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换车(4)

2018-7-28 10:30:55 阅读103 评论11 282018/07 July28

看着满院子停的满大街跑的汽车,有时我会心生厌恶,可也未能超凡脱俗,大喊一声:“我不开车。”城市在疯狂扩张,社会生活节奏在疯狂提速,人类离大自然越来越远了,即便释迦在世,亦难遁世躲进深山老林中潜心修行了吧,更何况我等俗人呢。有人说,“汽车是身份的象征。”不能说不对,只别过于在乎上下车那会儿别人的目光和自己的感觉便是了,更不该爱慕虚荣打肿脸充胖子吧。银行也不地道儿,办个信用卡,给出的额度主要看名下有辆啥车。这无疑又给汽车附加了太多“虚” 的东西。我的观念大概OUT了,不大看重汽车作为“代步工具”以外的东西。对开啥车我不很讲究,别太差了就行。

我北京同学也打算换车,看他现在开的车“斯巴鲁”,便知道他是个“懂车”的人。“斯巴鲁”这个牌子,我是六七年前见了他的“座驾”才注意到的。他问我:打算花多少钱换车?“办好最好别超过三十万。”他向我推荐:“英菲尼迪Q50”和“雷克萨斯”。“英菲尼迪”这个牌子我没听说过,他对车真有研究。他打算换“奔驰E300”或“GLE320”, 正矛盾着呢。“办好至少五六十万吧!”我以为花这么多钱买车不值,他说:“是自信的表现。”呵呵,我不自信所以不买贵的,他又来了句:“心理会自信的,你开好车你儿子最自信。”哈哈!这个我真认识不上去。车不比房,属纯消费品,这他亦认可。不过,他说:“看着选着,你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想法的,不信,你去看看奔驰车的做工,就知道了。”好东西总有些诱惑力。第一次买车时,打“十万块的赛欧”选起,被“诱惑”着,为满足自己的一个个欲望,一路上去,到“广本”“大别克”“蓝鸟”“帕萨特”,最后掂掂兜里的银子止步于“尼桑阳光”,也够“纵欲”的

作者  | 2018-7-28 10:30:55 | 阅读(103)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换车(3)

2018-7-26 19:40:14 阅读146 评论5 262018/07 July26

汽车留给我的最初记忆,是儿时我家房头儿停过的一辆解放牌汽车。黄绿色车身,厚重的车头,两侧凸鼓着“第一汽车制造厂”七个字,后来我知道那是毛主席的笔迹。拉开车门,爬进驾驶室,当时小伙伴们管那叫“驾驶楼”, 看哪儿都新鲜,对哪儿都好奇,带给我的感官刺激是之后见过的所有汽车都无法比的,坐在驾驶位上,摁一下喇叭,“嘀嘀”,划破周围的寂静,“好神气啊!”绝不会想到“噪音污染的”。

1992年夏天在“一汽”参观,听说有“捷达轿车”才下线,我和一位辽宁籍的同学跑去看,大概跑出去的路太远抑或看得太着迷忘了返程的集合时间,跑回集合地,送我们来的大巴车早走了,害得我俩只好迈开双腿一步一步走出厂区,“十里汽车城”,那天走了有没有十里路,我不知道,只记得大热天跑了好远的路。“捷达”大抵是我最早近距离接触到的轿车。毕业后来山东参加工作,我姐夫坐着他父亲的破beijing吉普到火车站接我,当时只要有个汽车专程来接,便感觉老好了,什么座椅舒适度了,什么空调了,根本不会想。我工作的单位,是家中型国有企业,当时有两辆轿车,一辆浅蓝色“伏尔加”一辆红色“桑塔纳”,“桑塔纳”后买的,老板先坐“伏尔加”后来才坐上了“桑塔纳”。 1996年夏天我“跳槽”去了江阴的一家企业,才真正接触到“大奔”“奥迪”“宝马” “大霸王”等好车。我对车原本不大在意。第一次陪“人行”客户去公司考察,客户开的车,当时只知道是个轿车,啥牌子真没注意,后来才听人说:是日本进口的马自达。当年我所在的“山东分公司”新配了辆德国进口的奥迪车,只记得那车真豪华,并没用心观察过,那会儿汽车对于我还遥远着呢,既然遥远,便不去关注,毕竟我不是汽车爱好者更不是车迷,只要谁拥有个汽车,我便要刮目相看。

