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故乡行散记(2)(原)

2017-9-24 19:39:50 阅读43 评论0 242017/09 Sept24

中午的时候,高铁驶进了山海关站。十几天前,我和我的家人才来山海关游览过,感觉格外亲切,走出车厢,站在站台上深呼吸口空气,再感受一下这古城的神韵。出三海关便是东北了,窗外闪过的景物,让我感到落寞中带着一种荒凉,像落日中暗淡下去的秋天里的一大片玉米地,一丝清凉一丝肃穆,还有一丝荒漠。这种感觉,二十多年前我也曾有过。1991年夏天,我第一次独自去山东,火车过了济南,望着窗外一座座灰白色的石头山闪过,心头便萌生了这种感觉。当年回长春后,我还和同伴们描述过:仿佛长春在中心,其它地方都偏远。这是因陌生而来的一种偏远错觉,便是陶元亮所说的“心远地自偏”吧。脚下这条去长春的路,我大概有十几年不曾走过了,以我这般感觉,也属正常。

我坐的是最后一节车厢,厢尾连接两扇下车门的横过道后还有一小节车厢,里面有十来个座位。列车员说:那是商务座,过了沈阳就没人坐了。我问:“为啥呢?”他说:“没有人愿意多花那几十块钱呀!”之后,他便谈起东北经济不景气来。“经济”是个啥东西?是近现代随着工业革命而突显出来的吧。人类在山林中捡拾果实吃的时候,只知道填饱肚子寻找异性交配,当然不知道也不需要弄个“经济”来引领自己的活动。农耕时代,人类很朴实,只知道紧紧依托着土地来过活,且弄了个“重农轻商”的理念来警戒自己。即便到了亚当斯密的时代,经济也仅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一个科,不知后来哪个聪明的,把亚当斯密划归成了经济学家,还把他那本《国富论》说成了经济学的圣经,倘亚当斯密再世,也会感到莫名其妙吧。及至近现代,人类要腾飞,要彻底从大自然中挣脱出来,便制造出大量的为人类或许尚有些用途却为大自然所不相容的商品,并配以货币等

作者  | 2017-9-24 19:39:50 | 阅读(4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故乡行散记(1)(原)

2017-9-23 19:44:29 阅读46 评论2 232017/09 Sept23

我有二十个年头没回过故乡舒兰了。这期间有两回最靠近它,一次2005年那年到吉林市参加同学会,一次2012年那年去安图处理“三叔后事”。这次又有人张罗在吉林市搞同学会,我想:若去,一定要回舒兰看看。那天,玉涛打来电话邀我参加同学会,我和他说了我的愿想,他说:这还不容易吗,现在路好走了,他陪我去舒兰。我遂让永斌给我订票,8月24日直达长春的高铁票售罄,只好先到济南再转乘高铁去长春。

24日早晨,永斌开车送我去曲阜高铁站,我算计着:提前一刻钟到高铁站,取票进站上车,时间足够宽裕了。走进高铁站售票厅,满屋子熙攘的人,完全出乎我的想象,那平常很少见人的自动取票机前也排着长队。我排了两分钟,感觉上车来不及了,便跑到最前面说明情况,取了票。又排了一会儿队,才进到候车室,通过检票闸口跑到月台上的时侯,所乘的高铁已停在那儿。好悬啊!再晚一分钟,我这故乡行就不能成行了。上了车,一颗紧张的心才安定下来。倘没赶上车,济南到长春的高铁票便于我没用了,岂不可惜,可惜又能有啥用呢,只会被一大堆感叹的情愫包裹着,除了于事无补,还是于事无补。

