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小说】《青涩》连载(5)朦胧的情感  

2014-05-09 08:15:12|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女怀春少男钟情,无可厚非,尤其在大学校园,更是寻常事。爱情没谁能说得清楚,倘若有人能象数学那般推理大概就不是爱情了。情感萌芽甜蜜并着杂味,激情并着笨拙,憧憬并着迷茫,美好并着失落……朦朦胧胧的,只是一种感觉。王宏亮和梁珊象两只小船儿,被搁置在沙滩上,没能超越这种感觉,依然是同学加老乡关系。郁闷也好惋惜也罢,随着时间的逝去,都化作了大大的无缘感叹号。

    每逢新生入学总有同学认老乡,新同学间要认老乡,老生还会主动找上门来认。或许,在找一份乡情,在寻一种照应,在觅一个依托……大概就是中国人独有的乡土观念吧。一些省份有同乡会,至少每年新生入学后要搞一次联谊活动的。这样,可以让初离故土的同乡减轻点想家的情愫,刚到学校的同乡尽快熟悉环境……诚然,倘能发现心仪的男生或女生,就更好了。那个年代,学生还包分配,今天的老乡同学就可能是明天的同事,即便不在同一个单位,也在同一省的本系统,会是一辈子的相识。这也使得认老乡的意义更上一层楼。

    吉林省籍学大概因学校在本乡本土没必要吧,或许太多了,便很少有人认老乡,更没同乡会这样的组织,老乡相识反成了一种机缘。一个偶然机会,我认识了老乡洪丽。她站在教学楼的走廊里,高个儿长圆脸,大眼睛高鼻梁,脸庞白皙,笑呵呵地和我说着话……之后,每每遇见她,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冲我笑,便怦然心动,随后,又情不自禁想起歌曲《我一见你就笑》……约她出来,约会需要理由,想来想去,总觉得理由不够充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只好摇摇头傻笑笑……其实,人的行为有些时候并不需要理由。

    一个周六的傍晚,我跑到洪丽班教室门口,徘徊在楼道里,终于鼓足勇气门拉开一道缝,探进头去喊了声“洪丽”……洪丽抬头看是我,离开座位,微笑着向门口走来……“你找我?”她走出教室倚上房门微笑着问我“你,你吃饭了吗?”真不争气,怎么会语吃呢,我心里埋怨着自己“吃完了呀!”“哦!你没事,在看书呢呀?”语无伦次地问“是啊!看书呢!”她奇怪地看着我“方,方便出去走走吗?”终于抛出了这句话,如释重负,期待着她的回答……她腼腆地点点头,一股莫名的劲儿即刻涌遍我全身。不过,当我们眼神相碰的瞬间我的视线还是猥琐地逃开了。原来的种种臆想都是徒劳,业已化作万屡欣喜的霞光……我俩并肩走出教学楼,走出校园……默默地,谁也没说话,仿佛不相识又像才相识。

    春城的深秋,白天还暖洋洋的太阳刚刚西沉空气中便弥漫了寒意,天公尚未变脸,风儿依然徐徐……偶尔有几片树叶儿飘落,金黄的颜色点缀了灰白色的马路……在街道上,我和洪丽漫无目的地走着……她微低着头我心潮起伏……“这儿的生活,还适应吧!”我没话找话地问道她微笑着点点头……“你班有多少人?”43个吧!”她想了一下回答道“你班呢?”“我班40人”……我们又无话可说了,一阵沉默空气像凝固了,却能听到风儿吹动树叶的飒飒声……不知不觉,我们走了好远的路“时间不早啦!我们回去吧?”她说。“好!好!”我傻傻地应和道“起风了”,她说。“哦!你冷不?”我注意到她只穿了件绛紫色毛衣。“有点,还好!刚才出来时,忘穿外罩了”。“哦”,猛然醒悟到什么连忙边脱下外衣边说道,“披上我的吧!别冻着!”。我随手把外衣披在她肩上,她笑笑,没说什么。就这样,她披着我的外衣,又走了好远的路……“谢谢你的外罩”,分别时她微笑着说道。朦朦胧胧的,一次青涩的约会,萌动着爱情的火花,待到升华,那是一年后的事了……

    回到班级教室,我见贵阳女孩张婵坐在课桌前翻着书,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没出去玩啊!”我问张婵。她没理我,抬头看看我,像要从我脸上寻找什么东西似的,蹙着眉自言自语道:“他怎么就不理我呢”……“谁不理你啦”,我问。“还有谁啊!杨帆呗”,“你真的喜欢杨帆……一次,我在整理才收上来的同学照片,张婵见了,从中找出杨帆的,和我说:“我就是喜欢他” 。我惊讶地看着她,被她的大胆直白惊得无语……“当然啦”,张婵的话儿把我从记忆中拉出来,见她眨着大眼睛,一副真诚的模样,“那就去追啊”,我鼓动道。“可他不理我,他喜欢赵娜”,张婵丧气地说。“他喜欢赵娜?”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地重复道,顿时提了精神。班上只有四个女生,尚如此热闹,呵呵,我咋没注意到呢!那个杨帆,两个月来我几乎没和他说过话,一个来自河北农村的老实巴交的男生,中等身材,四方脸膛,双眼皮大眼睛又扯进来个赵娜,一个来自河南的高个子女生,一副朴实的模样……“刘班长,你去追赵娜吧”,听到张婵的话儿,我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张婵,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见我板起脸来,“算啦!算啦!算我什么都没说,还不行嘛”,张婵悻悻地说。“你自己坐那儿想折吧!我回寝室啦!拜拜!”说完我便离开了教室……

    “老大,今晚和你一块出去那妞是谁啊?”赵大华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说。“老四,你看到了?”我惊奇地问。“那可不,老大,你太专注啦!我从你身旁走过,都没看到我”,赵大华笑嘻嘻地说。“是吗?我怎么没看到呢”。赵大华又追问道:“快说是谁啊?我看那妞怪俊呢”。“我一个老乡,一个普通老乡”。“又是一个普通老乡,上回我问老二,老二也这样说”,赵大华呵呵着喝了口水,接着追问:“我看你们在谈恋爱,唉!我咋就没个‘普通老乡’呢……老六张晓艺接过话茬说:“老四,你看你那傻样,还抱怨”……接着挺胸昂头冲赵大华说道,“老四记住,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你们说啥呢”,老三贾炳武走进门来。“老三,你还暗恋老五那老乡呢”,赵大华转脸对贾炳武说道。“老四,你说啥呢!说啥呢”,贾炳武笑着忸怩地说。“好像谁不知道似得,每天夜里用手电桶照着给人家写情书”,赵大华揭发道。“不是我老乡儿,是我老乡的同学儿”,老五赵普亮边呡着山西老陈醋边解说道,向贾炳武笑嘻嘻地说,“老三,可惜儿!我那老乡的同学还不知道你是哪个儿”。见老二胡中华走进来,赵大华说:“老二,看你那兴奋样,准又和你老乡杜丽约会去了”。“赵四别瞎说,俺们可是纯洁的老乡关系哦”,胡中华回击赵大华说。“拉倒吧!鬼才相信呢”,赵大华说着,肩上搭了毛巾端起脸盆走出屋去……“我看老四今天发情了,呵呵,见谁说谁呢!呵呵”,张晓艺冲屋里的人说。寝室里,大家忙着准备就寝……

    一个学期就这样新奇伴着熟悉的过程去了。考完试,同学们便忙着放寒假回家了。还是接我们来校园的那辆大客车,又要载着我们去火车站……待到春暖花开,再来演绎青春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