作者  | 2018-7-26 19:40:14 | 阅读(146) |评论(5) | 阅读全文>>

汪曾祺的《生活,是很好玩的》

2018-7-22 11:09:51 阅读76 评论9 222018/07 July22

二十几年前,在江南乡镇上的一个朋友家,我第一次喝农家自酿的米酒。一大碗一大碗满上摆在饭桌上,尝一小口,甜丝丝的,没有白酒的那般刚烈,便不大拿它当酒喝,一大碗下肚又端起一大碗,颇找到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好汉感觉。有朋友言这酒后劲厉害,并不以为然,回去的路上便领教了。不知为什么,读了汪曾祺的这本《生活,是很好玩的》,会想起那情形来。

汪曾祺的《生活,是很好玩的》分三块:有味、草本和春秋。“有味”篇,从“故乡的食物”写起,一段段说明的文字,咋读不觉其味,甚至有些索然,“汪老先生在写菜谱吗?”在我的认识中“文是要载道的”, 文字总要和“啥意义”相联,汪老先生写的这样的文字我来读有意义吗。读着读着,感觉不一样了,一段段“索然的文字”散发出“味道”来,透过写一道道美食的文字让我垂涎,“酒劲大发了。”不是,呵呵。“草木”篇介绍了各类植物,“春秋”篇写到一些人物。听说有朋友依这本书做了几道菜,哈哈!啥时候“菜谱”或“介绍植物类的书”能写到汪老这个水平就好了。

书的衬页上,在汪曾祺老先生的头像下写道:汪曾祺,江苏高邮人,中国当代作家、戏剧家,代表作有《受戒》《大淖记事》《人间草木》《岁朝清供》等,被誉为“抒情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说起汪曾祺这个名字,可能有很多人不熟悉,要说《沙家浜》,说里面的“智斗”,“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中国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那便是汪老的杰作。

《生活,是很好玩的》,生活确实是很好玩的,需要用心去品,只知囫囵吞枣般的讨生活,便索然无味,当然更无“好玩”可言了。生活本无那么多板起脸拿什

作者  | 2018-7-22 11:09:51 | 阅读(76) |评论(9) | 阅读全文>>

别太拿读书当回事儿

2018-7-21 17:53:06 阅读152 评论9 212018/07 July21

我六七岁时,曾祖父还在我家。在我记忆里,他老人家常躺在炕上戴着老花镜手擎本书看。那时我不识字,不知道曾祖父看的是啥书,一次一个中学老师拿着本书来请教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大抵蛮有学问吧。很多年以后,我知道曾祖父年轻时是教私塾的,古文水平应该不低,最起码他老人家读“四书五经”比吾曹平常得多吧。曾祖父读书的情形深深地印在我的大脑中,现在回想起来:当年他老人家七十多岁,到了含饴弄孙之年,除颐养天年,已别无它求,还读书做什么呢,只能说,读书是他老人家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今天有些大妈把跳广场舞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一样,不过比大妈们高雅得多。在我曾祖父侪辈那儿,读书应该和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根本就没像今天的人这般把读书当回事儿吧。

