个哈机电专科毕业的黑龙江人分到鲁西南这座小城来,在那个年代也算稀罕的,甭问,他老家一定在这边,属于当年“闯关东”的山东人的后代回流。我们这样的人,除了有张在那个年月尚可“我一下”的文凭,剩下的资本只有年轻了。厂子里女的少,适龄的就更少了,有几个,长的也是歪瓜裂枣的,找对象便只好靠熟人介绍去“相亲”了。我是一个人拖着个皮箱来的,在这座城市里没大有熟人,除了厂里的,还有一个姐姐一个老乡和一个亲戚。过去的两年中我没少去“相亲”,见了大概有两打吧,没遇见一个令我怦然心动的,一个个还摆出幅盛气凌人的架势。“相亲”次

作者  | 2018-4-20 9:41:50 | 阅读(106) |评论(15) | 阅读全文>>

记清明小长假(3)

2018-4-15 17:36:34 阅读74 评论6 152018/04 Apr15

二姑家我表弟也能喝点,他和二叔家我弟陪四姑父喝白酒。三个人喝了两瓶,都没咋的,看来酒量都大着呢。尤其我这个弟弟,来的时候啥样还啥样,依旧一张大红脸上两只没睡醒似的小眼睛一直翻看着左上方。二婶让他少喝点,说:前两天他才喝醉了酒。他拿出手机翻出张照片给我看,上面一群人打着个红布条幅的合影,那天在城里他参加了同学聚会,好像这个原因喝多了酒非常合理,末了他还来了句:人家没收他份子钱。我听了,不大是滋味:不管怜悯还是照顾,终究处在弱势上。他的日子过得真不咋的,前些年六十多岁的二叔还要外出打工挣钱贴补他,近些年来二叔干不动了还有病需要打针吃药他也没尽到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给二叔家办个“低保”吧,村上说“有儿子,不符合标准”。否极泰来,物极必反,是中国人的哲学。一个人也好一个家庭也罢,不可能一直的好也不可能一直的孬,所以,中国人说,“富不过三代”“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那个写小品出名的何庆魁,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上说,他好运来的前一年家里连过年买鞭炮的钱都没有,大年夜人家放鞭炮他放了个雷管。二叔家我弟虽不大精明,依我观察凭我的面相学经验,他的儿子面带官相。小家伙虽只有十岁,坐在那儿有模有样的很像那么回事儿,老话说“三岁看老”,还是有些道理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气场不同的命运,与出身也没太大的关系。弟媳妇有癫痫病,据说,自打这小家伙出生后便没再犯过。上苍是公平的,人只有敬畏与谦恭了才好。

高庄我七岁那年第一次回老家时便来过,那会儿四姑还没娶,母亲领着我打胡庙回姥娘家或从姥娘家去胡庙,都要经过那儿,母亲和我说:四姑订的亲在高庄。那时的高庄偏远静谧,至少在我的记忆中是这样。一条东西向

作者  | 2018-4-15 17:36:34 | 阅读(74)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