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小说】《青涩》连载(2) 当上了副班长  

2014-05-06 00:00:40|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后开始上课,除英语因分一级与预备级而和邻班同学交叉上课,其它课象高中一样,固定教室固定同学固定课程表固定老师,每堂课50分钟,没一点我想象的大学影子。象王忠南说的那样,专科牌子中学管理模式。我班教室和系办公室对门,上午两节课后的休息时间,系办便人头攒动……好奇地向里张望,也不晓得那些人去干啥,直到王宏亮喊我去系办……

    前一天下午,我正在教室看书,听到有人叫“刘伟”,抬头看到刘老师站在门口,我疑惑的眼神和刘老师巡视的目光相遇……“你来一下”,我连忙放下书奔向门口,跟在他身后从二楼上三楼,踏过二十个台阶,直觉告诉我该不是坏事。走进刘老师办公室,他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示意我坐在他旁边沙发上。刘老师办公室有四张办公桌,分两组相对摆放。应该有四人在那儿办公,进门斜对角那张桌子前坐着位女士低头翻阅着报纸,后来我知道她是校团委书记,还有两张办公桌前的椅子没坐人,主人大概出去办事了。刘老师座椅侧面正对一组沙发和茶几,沙发茶几正对面靠墙立着一组文件橱,沙发茶几右边不到一米远便是进门刘老师翻了翻桌上的纸张,扭过身问我,中学时做过班干部吗?做过我回答道。干过班长吗?没有”。我看到他茶色镜片后的眼睛,板着红里透黑方脸……他注视着我,眉宇间若有所思,停了一下儿,又问道,给你个班级,能带吗?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才恰当,便吞吞吐吐地说道,“没干过,也不知道能否干好”“李忠杰不是班级负责人吗?”“应该可以吧!”你先回去吧!……

    军训时期,刘老师指定李忠杰负责。李忠杰个头不高身体略胖,一双小眼睛白眼珠多于黑眼珠,圆鼓鼓的腮帮并不光滑,整个人以人敦实猥琐之感。学校的组织传统是这样的,新生班长最初由对应班班长代理,代班长和班主任共同商定班级负责人,等到第二学期开学时再搞民主选举。

        那天晚上开班会时,刘老师先讲到军训期间出现的问题,又强调一番学校规定……同学们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概少有人注视讲台上讲话的刘老师,便以刘老师冷漠之感,或许令刘老师自尊神经遭受伤害,又巧遇某种情绪助力,年轻的刘老师轻率地甩出一句,“专科生就是不如本科生……台下的同学依旧,仿佛一块石头掉到深水里,只听到“噗通”一声却没激起浪花。有时,不满情绪当下并无知觉,只会积蓄,尤其在地位悬殊时……最后,刘老师公布班委名单。班长李忠杰,我被封为副班长,贾炳武当学习委员,重庆人叶晓一做员,浓眉大眼的丛琳是生活委员……“十一”前我那种瞬间感觉得到应验,人的感觉有时真比推理还准确。

    回到寝室,老六张晓艺愤愤地说:“刘国辉这人真不行,专科生咋了?怎么就比本科生差?”。“就是嘛!”老五赵普亮应和道。“我看他刘国辉才素质差呢!”,老四赵大华瞪着白眼珠嚷着。“赵四,你嚷嚷啥呢!老远就听见你吼”,老二胡中华提着暖瓶走进门。“我说他刘国辉”,赵大华继续嚷着。“当心有人告诉刘老师”,老二笑着说。“我才不怕呢!”赵大华吵嚷道……“咱寝室应庆贺,出两班委”,老二笑呵呵地看着我和老三。老三忸怩地说:“谁知怎么就让我做学习委员?”“老三恭喜你,还有老大,老三你就别不好意思啦!”赵四笑眯眯看着我和老三说道。“赵四这就对了”,老二笑呵呵对老四说完,面向我说道,“老大,行啊!副班长,以后还得多多关照!”我说:“什么班委不班委的,咱们都是弟兄”。老五在一旁呡了口山西老陈醋说:“该关照还是要关照儿!”……六个人说笑着便到了熄灯时间,我说:“熄灯了,外面有检查的,都别说话了,要扣分的”。一会儿,我们便进入梦乡。

