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高谈阔论  

2015-03-21 12:19:28|  分类: 社会结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之前的中国,应该都算作古代社会。我是这样认为的,可能历史学家不大认同,那是他们的事儿。我这样说,是因为那些历史都符合传统中国社会的秩序逻辑。传统中国社会虽然每过二三百年也要改朝换代,但本质的东西从未改变,所以才会绵延不绝上千年。据我这么理解,从隋文帝杨坚推行“科举制”便开始了,绝非封建地主阶级为统治阶级,而是人尽所能地构筑了稳定社会。要么,怎么会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说法呢。

    西方的“自由、民主”概念舶来之前,中国人是没有这些词汇的,因为这些概念在构筑社会稳定性方面未免太肤浅与苍白。自由只能是相对之自由,是建立在社会有序基础之上的。人无序了,何谈能够形成社会,何谈社会稳定。民主更是无稽之谈,人的能力不同、所处的位置不同,即便给了他“选举权”,也未必能选出真正有治国才能的人来。2002年,荷兰人希丁克带领韩国足球队打进世界杯四强,狂热的韩国人还喊出让希丁克当总统呢。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吗,哈哈!不过,这也说明民主只能是个理想的说辞,即便人人都热衷政治,且能力相当,还有所处位置不同等问题。所以,“自由、民主”对于社会的稳定只是美好的向往,并不实用。

    社会能够形成且稳定,只能是最大限度的把恰当的人放到恰当的位置上,也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还是我们的祖先聪明,只用两句话就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便是“行有余力则学文”和“学而优则仕”。这两句话的背后便是人的社会责任担当由能力来决定,是做啥的材料就去做啥。即便学而未士,还可以退而教书育人,教化芸芸众生,传播仁义礼智信。这样,国家的管理最大程度的由优秀的人来做,且上下一气。鲁迅先生才会这样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愿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诚然,这里学的内容很重要,绝非今天的数理化或英语四六级,一些“术”的东西;而是儒家学说,一些做人的道理以及家国思想。所以,据我这么想,中国古代社会,与其说地主阶级是统治阶级,莫不如说是有治国理念的能人统治更为确切。有人会说,那还有个皇帝呢,其实皇帝也不能过于违背文人士大夫的意志。要么,明朝嘉靖皇帝怎么会为给自己老爸上个封号而和大臣们斗争近二十年呢;要么,没有文人士大夫支持的所谓农民起义都失败了呢,比如清朝的太平天国。皇帝更像今天的英国女皇,是国家的象征,是文人士大夫意志的代表,做过了便要被推翻,否则,就没有改朝换代现象了。我这样说,有人会拿出一大堆理由反驳,那就再退一步讲,孔子及其学说相当于国家的基本大法,皇帝和大臣们只是依大法管理社会的阶段性团队,换句话说,皇帝和士大夫们共治国家。

    上世纪初废除“科举”以来,国人中的优秀分子先丧失了学习儒家学说的动力,又兴起现代学校教育,便把古圣先贤的著作束之高阁了。由现代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没再受到儒家思想的教化,其价值观里很难再富有浓厚的国家民族意识,即便掌握了再高的技能,还不知为谁服务呢。过去皇帝和文人士大夫共治天下,现在呢?文人士大夫阶层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知识阶层,知识阶层的人未必都有灵魂,知识精英们丧失了国家民族这个灵魂,成为受利益驱使的走狗,谁还会为这个国家民族殚精竭虑呢,国家民族的未来又能在哪儿呢。我一介小民,视阈的高度等同于我家院子的篱笆,茶余饭后,斗胆为国忧,信口开河,权作高谈阔论。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