四十分钟后,我在济南西站下了车。这回用不着赶了,换乘的高铁四十多分钟后才到呢,可以坐在月台上的长凳上悠闲地抽支烟了。上下车的旅人,伴着匆匆的脚步声去了。空旷的月台上,只剩下我,还有我旁边的一对中年男女和一个小伙子。小伙子瘦高的个儿,带着副眼镜,也就十八九岁吧。中年男人向我借火,点燃了支香烟。我们攀谈了起来。这是一家三口,也才从曲阜过来,转车去长春送儿子读大学,比我晚一班车,从济南到长春这段的票还没取呢。人家孩子都考大学了,在我的意识中,这男人比

作者  | 2017-9-23 19:44:29 | 阅读(46) |评论(2)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21)(原)

2017-9-21 11:59:21 阅读117 评论4 212017/09 Sept21

载我们来的那艘游船靠岸了,同学们陆续上了船。没有“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的送别场面,更不见“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唯有些许“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景象。船开了,沿着来时的路载我们回去。时间真是个怪东西,总觉得回去比来时快。大概来时伴着新奇吧,回去时啥想头都没了,便显得快。我站在二层的甲板上,望着远去湖滩上泛着灰白色光的碎石,还有那路那树那花那玉米地……都渐行渐远了。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不属于那儿,那儿与我们也仅有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因缘。我们偕同着二十几个小时的时光,在那儿,演绎了同学聚会的一个个生动的画面,以不同的感受印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之后,我们与那儿,便再没了交集。这渐行渐远的景致,像每个同学的脸,随同学会而生动起来,又将单调下去,沉睡在记忆中。人生的每一件事儿,又何尝不是这般呢,来了又去了,来去之间消耗着生命,留下的除了感受的印记,还有一种因缘。谁也不知道这因缘的种子会在什么时候结出果实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很可能并不在今生今世,在来生来世,甚至更久远的时候。这便要我们相信:人是有灵魂的,灵魂不会随着肉体的消亡而消亡,今生今世也仅是以这幅皮囊现世的一次旅行。

参观完丰满大坝,大巴车又把我们载到了红酒庄园。一座当代人造庄园,不大的空间里,又花又树又仿古建筑的,弄得过于紧凑,与东北的风格有些相悖。在红酒庄园用过午餐,我们又乘大巴车回到了出发地---北山停车场。至此,同学们各奔东西,从哪儿来的又将回哪儿去,同学会便结束了。

倘把同学会这两天的时光比作人的一生,便没有人知道三十年前的事儿,更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

作者  | 2017-9-21 11:59:21 | 阅读(117) |评论(4)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20)(原)

2017-9-17 9:28:06 阅读92 评论10 172017/09 Sept17

早餐还是在二楼餐厅吃的,十来个人围坐着一张张大圆桌子。我进去的时候,好多同学都在用餐了,使我寻得一种走进当年食堂的感觉。张笑宇坐在我旁边,说起当年食堂那斑驳的铁圆桌,聊起那发粘发酸的烤糕……笑宇说:想起那烤糕,就反胃。看来,那烤糕他是吃伤了。这个当年的大帅哥,还是那幅模样,只是岁月在他脸上深画了些许。昨晚他演唱的歌曲《擦皮鞋》,确也符合他留给我的记忆。当年,我很羡慕他穿的那双皮鞋的样式,他常把它擦得贼亮,我现在还依稀记得呢。他和我提起当年我给自己开小灶去小卖部买梨吃的事儿,呵呵,这个我倒不记得了。不过,我虽习学得不咋地,可也没亏了自己,每天蜂王浆还是喝的,有周日不回家的时候,一个人跑到街里的饭馆,花上三块钱,要上一盘尖椒干豆腐一碗白米饭,那时一盘尖椒干豆腐两块五,一碗米饭五毛。这样的事儿还是有的。