        既做副班长就有副班长的风光,顿感自己脱颖而出,和系里老师接触多,也认识些别班同学,便感觉比普通同学知道的事更多。系里每周搞评比,一块黑板展现上周各班得分。到月底根据周评裁定出优秀班级,优秀班级获得一面流动红旗,全班免费看场电影。小小的奖励激发着班主任和班干部无限的工作热情?其实,荣誉比物质更具魔力。系办老师牵头与学生会成员组成联合检查组每天检查各班早操和晚自习出勤人数,每周不定时检查各班教室及寝室卫生检查结果分明别类汇总到那块班级评比板上。谁给班级扣分便要记到谁名下,作为期末评定学生操行分依据,落实到人副班长的职责这就是课间休息时系办人头攒动的原因,王宏亮叫我去系办履行副班长职责。

    大个子王宏亮做了隔壁班班长,课间休息时照例也要去系办看看。我和王宏亮已成朋友,经常在一起玩。摆脱了高考压力,又远离家,年轻的心更容易交融。王宏亮比我大一岁,我屋老六同乡,也是甘肃天水人,讲话带点鼻音,西北人特有的红脸膛,双眼皮下的两透着帅小伙风采。王宏亮抽烟,看他抽烟的样子更像男子汉,我也学着抽......周末晚饭后,王宏亮常邀我喊上他班几个女老乡一块去看电影......星期天,还常常相约一起去公园......一来二去,我也爱屋及乌地和她们熟识了。周艳长圆圆娃娃脸,黑黑的大眼睛,短发齐眉刘海身材矮小,像个惹人喜爱的活泼娃娃。王倩面色白皙喜欢笑,仿佛从没遇到过愁事。梁珊矮鼻梁上一双娇俏的眼睛,笑容里透着精明强干。张晓艺很少参加我们的活动,慢慢被冷落了……

    一天下午,我向刘老师汇报完工作正准备走......“听说你爱去水班玩”,听刘老师这样问,我惊讶地“哦!”了声,紧接着说:“我和它班班长是好朋友”。咱班同学要多交流”,我忙说“是”。“做班干部要有群众基础”,“是”, 我应和道。“刘老师,没别的事,我先回了?”“哦!还有件事,十二月初学校办艺术节,了解下,看班上谁有文艺特长”,“好!那我先回了”见刘老师摆摆手,我便走向门口......

    我和王宏亮说艺术节的事,“艺术节?咋没听我班老师说过?”王宏亮眨着眼睛惊奇地说。“大概刘老师在团委,是筹办方要早着手吧!”“或许”,王宏亮似乎想起什么,猛然说道,“艺术节,我俩说相声吧!”“说相声!?”王宏亮笑呵呵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有说相声的经历,“我可从没台,能行吗?”“没事,有我呢!”王宏亮安稳我说。接下来的几天,好奇的冲动不断地驱赶着我内心深处的胆怯,又有王宏亮在旁再三怂恿......一天,我终于鼓足勇气向刘老师说出这个想法刘老师笑着说:“可以啊!”,“可是,可是我从没登台表演过”,“没事,我们又不是专业演出”,刘老师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一定要找个好素材,贴近校园生活的”,“哦!抽空,你带王宏亮到我这来下”......

    我和王宏亮走进刘老师办公室,刘老师上下打量一番王宏亮,又问了问他说相声的历史......指着桌上一叠纸说道,“这是师大文艺演出时用过的段子,演出效果很好!你们就用这个吧!不过,要修改,结合咱校实际情况修改”。“明白,明白”,王宏亮连声说道。这样,刘老师王宏亮和我组成相声《校园浪漫曲》修改编排组。

    年轻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充满激情。那些日子,准备相声演出几乎成了王宏亮生活的全部,无论上还是课余。我算个伪道士,应和着王宏亮,且没耽误学习以及班上的事......