今天的人太拿读书当回事儿了。我儿子上中学,正是读书的好年龄,除了做作业,每天在他妈妈的督促下才能勉强坚持读书一小时。读书成了任务和负担,与我记忆中曾祖父读书的情形形成鲜明对照,他老人家读书常常两三个小时甚至半天不动地儿的。老话儿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当今的人已很少能体验到了。读书是人之所以能为人的一种高级精神活动,自有乐趣在其中。诚然,这个“乐趣”隐藏在文字背后,要人开动脑筋用分析与联想去挖掘,绝不如“看电视”“玩游戏”“跳广场舞”等低级活动来的那般直接那样容易。我的包里常带本书,然很少在大庭广众下拿出来读,看看周围的人,没一个读书的,自己拿本书读,显然是另类,不够特立独行的我想想:还是算了。今天的人在读书上赋予了太多的“功利”,一提起读书,便一定为了什么。学生读书为了成绩,成人读书为了考个啥,不为了点啥去读书便成了另类异端。其实,读书本

作者  | 2018-7-21 17:53:06 | 阅读(152) |评论(9) | 阅读全文>>

探望过的两位老人

2018-7-15 18:29:57 阅读84 评论12 152018/07 July15

十多年前我陪一位朋友的母亲去探望过两位老人,一个老头一个老太,老头是朋友姥爷的同学,老太是朋友姥爷同学的遗孀,当时都近一百岁了。朋友的姥爷我没见过,去世好多年了吧。这位朋友说,他姥爷年轻时在北师大读书,有两个亦同学亦同乡的好朋友,便是这老头和那老太的丈夫。

这老头读书时得了结核病,不得不辍学回了老家,那大概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儿吧。结核病亦称“痨病”,鲁迅小说《药》里的华小栓得的就是这病,当时应该是不治之症。这老头,那会儿当然还是个小伙子,也够“神”的。他回到家里一边自学中医一边给自己治病,居然给自己的痨病治愈了,还成了治结核病的中医专家,九十岁时还去“结核病研究所”给后生们上课。我见到老头那年,他九十八岁,神志清晰,耳不聋眼不花,只是腿脚不大行了,卧在床上,与朋友母亲谈起过去的事儿一点儿不糊涂。他儿子继承了他的医术,在城南的一个乡镇上开着中医诊所。现在,这老头早就作古了吧,那乡镇都没了,已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有一年春节前,朋友打电话给我:托我开车带他母亲去养老院探望一位老人,说那老人是他姥爷同学的遗孀。我听了,颇感动:真有情义。养老院在一个县城边上,距济宁城二十多公里。那是我第一次走进养老院。一个小院,靠里面坐落着一栋“凹”字型的极普通的二层小楼,二层的楼道被铝合金玻璃窗封了,看上去以人天冷了收紧衣襟的感觉,楼前空场上的花草树木都凋零了,在这个季节里怎么也不会以人景气。走在二层的楼道里,暖洋洋的,旁边一个一个房间的门大开着,屋里屋外通着呢,都有老人拿个凳子坐在那儿。那年那老太九十六七岁吧。她坐在床上,左看右看,总算认出了朋友母亲,拉着朋友母亲的

作者  | 2018-7-15 18:29:57 | 阅读(8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两个“搞管道”的朋友

2018-7-6 15:10:31 阅读102 评论6 62018/07 July6

二十多年前我年轻那会儿,“中央空调”还是个新鲜玩意儿。说它“新鲜”,无非大部分“搞管道”的人没安装过,面对“风机盘管”“新风机组”“温控开关”“制冷机组”等这些陌生东西发怵。别说一般工人师傅了,即便科班学暖通空调的,过去也没见过那些新家伙。这般,“中央空调”便流露着一股子神秘劲儿,使“搞管道”的技术人员吃香,让会安装“中央空调”的工程队“牛”了起来。我这两个“搞管道”的朋友,便是当年“牛”队的老板。一个自称东南大学科班学暖通出身,姑且称他“东大”。另一个自学成才,暂且称他“自学”。