人都有多个面,尤其像我这样,一旦感觉不好,便蜷缩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喘的人,大抵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了,遂不会给人留下个性鲜明的印象,只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学习不好,挺老实的。我在高中阶段,便因成绩不好而把自己给隐匿了起来,我几乎成了鲁迅笔下的那个狂人,每天十分小心,整天琢磨着“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总担心说错啥话做错啥事,诚惶诚恐如丧家之犬。何以会这般,我现在戏称:一中那地儿的风水与我犯尅,说风水与我犯尅也不是完全没道理,最起码,那校园里连口开水都喝不上的,以我今天的喝水量,那时的大脑是干涸了,呵呵。说起开水,我还清晰地记得,才入学的时候,在涮洗间东墙那儿有个供应开水的阀门,没多久便停掉了,再没有地儿能接到开水喝了。“犯尅”这话也不全在为自己成绩的不好来推脱,在那

作者  | 2017-9-17 9:28:06 | 阅读(92)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9)(原)

2017-9-16 16:30:08 阅读89 评论3 162017/09 Sept16

在富家庄这栋二层楼上,我一夜睡得很沉。睁开眼,窗外已是灰白色。东北天亮得早,即便已是初秋时节,四点多钟也放亮了,比山东大约要早一个来钟头吧。看看另外几位,除老付还睡着,老邹、老戴、老崔都醒了。老戴跑来看手机,发现一点电也没充上。老崔摁了下灯的开关,灯没亮。没电上哪儿能冲上电呢,老戴无奈地收起他的手机和充电器。怎么还会停电?停电在我的记忆中是件遥远的事儿,可仔细想想,也正常。这被湖水隔绝的山洼中,孤零零地坐落着这么一个“富家庄”, 没有客人来时也不大需要电的,那几个工作人员早早吃完晚饭便睡觉好了,确也符合老祖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顺应自然规律的生存法则。人啊,从没电的生存常态跨进有电的生存常态,自诩为摆脱了愚昧与落后步入了现代文明社会,其意义在哪儿?除了暴露出人这种动物的自以为是与贪婪,便是对大自然的破坏了。

沿着那条路,我们几个溜达着,呼吸着清新的带着一丝凉意的空气……山啊树啊花啊玉米地啊,都和我们一样,从黑色的夜中醒来,抖擞着精神,准备迎接崭新的朝阳。日子本来就是这样,在黑夜与白昼的交替中一天天过的,高傲的人类不喜欢黑夜便要发明出电来驱赶它,结果只能是人与大自然越来越远,最终,人是人,大自然是大自然,两个势不两立。即便暂时大自然屈服了人类,终究会有报应的时候,因为人虽总想着成为上帝但其终不是上帝终没有上帝的鬼斧神工,总是顾此失彼而不能自圆其说。

在路上,我们碰到李明焕和姜欣。这二位昨晚受了惊吓,大概没大睡好吧。她们为我们完善了一早听来的“进小偷”的听闻。“进小偷”, 多么遥远又多么熟悉的说法。上高中那会儿,四十几个人一个寝室,房门是不可能锁的,“

作者  | 2017-9-16 16:30:08 | 阅读(89) |评论(3)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8)(原)

2017-9-16 9:58:53 阅读84 评论11 162017/09 Sept16

曲终人未散,意犹未尽的同学们刚才大概没吃好,起码没喝好,又跑到二楼餐厅里吃喝了起来。吃喝应该也不是目的,目的在于想在一块多呆会儿,聊天叙旧话同学情。推杯换盏之后,又想吼两嗓子来抒情,很遗憾,这回麦是有的,就是音响差点。唱罢又想着跳舞,跳舞不但需要音乐,还需要灯光营造的忽明忽暗的气氛来配合,即便三十年前上学那会儿还知道在灯管缠上彩纸来制造氛围呢,这会儿,同学们只好在明亮的灯光里舞蹈。纵然音响不好,即便缺少跳舞的氛围,都没有影响同学们狂欢的热情。同学之间真情的流淌,掩盖了外在不足的洼地。