    一个周六晚饭后,我用从刘老师那儿借来的钥匙打开校学生会的门。近三十平米的房间里有些凌乱,四张办公桌分成相对着的两组,依此横在门的正前方。几张海报纸被随意丢在桌上,旁边的水彩盒里已干涸留下黄红蓝紫颜色,一支绘画笔躺在彩盒旁边,两组橱子整齐地靠在墙角......我来到窗前,越过院墙外马路和白桦树的尖看到“贵妇人”二层小楼的红屋顶。“砰砰”,“请进!”。王宏亮探进头,推开门领着梁珊、周艳、王倩走进来。大家落座后,便开始讨论《校园浪漫曲》......“我觉得吧”,周艳眨着大眼睛说,“王班长应该准备块湿手绢,上台做擦泪动作后,就、就......”。“就拧”梁珊接过话茬说。“手绢要含水量大,要拧得台下的人能看到往下滴答水”,周艳抢过话儿接着说。“这样一定能引得观众笑”,梁珊说出了周艳的设计效果。“是啊!这样一开场就会有笑声,我咋没想到呢!还是我们周姑娘聪明”,王宏亮拍着脑门说,嘴上夸奖着周艳,眼睛却瞟在梁珊脸上“之后,我再说,老兄怎么了?”,我背道第一句台词。“哼哼!失恋了”,王宏亮扮哭状接着说。“我把那首失恋诗修改完了”,说着从兜里掏出张纸,清清嗓子读到:“生活啊!生活是什么?生活是颠簸在浪涛的一叶小舟。生活啊!生活是什么?生活是马拉多纳脚下的足球。生活啊!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洗衣盆里的肥皂泡”王宏亮笑呵呵听我读完,拍了下我肩膀说:“刘伟!行啊!有你的。好,太好啦!”。“砰砰”有人敲门“进”我随口说道。门开了,一位穿着列宁式小翻领褪色蓝上衣的男同学笑呵呵地站在门口向屋里张望着,“是刘老师班上的”,大概看到了我便这样说道。我门口边说,“是郝部长啊!快进来啊!”。“不,不,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了”,郝部长说道。“你才是这儿的主人,我们是借用,别耽误你的事”,我客气道。“我没事,别客气!”郝部长忙说。“没事,也来参与参与吧!我们改相声段子”。或许他本来也没什么事,或好奇......郝部长走进屋。“这是校学生会学习部郝登峰部长,咱系的学习尖子,大才子”,我向王宏亮他们介绍道。王宏亮听了,忙把稿子递给郝登峰,笑嘻嘻地说:“还望郝部长多多指点!”......郝登峰看了遍稿子,笑呵呵地说:“不错,不错,建议你们把从女生宿舍楼下走过改成从四舍楼下走过这样更贴近现实生活”。“那不是从我们宿舍楼下走过了!”,爱笑的王倩说道。“那高跟鞋不是从我们宿舍楼上掉下去啦!别是我们寝室”,周艳调皮地补充道。“从你们寝室掉下去,不好吗?”,登峰笑眯眯地冲周艳说道。不等周艳说话,王倩笑呵呵说:“那我们寝室不出名啦!”。“太好了,就从你们寝室掉下去,这样更真实”,王宏亮兴奋地说道。“王班长,你希望梁珊姐的皮鞋砸到脑袋上吧!”,周艳的话惹得大家都笑了......梁珊不好意思地笑着低下头,避开大家的目光。王宏亮转移话题说:“郝部长,不愧为我们系大才子”......就这样,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到很晚。

    当上了副班长,又参与了学校艺术节活动,感觉自己的生活越发充实,整天忙得不亦乐乎。还好,我还没忘记功课,毕竟,学习才是学生的主业。王宏亮却玩过了,完全把功课丢到脑后,便演绎了现实生活版的“校园浪漫曲”......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