“东大”是江都人,比我小一岁,个头不高,黑不溜秋的,我常说他是“下河摸鱼的”,中分头,人长得倒挺精神,眉宇间露着股精明劲儿。当年我们公司在“中央空调”行业名气很大,许多客户选了我公司设备还要求顺便安装,有些安装公司便靠着我们公司的招牌揽活儿。“东大” 在我当时负责的区域内活动,也想打我公司牌,遂托人来找我。头回见面,介绍人说他“东大”暖通专业毕业。“东大”是名校,当年的重点大学,现在也是“985”“211”。当时令我对他刮目相看。介绍人是山东建工学院毕业的,很拿“脱了农民装上过几天大学当回事儿”。多年后,介绍人惊奇地和我说:咱们被“骗”了,“东大”根本就没上过大学,一次他和“东大”队伍里的人聊天偶尔发现的。呵呵,“东大”上没上过“东大”已不重要,我们合作过几次已成熟人了。“东大”搞安装够钻挤的,他能把一个一百多万的合同变更成近三百万。当年我对“老板”这词儿的认识还很肤浅,看“东大”这么年轻便做“老板”,还心生过几分佩服。“东大”爱说,哪儿哪儿能算个单位,当时我听了并没觉得有啥特别的意味

作者  | 2018-7-6 15:10:31 | 阅读(102) |评论(6) | 阅读全文>>

传统文化与现代企业

2018-7-3 17:06:13 阅读73 评论6 32018/07 July3

(应朋友之约,写的发言稿)

中国传统文化,总体上来说,是讲“有序”的。从《论语》到《弟子规》,从《弟子规》到各家“家训”,本着“道法自然”的原则,各安其位,共同构建和谐社会组织。企业是现代社会中新兴的组织,既然是组织,便要讲“有序”。 员工各安其位各尽其责,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企业才会和谐,才可能蒸蒸日上。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企业建设密切相关,可以说,搞好传统文化是现代企业的立足之本。

《大学》开篇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弟子规》总叙上也说:“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都在讲“心安”讲“有序”。“心安”为“内因”,是基础;“有序” 为“外像”,是结果。任何一家企业,无论制订怎样的制度采取怎样的措施来管理,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无非是:员工“爱岗敬业”“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 “心安”的前提在“德”,用当下的话讲,在“思想与认识”,认识到位,思想上通了,自然便“心安”。

《弟子规》上说,“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这话让我想起那句:军人的天职在于执行命令。在企业里同样适用,对领导说的话听而不闻,对领导安排的工作拖拖拉拉,这种员工绝对不是好员工,哪家企业都不喜欢。“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遵守纪律,有事儿及时汇报,难道不正是现代企业对员工素养的要求吗。“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做人诚信,

作者  | 2018-7-3 17:06:13 | 阅读(73)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8-6-8 11:36:18 阅读225 评论7 82018/06 June8

和田玉里有子料和山料。子料又名子儿玉,经过风化、冰川、泥石流、河水的冲刷,多鹅卵形,块较小,表面光滑圆润。山料又名山玉,或叫宝盖玉,产于山上原生矿,块大小不一,棱角分明,表面粗糙生涩。同样的天地造化积年累月,我更喜欢子料,喜欢它的“润”。

人生像块子料,经日晒风吹雨打总要沉淀点东西,变得“润”些不是。年轻的时候,我不懂什么是“润”,喜欢“新”喜欢“时髦”,仿造大酒店装扮家。第一次装修房子那年我二十八,虽想到“朴”铺了实木木地板,却打算把卫生间的窗给封了像酒店一样靠抽气机排气,现在回想起来,真可笑,居然为效仿大酒店而有这样的想法,“东施效颦”了。装第二套房子,依旧“痴心不改”,还是模仿大酒店,家里很多地方都能找到当年我常住的江阴国际大酒店的影子,总算没再有“把卫生间自然通风的窗子给封起靠人工来排气”的想法。那会儿年轻,总想着有所作为,“涩”的东西太多。再有房子装修,我绝不会再有当年的热情,也便不会想着太有所作为,越简朴了越好。看着家里有些发黑发暗了的墙壁上儿子小时候的涂鸦和拍蚊时留下的血迹有的地儿甚至还粘着干了的蚊尸也不觉得有啥不好,倘年轻时早便想着粉刷一新了,现在却会从中觅得一种生活的情趣,啥东西并非新的便好,老戏文上说“树小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是对“暴发户”的讽刺。