我站在角落里,时不时也随音乐晃动几下身体,终没有加入其中来。看着一张张曾经熟悉的脸,努力追寻着他们当年稚气的样子。三十三年前,我们也曾是全县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倘早生二三百年来个穿越,也算通过“院试”获了个“秀才”的功名了吧。我们不能和古时的秀才比,人家学的是孔孟圣贤经典,讲究个“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懂得“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读书的目于内在修身于外在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不是,我们仅为考个学校将来能混个好点的工作,以便能活得人模狗样的。古时的读书人,在乡做教书先生教化乡里,即便有那么几个去“治国”去“平天下”, 老了也要还乡。那时人依托土地在平面上过活,现代呢,人都被系在商品的链条上,还弄出个大中小城市来助阵,使得人的组织系统越发立体、差别越发的大了,也便人人都像吊在半空中难得踏实难再活得安宁,人人都被外在许多花了唿哨的所谓的成功给蒙蔽着给捆绑着……呵呵,我们这些人终究不是古时的读书人哦。

歌者歌了舞者舞了,体力也给消耗得差不

作者  | 2017-9-16 9:58:53 | 阅读(84)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7)(原)

2017-9-15 15:35:16 阅读133 评论12 152017/09 Sept15

难忘今宵 难忘今宵

无论天涯与海角

神州万里同怀抱

共祝愿祖国好 祖国好

……

当这歌声回荡在山谷中的时候,谁都知道晚会即将结束……打1984年春晚后,乔羽老爷子几乎成了为所有大大小小华人晚会画上句号的人。舞台的正前方,我们身后不远处,烟花升腾着划破夜幕,化作一束束五颜六色的星点,与我们眼前那熊熊燃烧的篝火呼应着,打破了湖边山谷夜的空寂,为我们营造出喜庆的气氛。

今夜,这山谷中的气温还是蛮低的,我虽加添了件衣服,坐在桌旁的长条凳上仍感到冷,多亏有这篝火,可以借它来取暖,才不致于冻得得得瑟瑟的。黄白色的火苗向上努力舔舐着夜空,也想着同烟花一样,经历璀璨的瞬间,然后陨落,很可惜,无论它怎样努力,也不能腾起升空,只好仰视着羡慕着使自己燃尽,这样也好,它可以把周围的一切看得更清楚,比如我们这些人的脸,不像那烟花,高高在上,还来不及仔细看一眼这世界,便化作了灰烬,各有各的宿命各有各的优长,没有高低贵贱,这便是上天的公平。圣人训:五十知天命。我们这些年近五十的人,也该知天命了,呵呵。

晚会上请来一对二人转演员,据说还是刘老根大舞台的。现在的二人转和我小时候听到的不一样,那时收音机里播的二人转说的少唱的多。虽然我在东北那二十几年里从未去戏园子里听过二人转,多年后身在异乡,我才发现我还是喜欢它的。从二人转的曲调中,我听出了一种火辣辣的黑土情,听出了家乡亲切的味道。这种火辣辣,我在别的戏曲音乐中无法寻得,是我家乡那片黑土地上的人独有的,早便在我不知觉中深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了,无论我走到哪儿,也无法抹去那熟悉的曲调所带给我的那种火辣辣的发自内心深处的触动。

作者  | 2017-9-15 15:35:16 | 阅读(133)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6)(原)

2017-9-14 10:02:05 阅读99 评论31 142017/09 Sept14

林海源和朱军站在舞台上,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像从明亮的月亮门里走出来的。月亮门旁的屏幕上放映着电影《茜茜公主》的画面,他俩用东北话在给画面配音。听了一大半,我才弄清楚,还是“反串”哦,呵呵。茜茜公主与弗兰茨·约瑟夫一世阴差阳错的姻缘,甚至造就出了一个强大的奥匈帝国。他俩表演的那段,正是茜茜公主和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在水边偶遇的一段。

