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来济宁  

2013-12-28 19:01:56|  分类: 济宁,这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岁那年,我第一次来济宁,妈妈和曾祖父带着我,经过三天两夜的旅程,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到达兖州火车站。在兖州火车站附近,吃了笼包子,至今还回味余香......还有那个没有双臂的青年流浪汉,让我好奇、困惑并着些许怕......我们又乘汽车,来到汶上县城,暂时歇脚一位远方亲戚家,等待叔叔来接,我至今也搞不清楚那亲戚是从哪儿论的。叔叔用地排车把我们接到老家村子时已深夜,说是深夜,大概也不很晚,老家的村落没电灯,显得时间格外晚。一大家人点着煤油灯,屋里屋外忙活着做饭,每个人都有几分兴奋,毕竟大家都是十几年未见面或就不曾谋面的亲人,那情景在寂静的村落里着实有些热闹。

一九五八年除夕夜,父亲一个人怀揣着那一年在兖州城里打工挣得的一点钱离开老家村子,步行四十余公里赶到兖州火车站。祖父送父亲到村头大树下......我不知道当时不到四十岁的祖父望着十五周岁儿子远去背影内心深处做怎样感想。如今我也四十多岁了,还经常为七岁儿子每天出行的汽车接送而精打细算。我十五周岁时,在离家十几公里的地方住校读高中还时常想家,一到家便不愿回学校。父亲却在十五周岁时一个人在漆黑的除夕夜里开始远行,而且是不知能否成行的远行。那个年代,没有足够说明你出行理由的证件,不允许买车票去东北。父亲从兖州乘火车到济南,只能采取求人代买车票方式获得自己所乘火车票,代价是承担代买人的票款。就这样,第一次,父亲刚过黄河,还是被遣返回来,在济南火车站又逗留近半月,才获得第二次乘车机会,这一次父亲成功了。我不知道,父亲正月里一个人彷徨济南火车站内心深处又做怎样感想......大概当时父亲一切思想都凝注在那张去东北的火车票上,也便没了我们想象中的种种缠绵情愫。五年后,父亲回老家迎娶了母亲......这回是母亲离开家乡后第一次省亲,期间外祖父过世了,诚然,亲戚里也有些新添的娃娃。

那一年回老家,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自然有许多年幼的新奇,也就在大脑中留下些记忆。至今令我难以忘记的还有汶上城里那座塔,塔在关外很少见,那塔掩映在绿树里。我们从附近过时,妈妈说“塔下面有条金鱼,六十年一翻身”,更增添了我的好奇与困惑。十几年后,才揭示了那塔底秘密,塔下埋藏着佛主释迦穆尼的一颗牙齿与若干真身舍利,就如阿姆斯特朗登月的那一步终结了中国人嫦娥奔月的神话般终结了我儿时的好奇与困惑。

十几年后,我再次来到济宁,已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姐姐定居在济宁,我也上大二了。那一次,我大部分时间在济宁城里的姐姐家,期间也回了汶上老家。村落总不比童年记忆的美好,似乎也不再寂静,通了电灯,年轻人多外出打工了。后来,我一个人拖着行李,带着全部家当,来济宁参加了工作。再后来,我定居在济宁,把父母从东北接了回来。一九九八年春节是父母回济宁定居后过的第一个春节,距离父亲一个人远行的一九五八年除夕夜已过去整整40年。除夕夜的鞭炮声依旧,五八年、九八年对于父亲的感受却是迥异,也正是五八年父亲一个人孤独、凄凉的远行迎得了九八年除夕夜全家人的团圆与欢乐。

这些年,出差时,经常到兖州火车站,再没有吃到那“回味余香”的包子,偶尔还见到那无臂流浪汉,比我七岁时见过的更落魄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