经岁月洗礼后,会沉淀下一些东西来,那便是生活抑或生命的韵味。韵味外化,才会有如和田子料一样的一份“润”。

作者  | 2018-6-8 11:36:18 | 阅读(225) |评论(7) | 阅读全文>>

这个电视剧真烂

2018-6-7 8:31:40 阅读296 评论1 72018/06 June7

我不大看电视剧,近来为打发跑步机上枯燥的时间下了电视剧看:先看了个《急诊科医生》,张嘉译演的,还可以;又下了个《我的体育老师》,也是张嘉译演的,真烂,不是张嘉译演的烂,是故事烂,编剧的事儿。我虽不喜欢一本正经说教的剧,可也不能乱来没点儿社会责任感为卖钱而胡编滥造不是,毕竟大部分人虽也长了个脑袋却不大会思考更没有明辨是非美丑能力跟着电视上学的,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剧情大概:一对四十出头的中年夫妻,曾是大学同学,下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上有个婆婆,女儿读高中男儿才上幼儿园,嫌日子过得太平淡没点激情(都一块生活十五六年了,早就转化为亲情了,哪儿还会有那么多“激情燃烧的岁月”,倘有,不烧死才怪呢),女的提出离婚便离了,于是,“二叔二婶”开始了各自的恋情。“二叔二婶”的一个大学同学,也是他们共同的朋友,至今未婚,这么多年一直“暗恋”着“二婶”呢,还是个“钻石王老五式的人物”(编剧会编吧),《神探狄仁杰》里饰演“元方”的那位演的,也不知道这回“元方,你怎么看?”一个二十五六岁比“二叔”女儿大十岁的女孩(女一号)“爱”上了“二叔”,“二叔”很快坠入爱河,“抱得美人归”。他们的女儿,一个高一学生在这里像个小大人似的,喜欢“后二婶”的前男友,看片头掠影,好像还安排了这位“前男友”和“二婶”碰撞出了“爱情火花”。(哈哈!够乱的吧,真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好像咱这儿的生活除了“搞对象”就没别的事儿干了。)

四十几岁的人,上有老下有小,老的赡养好小的抚养好,正是这个年龄人应承担的社会责任,用济宁话讲“拉达着年”或“驴年”。这个编剧可好:什么孝敬老人教育小孩正确引导人了,都没有“卖片赚钱”重要,什么奇葩来什么。这不是误导人拿中年夫妻开涮吗,真是瞎了张嘉译的演技浪费社会资源了。

作者  | 2018-6-7 8:31:40 | 阅读(296) |评论(1) | 阅读全文>>

伤心

2018-6-6 9:06:34 阅读127 评论7 62018/06 June6

听永斌说“空气源热泵”的使用情况,不免有点伤心。公司在大学园投资了“洗澡水制取与供应系统”, 采用“太阳能+空气源热泵”作热源来制取卫生热水。冬天或春秋天没太阳的日子里指望着“空气源热泵”出力呢,这“热泵”春秋天表现尚可,到了寒冬腊月全指望它的时候,却掉链子了:“轰隆隆”, 转得一个劲儿,电字不少跑,功效不咋样,“还不如直接用‘电热棒’加热呢。”

对“热泵技术”, 我曾情有独钟。“泵”者“拔”也,把东西从低处抬升到高处。“热泵”顾名思义,提升低品质热能,把“冷地儿的热”提出来加到“热地儿”,让“热地儿更热”“冷地儿更冷”。 好吧,想想也挺美。在“工程热力学”上这叫“逆卡诺循环”, 我上学那会儿学过。当时感觉这理论真好,啥时候能应用呢。九八年春上我第一次看到“有关热泵应用”的宣传,打电话去咨询,一听要用地下水便丧气了。近些年来“空气源热泵” 的广告铺天盖地,我也曾试图推广,拜访过几个准客户,有一家说的话蛮横:“直接用加热棒初投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用‘热泵’几年下来省的电费钱还不够买它的呢。”这账谁都会算,我无语了。现在,我理解了,省的电费钱也不像理论计算出的那样多,关键时刻还可能因制不出热水来而误事儿。