世间的事儿,谁都无法预料,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以及由此会带来怎样的变化。我看过一本小说,小说的大概是这样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个即将去美国留学的年青教师,在为学生上最后一堂课,坐在后排窗边的一个同学突然大笑了起来……下课后他批评那同学耽搁了些时间,以致他当天的活动安排都给拖延了,其间因此还发生了些变化,晚上他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失去了双腿……躺在病床上的他,懊悔地反思他那一天的活动,最后,想到那在课堂上无故大笑的同学……都是因为这同学耽误了他后面的事儿,所以,才造成在那一刻他被货车给撞了,使他失去了双腿丢掉了留学……多年后,那同学来看他,他问:那天在课堂上,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大笑?那同学说:那天,我向窗外看,见操场中央跑来一条狗,听到那狗放了个屁,便禁不住……至此,他悟出了:原来他的人生是由一个“狗屁”给改变的。任何人的人生都是由一个个突发事件的巧合而成,大到国家、民族乃至人类也一样,奥匈帝国的命运不也和“一次河边偶遇”不无关系吗。

歌曲《童年》的优美旋律响起来了,石向东、侯晓芳、杜伟和郭红英四位同学走上台来,为我们演唱……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作者  | 2017-9-14 10:02:05 | 阅读(99) |评论(31)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5)(原)

2017-9-13 16:14:59 阅读58 评论6 132017/09 Sept13

路增春、邹玉涛、王雪辉、张红梅、景维国、林海源手拎着大铝盆小铝盆登场了,表演起路增春创作的“三句半”。付玉波见舞台上没有立麦,影响演出效果,便跑上台去,上身前倾30度,充当了麦架。那姿势蛮专业,确是位有耐心有耐力的好同学。六个人敲得铝盆叮叮当当响,你来前句我后句,在舞台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在台下,我们听着亲切,看着热闹……

路增春:“盘碗敲得咚当响。”

林海源:“长春同学齐登场。”

景维国:“各位同学给面子。”

邹玉涛:“猛鼓掌!”

王雪辉:“自编自演三句半。”

张红梅:“走上台来把词念。”

景维国:“记性不好情难却。”

邹玉涛:“别怠慢!”

路增春:“舒兰名校第一中。”

林海源:“考出学生文理工。”

景维国:“学业有成事业强。”

邹玉涛:“同光荣!”

王雪辉:“84年级老一班。”

张红梅:“你追我赶学的欢。”

景维国:“莘莘学子多苦读。”

邹玉涛:“意志坚!”

路增春:“先住砖房再上楼。”

林海源:“食堂发糕直冒油。”

景维国:“鼓风机声伴入睡。”

邹玉涛:“不知愁!”

王雪辉:“授业师恩情谊长。”

张红梅:“笑容亲切又慈祥。”

景维国:“谆谆教诲不知倦。”

邹玉涛:“怎能忘!”

路增春:“因缘相聚同一班。”

林海源:“心中惶恐又不安。”

作者  | 2017-9-13 16:14:59 | 阅读(58) |评论(6)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4)(原)

2017-9-13 10:15:19 阅读86 评论5 132017/09 Sept13

夜幕降临了,山啊树啊玉米地啊,都蜷缩成黑魆魆的一团,任我随意想象着像什么。那深邃的湖面,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是我强意识着自己,几乎忘记了它就在不远处。只有随夜色而来的山的空寂,衬托着我们的热闹。舞台上的明亮把开阔地儿推进了暗淡中,我们分别围坐在五张八仙桌旁,说笑着,聊着天,吃着东西,偶尔仰脸看一眼舞台……时不时从音箱中传来试麦的“喂!喎!”声,划过开阔地儿上的吵杂。当“我亲爱的同学!还记得张广才岭、老爷岭向松嫩平原延伸的那片黑土地吗?”这句传来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又一句“那就是我们的家乡---舒兰”,专业主持人那清脆圆润的声音再次敲打我的耳膜的时候,哦!开始了,晚会这就开始了,也没像打把势卖艺的那样欲开场先鸣锣,来个“五、四、三、二、一”或“one、two、three、four”啥的,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在吵杂声中开始了。

