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再别康桥》与垃圾  

2015-12-24 08:11:08|  分类: 这个世界会好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千年来,人吃地里长出来的五谷杂粮,饮自然界的水,穿蝉丝或棉花制作的衣服,住利用石块、泥土或木材盖的房子,以牲畜代步,借风势航行,死后托体同山阿,又回归到大自然怀抱,能称作垃圾的东西大抵只有人体排泄物,即便这些东西,也作了田地的肥料。写到这儿,我不禁想起徐志摩的那首《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抛开狭隘的人物情愫,放大到人与自然中来理解这诗。过去的千百年,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正是这个样子:轻轻的来,悄悄的去,不带走一片云彩,“金柳”、“新娘”、“艳影” 荡漾人心头,这是人生命的体验,人如“一条水草”去“寻梦”,“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却又“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近二百年来,人类大概自认为已长大,不甘在做“一条水草”,不但“放歌”,且要引吭高歌,亢奋地挥舞衣袖,不止带走了“云彩”,还引来驱之不尽的霾,制造了摆脱不掉的垃圾。垃圾从哪儿来,有人会说随人消费而来,这话儿也对也不对,人类在地球上生存了上千年,从未见留下过这么多垃圾。垃圾从哪儿来,我说来自工厂制造,伴商品而来。

    现代人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离不开商品,商品几乎等于垃圾,用过的是,没用过的也可能即是的,尤其在这网购电商时代。当下人们可以说被商品包围着,也将要被随商品而来的垃圾淹没了。且不说制造过程中污染了环境,但说包装及商品用过即成垃圾,无法再回归于自然。人类真勤劳,一边从自然界攫取着,赖技术制造出商品;一边为成了垃圾的商品包围着,几乎透不过气来。譬如:建筑掏空了山体灰岩,挖尽了河底砂石,富丽堂皇过后便成了垃圾,大自然无法再容纳的垃圾,总不似过去的土泥屋,废弃了遂是一抛黄土。汽车、家用电器、卫生洁具还有各种华丽装饰材料,这些现代化文明人用品的象征,又有哪一样不来自工厂制造,又有哪一样不最终成了自然容纳不了的垃圾。

    徐志摩的诗很美,诗里没一样东西是人制造的商品,也不会成为令人厌恶的垃圾,所以才美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