理论与现实是两码事儿,理论的丰满常令人想入非非过于理想化,现实的骨感又狠狠地把人摔下来,落在冰冷冰冷硬梆梆的硬质地上。从理论到现实的路到底有多远,在商家市场营销的渲染中似乎很近很近,而实际呢,更多时候理论成了市场营销甚至某种风气的噱头,被它们绑架了。“热泵技术”发展到今天,令我这个学过“热工”的人伤心,或许,这儿的纬度太高,在南方还是大有作为的,南方气温高用着它吗,需要“热”时用“太阳能” 不就行了,“热泵”有些尴尬,顶多能做个“替补”。

作者  | 2018-6-6 9:06:34 | 阅读(127) |评论(7) | 阅读全文>>

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

2018-6-3 19:47:29 阅读227 评论14 32018/06 June3

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我十三四岁时就知道,从未读过,大概讲“男孩钟情女孩怀春”心理的吧,一直以来我这样臆想着,有时甚至还不知深浅地拿“维特”说事儿,真胆大妄为,如今一把年纪,青春几乎连个尾巴都不剩了,裹在一大堆名著书单里买来读,绝非臆想的那般肤浅。

书中固然浓墨于维特“非正常恋情” 而带来的苦恼,也不乏他难以融入城里“世俗社会”的烦恼。正是在“世俗社会” 里碰了壁,才使他的“非正常恋情”没了疏导的出口,反而加剧了他的苦恼,直至令他自杀死掉。维特是幸运的。他那个时代,正处在农耕社会向近现代社会的转型期,在“世俗社会”里碰了壁,和陶潜一样尚有农庄可退,倘不是他年轻钟情于人家的女人不能自拔而像陶潜一样钟情于酒和诗,游历于山水之间,过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大诗人呢。社会发展到今天,乡村的僻静与优雅早已丧失殆尽,人人要融入商品经济的现代社会,尤其年轻人不飘进“北上广深” 也要混在“二三线”城市,若像维特那般,真的无处可逃。维特真矫情,矫情是矫情了点,可这里却饱含着一种“为人高贵” 的东西。这些东西,当今的人已不屑一顾,太不积极,甚至说“不是正能量”。 所以,别说维特最后的自杀行为了,但不懂如何融入现代社会这点便不起劲儿,更不励志。他太不合当下之事宜,应该多听听“马大师”们的励志演讲,学会融入,再定个“先赚一个亿”啥的小目标,才可推荐给今天的年轻人。

维特的故事以书信的形式展现,每个读者都成了“威廉”。 前两部分完全是书信的罗列,第三部分(编者告读者书)来了个华丽转身,作者跳了出来,“妙!”“高!”应该点个“赞”。才读了福楼拜的《

作者  | 2018-6-3 19:47:29 | 阅读(227)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民国婚恋气象

2018-6-1 8:09:17 阅读258 评论8 12018/06 June1

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上写道:

“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逸。”

“上两句是张爱玲撰的,后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

自打“依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明媒正娶”的妻子玉凤病死后,胡兰成的婚姻便成了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几个字的事儿。呵呵,成本低吧。这与才女张爱玲的婚书,还是两个人完成的。与别的女人的呢,这位大才子提笔一挥而就,一个人就搞定了。胡兰成的每一段恋情都不瞒张爱玲,甚至连细节都讲给她听,之前的尚可理解,之后的,尤其在他们“婚姻”存续期间,便令今天的人不大能理解了。

