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小说】《青涩》连载(9)校园“官倒”  

2014-05-13 08:37:13|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历了春天的萌动,挨过夏天的炎热,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校园里即将迎来新一届同学……李主任召集学生会成员和各班班长开会,布置迎接新生工作,落实新生班级代班长。我做G8932班代班长,高尚是G8931班代班长,贾强和周炜分别任S8931班代班长、S8932班代班长……

    开完会,我们几个在学生会闲聊。贾强说:“要接新生啦!又有人要艳遇了”。“怎么做代班长还会有艳遇?”高尚好奇地问道。没等贾强回答,周炜抢着说:“才入学时,我们可仰慕代班长啦!不是吗?”看看高尚又接着说:“当时郝登峰是我班代班长,孙萍就是从仰慕开始追他的”。“郝登峰可是咱系的大才子啊!每门功课几近满分”,高尚说。“功课再好不做代班长,孙萍也不认识他啊,不能没接触仅凭学习成绩好就爱上他吧!”周炜说。“那倒是,还要有表现的机会”,高尚应和道。“还需要有表现的舞台,做代班长就是最好的机会、最好的舞台”,周炜又进一步说道。贾强笑呵呵地听着他俩的话,概括似得说道:“那叫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们啊!光想着好事,也不想想怎么才能把新生班级带好”,坐在一旁整理着会议纪要的梁珊开口道。“诶!梁珊,当时你怎么没被代班长‘近水楼台’啊!”,贾强笑嘻嘻地冲梁珊说道。“去!去!没正行,温主席,没事,我先走啦!”梁珊冲贾强紧着鼻子又向面带笑容的温健说道。“我没事,你走吧!”温健说。梁珊把桌子上的信纸和钢笔放到抽屉里锁了,“拜拜!”说着便起身走向门口。我看着梁珊的背影,不禁想起王宏亮……王宏亮上学期很沉默,很少再找我玩,几乎从我视野中消失了。贾强大概从梁珊收拾东西的动作中获取了灵感,“我们能不能也利用做代班长的便利做点生意?”。“做生意!做啥生意?”高尚问道。“你想啊!我们才入学的时候,总想弄到带学校字头的信纸,给同学家里写信……”没等贾强说完,高尚便接着说:“还有学校落款的信封”。“是啊!我当时还是从系办老师那儿要的呢!”周炜补充道。“就是啊!说明新生有这种需求”贾强说。“有需求就有市场”,我想起一本书上的话接着说道。“大部分新生没地能弄到”,周炜顿一下又说:“可我们又从哪儿能弄到呢?”“是啊!我们从哪儿能弄到呢!”我也疑惑地看着贾强说。“听李主任说,那些带字头的信封信纸都是校印刷厂生产的”,贾强说。“既然能找到生产的地就有办法”,温健也插言道。“那就是大家都同意我的建议啦!”,贾强说道。“我看可以试试”,温健赞同地说道。“还可以再弄些盆儿、毛巾来卖”,周炜补充道。“可钱呢?钱儿从哪儿来?”我说。“钱好办,等到时候大家凑呗!现在关键是落实货源”,贾强说。温健也默认地点点头,接着说:“这样吧!贾强、周炜,你俩去校印刷厂落实信封、信纸,高尚、刘伟和我去落实脸盆、毛巾的进货渠道,回头再碰头,研究下一步怎么办”。就这样,我们便分头去落实……那个年代,做生意谈赚钱心底总有种不够高尚的情结,尤其在自命清高的大学生里。我们算是学生中的另类,但还没财迷心窍,更多时候是“感觉好玩”的心理在作祟。