无论读书写字品茶,还是写文听音乐赏画……但凡想从中品味点啥,都需要一种状态,一种心境。王羲之能写出《兰亭序》,没有那次会稽山下春游的心境愉悦,没有“曲水流觞”后微醉的情致大发,是不可能的。很可惜,现代人的人生大多像大都市大机器上高速运转的零部件。整天为“钱”为活得“人模狗样”而匆匆忙碌着、旋转着,吃着快餐到处奔波,还要美其名曰:在忙事业。不能有片刻的时间,放缓脚步去感受一下春天的花、夏天的雨、秋天的果实还有冬天的雪。生命就这样,如囫囵吞枣般,来不及品味一下便去了。那开场的一段文字,在我这原创者这儿,才反应过来便急匆匆地去了。何以这般,缺少了使心静下来专注晚会的准备不是。

一周前,我受筹备组操盘手邢军的委托,写了千余字的“开场白”。一开始

作者  | 2017-9-13 10:15:19 | 阅读(86) |评论(5)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3)(原)

2017-9-12 10:15:18 阅读83 评论6 122017/09 Sept12

太阳跑到山那边去了。站在平台上向湖面望去,湖水像小孩子长大了的脸,收敛了明晃晃的清朗的笑,正透过灰暗变得深邃。树木也不再清晰地展示自己的躯干和枝叶了,浑然地聚着个儿,连那绿也跟着趋同,浅的、深的、发灰的还有墨一样的,都在暗淡着暗淡着……山在暗淡中勾画着自己的轮廓。没有风,空气在灰白色中温和地凉了下来。我感觉有点冷,跑回房间加了件衣服。同学们在平台和开阔地儿间台阶上拍照的热闹,这会儿,也和这空气一样降下温来,趋于了平静,应该是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平静吧。三十三年前,也是在这样的季节,经过“中考”的洗礼考入县城里的最高学府走进新班级的喜悦后,同学们又投入到平静的生活中。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吧,同学们拎着饭盆正陆续从有些闷热的食堂里走出来,洋溢在脸上的兴奋与欣喜,像那夕阳的余光一样,尚未散尽。

几条长条木板凳还放在平台的边上,五张露着木质本色的破旧的八仙桌,已被摆在台阶下的开阔地儿上。这情这景,在我的意识里,伴着凉意的几乎是寂静与空旷了。水边、山中还有正在灰暗下去的天色,让我令联想到聚义的水泊梁山,想到白居易的“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凉意中又掺杂进几许悲壮了。也是在这样的水边这样的山庄这样的黄昏中吧,一群好汉摆开桌椅,等着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呢,此亦乃人生一大快意也,呵呵。有说话声从远处传来,在我的脑海中化作了细碎的声响。有人从湖边走来,坐在板凳上聊天的几位,把目光投了过去。海源陪着赵大海和任桂琴从那路上走来,迟来的二位到了。那情景,以我一种从电影上看来的夜半寂静的山寨中有人外来的意向,他俩的着装化作了小衣襟短打扮,透着一股精悍,像兄妹,像情侣,更像一对仗义的好

作者  | 2017-9-12 10:15:18 | 阅读(83) |评论(6)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2)(原)

2017-9-10 20:43:55 阅读89 评论4 102017/09 Sept10

从开阔地到平台,有二十来级台阶。同学们利用这些台阶,以坐的位置摆出造型来合影,一次摆了个“心”的形状,一次坐成了个“三十”。 这种方式照合影,我在大学园里常见。每当有学生毕业的时候,都会见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这般合影留念。当时,我还笑他们“潮”, 没想到今天我也“潮”了一把,呵呵。摆这种“造型”, 每个人并不知道自己应坐在哪儿,一定要听从一个掌握全局且有些审美素养的人的指挥,孙晓峰同学跑上跑下,充当了这个角色。还有几位迟来的同学没到,本要等他们到了才拍照的,看天色不早了,摄影师、录影师还要连夜刻出光碟来,第二天给大家带走,只好先为之了,却也符合组织的原则。