沈从文与张兆和的婚姻,标准的“师生恋”,经时任他们校长的胡适撮合,乃民国一段佳话。这位沈先生寻死觅活费劲巴拉地娶到了张大小姐,婚后一年便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喜欢就暗自喜欢吧,回家还如实向夫人“汇报”,气得张大小姐抱着孩子回了娘家。咱这沈先生想不明白,抱怨夫人为啥不理解他,想起林徽因,“这位曾搅在徐志摩与梁思成中间的女人,大抵能理解他”,便跑去诉苦。这在今天的人看来,不是理解不理解的事儿,简直有点可笑了。

木心先生在散文《乌镇》中写道:我,是这个古老大家族的末代苗裔,我之后,根就断了,傲固不足资傲、谦亦何以为谦——人的营生,犹蜘蛛之结网,凌空起张,但必得有三个着点,才能交织成一张网,三个着点分别是家族、婚姻、世交,到了近代现代,普遍是从市场买得轻金属三脚架,匆匆结起「生活之网」,一旦架子倒,网即破散。而对于我,三个古典的着点早已随时代的狂风而去,摩登的轻金属架那是我所不屑不敢的,我的生活之网尽在空中飘,可不是吗,一无着点——肩背小包,手提相机,单身走在故乡的陌生的街上。

作者  | 2018-6-1 8:09:17 | 阅读(258) |评论(8) | 阅读全文>>

我的宿命中有文学

2018-5-30 11:43:43 阅读278 评论10 302018/05 May30

越来越觉得我的宿命中有文学。我们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一代,少年时正逢“文学热”的八十年代,那会儿的年轻人几乎都做过文学梦,我也不例外;伴着步入社会的脚步,除了部分靠卖字吃饭把这当职业的,绝大多数的人与这个梦渐行渐远了,我也不例外。说我的宿命中有文学,今天回想起来,有几件事似乎是冥冥之中的。

大学临毕业前的时候我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也不知道我哪根神经发作,跑到书店买来一套世界名著读起来。到单位报到才三天,便把我借调到市总工会筹备一个会,一个“学管道的”干起了写稿子的活儿。和媳妇谈恋爱时我说过“以后我写个小说,把你爸爸写进去。”不过是面对老丈人对我们婚事的反对我气愤的一句戏言,没想到一语成谶,二十来年后,虽没写“老丈人坏话”的小说,却也“舞文弄墨” 对文字痴迷起来。前些年我在一个网站上算命,居然让我向艺术方面发展,冷笑道:“扯淡。”我和艺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也从未认为自己有过啥艺术细胞,我就是个做生意养家糊口的俗人。

我写文字,是打探讨公司建设与发展开始的,充满了实足的市侩实用精神。命运不济,公司发展屡屡受挫,不得以跑过去看看经济是咋回事儿,看经济看跑了题,扯到社会人生,又跑到文学上来,像背后有个推手,一步步把我推到了这儿。从琢磨着把脑袋里想的东西写出来,到想写明白写清楚,再到发现、体会、追求与迷恋文字的美,呵呵,咱成了个“文艺老青年”。 谁让我跑到这来的,我也不知道,大抵这就是宿命吧。

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上说,“这种本能的选择分辨,使我相信柏拉图的话:‘艺术是前世的回忆。’纪德也说得好:‘艺术是沉睡因素的唤醒。’再换句话:‘

作者  | 2018-5-30 11:43:43 | 阅读(27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读不懂的包法利