    温健个头不高,戴副眼镜,走起路来脚儿落地有声,象他的名字一样稳健。他家在春城,隔壁据说就是省委书记的家……我曾站在他家阳台上好奇地遥望……一处普通院落,相传解放前这座城市的最高行政长官也在那儿住过,白灰色的二层小楼,院子里生长着几棵银杏树,挺拔的身躯,头儿高高地伸向天空,金黄的叶子偶尔随风飘落,很少见人出入,以人幽静神秘的感觉。温健的父母都在省委工作,我们在春城寻找脸盆、毛巾的生产厂家便容易得多了。一天,我和高尚坐着温健不知从哪儿借来的汽车去毛巾厂和脸盆厂拉了货……红红的一摞摞脸盆还有五颜六色的一垛垛毛巾被放在学生会里。贾强和周炜也和校办工厂联系好,邀我们到学生会碰头。贾强进门看到脸盆毛巾,笑嘻嘻地说:“还是你们厉害,货都弄到手啦!校办工厂可以给我们货……”顿一下,他边用手做了个捻钱动作边说:“只是需要money  ”。 “我们可以分批分期地进,有500元够了吧!”我说。“差不多吧!”贾强回答。“进脸盆和毛巾用了750块钱,这样总共需要1250块,我们凑一下吧!”我用征询的目光看着他们说道。“那750块,就算我出的吧!你们再凑500块进信封信纸吧!”温健说。“这样不好吧!”我忙说道。“没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没钱,我家在这,好些”,温健又说。“那就算我们哥四个借你的吧”,贾强忙接过话茬说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客气道。“你们就别客气啦!就这样吧!”温健最后说道。那时,我算学生堆里的富户,一个月也不过花费150元。大部分同学每月伙食费也不过一百元,一千多块对于我们确实是个大数目,若没有温健提供的便利与资金支持,我们的生意真难以成行,最起码规模要压缩。

    学校大门的上方扯着红布条幅,“欢迎你!未来的工程师!”,白纸剪成的九个字和两个感叹号被我们用大头针别在上面,秋风里微微抖动。教学楼前小广场上,各系打着条幅,条幅下面摆着桌椅,系里老师、新生班班主任、代班长还有学生会干部都忙碌着……接站的大巴车又一次开进校门,伴着大巴车门的开启,便有人喊道,“环工系这边”,“建筑系这边”,“建工系这边”……一张张稚嫩的陌生面孔映入我们眼帘,聚集在各系的大旗下。代班长们手拿着名单,认领着本班学生,像商场里的导购一样领引着他们办理手续……最后再把他们领到寝室,他们各自的床铺前。贾强、高尚、周炜和是第一次做代班长,总想着做好工作给新生留下好印象,哪还顾得上学生会里的脸盆、毛巾还有信纸信封,即便偶尔想起,看到新生仰慕的眼神,又撂不开脸了。一天下来,我们的货物几乎没动。

    旁晚时分,我独自看着成摞的脸盆、成捆的信纸、信封和毛巾,正琢磨着如何向新生推销……李主任推门进来,看到那些东西,诧异地问:“哪来的这些东西?”我不好意思地回答:“温健、我还有高尚、周炜和贾强想做点小生意”。 李主任口中“哦!哦! ”道,猛然又问:“怎么没见你们设卖点?”。“设卖点?”我疑惑地重复道。“就是摆出去啊!”李主任笑呵呵地解释道。“我们都是学生干部,怕影响不好,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也是方便新生嘛!”听李主任这样说,我顿感浑身轻松。“这样吧!你们设个卖点,就在新生签到桌子旁,需要这些用品的,就引领他们买,我再和各代班长说一下”, 李主任说着又想起什么似转换话题说:“哦!八点钟,学生会成员和各班班长到系办开会,你通知下”, 说着便转身走出学生会办公室,我连忙激动地说:“好的,好的”……有了李主任的理解与支持,我们的脸盆、毛巾还有信纸信封很快便销售殆尽了。

    我们是第一次做生意,居然一不小心还做了“官倒”,不免有些得意。“学潮”时,我们对“官倒” 深恶痛绝,可是,轮到自己时总能找到各种理由,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甚至还要沾沾自喜……这就是人性的弱点。还好,我们的行为并没受诟于新同学,大概得益于恰到好处,一方面质量好价格公道,另一方面满足了新生的需求。虽有收益,我们并不贪婪……事后盘点,有两千六百元进账……如何分配,又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