当同学们齐声喊出“舒兰一中84级1班永远在一起!”“时光不老,我们不散!”“30年再聚首!”的时候,我们真的感觉自己还年轻,仿佛那30年的时光给凝聚成了一个夜晚,昨天我们在一中校园里读书,今天便来美丽的松花湖畔秋游,若干年后再聚首的那一天呢,这一切又将经一个夜色的洗礼,化作昨天的故事,丰富着我们共同的记忆。为留下今天的美好瞬间,从台阶上走下来的时候,录影师给每个同学来了个“特写镜头”。我也尝试着用文字为一些同学写上几笔,但愿能扑捉得些许的神韵来。

镜头滑过的瞬间---

陈彦君恬静地笑着,李明焕默默地笑着,王海英活泼地笑着,常丽华灿烂地笑着,吕刚文静地笑着,党凤霞安静地笑着,陈香凤高傲地笑着,姜海光自信地笑着,欧阳才中满意地笑着,周世强开心地笑着,徐亚峰欢快地笑着,金熙飞矜持地笑着,付睿欢心地笑着,郭数学腼腆地笑着,李永新娴静地笑着,郭福海调皮地笑着,孙玉国抿嘴笑着……

集体合影后,同学们纷纷跑到台阶上,两两三三的来合着影……

作者  | 2017-9-10 20:43:55 | 阅读(89) |评论(4)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1)(原)

2017-9-8 19:13:02 阅读94 评论13 82017/09 Sept8

高中同学中只有我与刘桂芹定居山东,她在烟台我在济宁,一个在山东的东北角上一个在鲁西南。虽同属一省,相距近七百公里呢,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十二年前的同学会上。

这次见面,她与我聊起“专业的问题”。她大学读的好像是“计算机专业”吧,这个专业发展得最快。我读大学的时候,学过几天FORTRAN语言,那本书叫《FORTRAN77》吧,去年我与学计算专业的大学生提起FORTRAN语言,人家根本不知道,像是在听几个世纪之前事儿。也难怪“华为”的编程员不到四十岁就成了“老年人”,便要被淘汰了。科技的进步,时代的快节奏,对学这个专业的人的冲击是最大的。学其它专业的人的职业生涯会长久些吗,也未必。这种快节,奏弄得每一个人似乎都不大舒适。好在我的许多同学在“体制内”,到这个年龄了,等着退休便是了,尚可安度一生。“体制外”的呢,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一点中年职业危机吧。下一代人呢,更难安生地过活了。我们年轻的时候受的教育告诉我们: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会活得越来越好。现在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连职业生涯的周期都不足以干一辈了。谷歌首席科学家、奇点大学校长库兹维尔在《未来人工智能》一书中预言:二三十年后,许多职业都将被人工智能代替,其中甚至包含教师、律师、证券分析师等。到那时,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去做什么呢,我不知道,也不敢再想下去。呵呵,真不知道,人类拼命发展生产力到底为了什么。

这位刘同学在做“美发生意”吧,还是聪明,做了件与人密切相关且可循环的事儿。这让我想起巴菲特和比尔盖茨说的话儿:我不知道二十年后,互联网会是啥样,可我知道,那时的男人还要刮胡子。所以,巴菲特不买微软公司股票,却买了大量的吉利刀片的股票。

作者  | 2017-9-8 19:13:02 | 阅读(94) |评论(13)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10)(原)

2017-9-8 10:58:25 阅读94 评论11 82017/09 Sept8

烤苞米的香甜太诱人了,见炭火旁有穗烤好的苞米,我也顾不得问:谁给谁烤的了,俯下身拾起,左右手倒换了几下才拿稳,跑到一楼大厅,坐在沙发上啃了起来。今天,在同学群里看陈革同学说,那天的烤苞米大多是杨超同学掰的烤的,他一直在为大家忙活,弄得满头大汗。我吃的那穗大抵也是他烤好的吧,坐享其成,真是不好意思了。