2018-5-29 17:55:06 阅读208 评论2 292018/05 May29

爱玛死了,夏尔也死了,他们的孩子沦落为纱厂童工。掩卷《包法利夫人》,一个悲惨故事读完了,我的心一沉,有点悲愤。哪来的“悲”又“愤”个啥呢。一个好端端的中产家庭就这样毁了,毁于爱玛,一个追逐爱情一个通奸的人的手里,可悲吧。爱玛为啥要以这么个“作法儿” 对夏尔对他们的家对他们的女儿?纵然夏尔不大讲“风情”有些木讷,即便能给爱玛找出这样那样一大堆为她辩护的理由,我依旧无法理解,仍旧会把“荡妇”“贱人”“犯贱”“作”等贬义的字眼加在她身上。爱玛一手制造了这个悲惨的故事,这点毋庸置疑。我一直想不明白:在这一过程中,她的丈夫夏尔为什么这样纵容她,甚至在助推。诚然,他的纵容和助推看起来那么合情合理处处被“爱”包裹着。这真的让人读不懂。

“在结婚以前,她一直相信她是爱他的,但是爱情应当带来的欢乐却没有到来。她想准是自己想错了,爱玛暗自纳闷,过去在书中,‘幸福’、‘爱情’和‘欢乐’ 对她都是那么美丽的字眼,在人生中它们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书中这段对爱玛的描写成了她堕落的起点。她陷入理想与现实落差的漩涡中。参加了一场贵族宴会,令那漩涡转动得越发强烈,爱玛变得怪僻任性。“由于她老抱怨多斯特不好,夏尔就以为她这病准和这里的水土气候有关。”为了她,他决定离开才“开始站稳脚跟”的多斯特。这与后面他支持鲁道尔夫的“提议”让爱玛和他去骑马,还有他鼓励爱玛留在卢昂第二天同莱昂再去看歌剧,一道令人费解。尤其这后面两个,他不是在把自己的妻子往别的男人怀里推吗,大概他觉得别人也和他一样正值与善良;他傻吗;或许他相信爱玛,以为她不会给他戴“绿帽子”;我想来想去,只能勉强地说:“他爱爱玛,他相信她”;不过,

作者  | 2018-5-29 17:55:06 | 阅读(208) |评论(2) | 阅读全文>>

逛街(2)

2018-5-28 10:27:50 阅读267 评论9 282018/05 May28

这条街叫小教场街,古时士卒操练并着接受检阅的地儿,《水浒传》里豹子头林冲当八十万禁军教头时工作的地儿便在教场吧,那个教场不在济州(宋代济宁称济州),在东京汴梁。耳畔仿佛有叫喊声传来,在一块空场地上,教头指导着,士卒做着各种操练,旁边兵刃架上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在太阳光下闪着银白色的冷光……我的遐思,最终浓缩成眼前这条现代城市中再普通不过的小街。小教场街很短,只有四五十米长。前面是水口子街,过了东门大街依次还有柴禾市街、文大街和一天门街。这条一千来米长的路用名字分了五段,蛮有意思,还真没注意过,只有像我现在这样心境不好也不差有点无聊却不乏味的闲逛才能注意到的。老城的时代,这五条街应不像现在这般贯通吧。

打红星路向南拐到小教场街上,走过十几米,路东有家小店。小店门头上写着“烟酒杂货”, 两扇门的玻璃上贴着大红字:一边“复印”一边“照像”; 一次银行要“营业执照(正本)”复印件,我进去过,里面大约有十来平米吧,狭小的空间中营生可不少;店主才给我复印,一个年轻女子推门探进头来,气哼哼地问:“照离婚照不?”店主忙答:“照,照。”呵呵,蛮好玩,这年头离婚都这么理直气壮满大街嚷嚷了,这样的大概不会真离吧,不过也难说,新兴人类的事儿不好依常理来推测。小店旁有过一家酒店,是市粮食局开的,二十多年前我才出道做生意时在那儿请过客,一位副行长客人唱的《众人划桨开大船》很不错,“一支竹篙耶,难渡汪洋海。众人划桨哟,开动大帆船……一加十,十加百,百加千千万。你加我,我加你,大家心相连……”那歌声好像还回响在我耳边,那会儿还兴边吃边喝边唱卡拉OK呢,那年我才二十七八岁,现在快赶上当年那副行长客人的岁数了。

作者  | 2018-5-28 10:27:50 | 阅读(267)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