庞俊涛同学站在前台那儿写着什么东西,回头见我坐在沙发上,便喊我。他拿着一张纸问我:“你看,我在朗诵前这样说,行不?”我看了眼他写的发言词,说:“太正式了吧?有这个必要吗?到时候,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随意就怎么干,越随意越好。”他瞪着一双大眼睛,表示不能完全认同。晚会上,他拿着纸夹子上了台,这点是听了我的“随意”, 就是上面写的感慨的话儿,比他后面背诵的毛主席诗词《六盘山》的语句还多,以人有点喧“感慨”夺“表演”的感觉,却也不失为一种更大的“随意”。 同学聚会最是无脑,也无须有脑的活动,只要大家尽兴便是了。所以,我在前文中,才写过“卡通”“童话”这样的词儿。“西风”两个字儿,在庞同学口中带着“下滑弯转音儿”飘过来的时候,我听着,呵呵,蛮有特色。

三十三年前,才上高一的时候,庞同学、景维国和我铺挨着铺。恰逢那时我才以我们矿区第一的成绩考入,尚春风得意,内心还没堆积出“沮丧”、“挫败”“失落”“消沉”这些灰色的东西来。也便有份闲情来观察生活。我第一次见到庞同学的时候,他借着寝室中央那盏灯发出的昏暗的光,攀着扶手爬上来,景同学问他:你啥时候来的?他说“燕个儿”, “燕个儿”是什么时候啊?维国和我趴在铺上疑惑地看着他,他瞪着一双大眼睛,见我俩眼中充满了疑惑,他也疑

作者  | 2017-9-8 10:58:25 | 阅读(94)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同学会散记(9)(原)

2017-9-7 15:10:36 阅读102 评论9 72017/09 Sept7

老路心里想着长春同学在晚会上的节目还没排练过,便跑到宿舍来找玉涛。玉涛这酒量和国庆也差不多,在床上睡着呢。老路把玉涛扒拉醒,玉涛睁开眼坐起来戴上眼镜,一本正经地冲老路嚷道:“练啊!人呢?你怎么搞的?”“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导演吗?”老路连忙回应道。他俩楼上楼下房前屋后跑了一遍,把景维国、林海源、王雪辉、张红梅找了来,一块跑到餐厅的台子上演练了起来。

我坐在餐厅门外的沙发上,透过玻璃隔断笑呵呵地看他们拿着铝盆又敲又打地在台上转圈圈。张冬梅啃着烤苞米从楼梯那边走过来,见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便跑过来道:“作家,在想怎么写同学会呢呀?”我憨憨地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这个“作家”的称呼,姑且不自量力地接着吧,在中国还有种不大合时宜的遥远的尚可,听王蒙先生说:在美国,作家一词被赋予的内涵极为普通,没有一点儿,国人听起来的高尚劲儿。本来嘛!写文和打麻将、唱歌、跳广场舞一样,都是一种娱乐。别太拿这当回事儿,除了能图个乐,别的也没啥用。写文的人只不过把自己不经意间的零碎的见闻与感受借助文字给表达了出来而已,才不会时时想着怎么写写什么呢,那多累啊,呵呵。李白吟“床前明月光”的时候,苏轼呼出“大江东去”的时候,曹雪芹写《石头记》的时候,也没地儿发表啊,不会想着去换回俩钱花的,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人们把他们写景抒情甚至排解愤懑的文字印到教科书上来学习,还要给命名个名篇名著啥的,呵呵。冬梅掰下一小截烤苞米递给我,呵呵,热乎的,这个好,忙问:“从哪儿弄来的?还有吗?”冬梅说:“从酒店服务员那儿要的,我再问问去。”说着她又朝楼梯那儿走去。

平台下开阔地儿的一角,有人在烤全羊,这

作者  | 2017-9-7 15:10:36 | 阅读(102)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