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乙末年祭孔大典  

2015-09-29 21:06:03|  分类: 济宁,这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乙末年祭孔大典 - 智乐 - 智乐博客乙末年祭孔大典,我很荣幸能去观礼,在A1区,杏壇的东南方。今天的杏壇坐落在石台上,石台四角有“龙头”来排水,台沿上嵌立着石栏,青灰色的石栏上以雕刻来点缀,烘托出支撑杏壇双层顶十六根大红圆木柱,木柱分作两组:十二根分别支撑在下层顶的四角,每角三根;另外四根更粗些的支起了上层顶。方形壇顶上扣着黄琉璃瓦,四角很自然地上挑着,角的脊上蹲着瑞兽。上下层顶中间朝南面立着块匾,金黄边深蓝底儿金黄字,那两个金黄字便是“杏壇”了。这曾经是孔子讲学的地儿,那时还没这亭,既然叫杏壇,当年应该有棵杏树吧。土堆上一棵大杏树下,孔子在讲学。我脚下的这块地儿,应是弟子们听课的地儿,子贡子路、冉有、公孙华还有那个“小人哉,樊须也!”,该都席地而坐过的吧。这本圣地,像麦加的大清真寺、释迦穆尼的菩提树下,只怨孔子太伟大也太现实,“以人为本,不语乱神;以德为政,立己立人”,遂令吾等华夏胞民如今却不以为然了。像我这有着一知半解儒学知识的人,也仅是景仰杏壇而已,绝没有如宗教徒般的视其作圣地的,否则,这便不会是观礼A1区了。

    杏壇的正北面是大成殿,祭孔活动主要在那儿举行。我隐约听到《论语》化作童声传来,“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看大屏幕,知道孩子们在孔庙正门外万仞宫墙内诵读呢,祭孔活动算开始了。过了一会儿,一行人沿中轴路从孔庙的正门方向走了过来,前面的还算衣冠整齐步履凝重,后面的便有些太随便了,和“庄重” 不大搭边的。儒家最讲“礼”的,不知孔子若见这帮不肖子孙会作何感慨呢,大概也只好无奈地说:礼崩乐坏,世风不古。这已经不错了,近些年来别管出于何种目的,还搞个祭孔仪式。倘在四十几年前,别说祭孔了,“批林批孔”是最时髦的口号,孔子的墓都被掘地三尺的,孔庙内历代皇帝祭孔时所立的碑刻也被拉倒,遭到了破坏,至今朱元璋所立的祭孔碑上还有裂纹并着个简写的“”字呢,据说当时得到周恩来的特批,才幸免于难的

    一位副省长在读祭文,祭文中这样写道:

    为此乙未仲秋,公历2015928日,乃至圣先师孔子二千五百六十六年诞辰,吾等华夏胞民,谨具鲜卉果蔬,佾舞雅乐,肃祭圣师,恭献此文。

    圣师孔子,生于无道之世,力倡雅颂之声。承尧舜禹汤文武之余绪,集礼乐射御书数之大成,设帐授徒,创立儒宗,开百代之圣教,化万民于春风。

    圣师之教,垂范至今。以人为本,不语乱神;以德为政,立己立人。兴学杏壇,有教无类;文行忠信,约礼博文。三千弟子,传道四海;泽披天下,十步芳邻。乐群贵和,行己有耻;修齐治平,遍惠仁伦。洵为万世之师表,五洲之圣哲,凝华夏之魂魄,涌文明之朝暾 

    近世以降,西风东凌。圣师之言犹在,而或成腐儒之虚饰,或遭伪士之凶讦。然礼失诸庙堂,犹可求诸四野,况志士仁人迭起,力挽神州陆沉。圣贤之道,潜而复苏,忠恕之义,普世皆钦。今日华夏,病夫之名已去,而全盛之日未临,诚宜秉承圣训,固本培根,崇德以筑中国梦,旧命而维天下新。乐宾朋自四海,绘丹青馈于子孙。幸我九州通力,朝野一心,华夏之洪舟,正扬帆破浪而进。谨以此告,先师圣灵。伏惟尚飨,日升月恒!

    【原创】乙末年祭孔大典 - 智乐 - 智乐博客随着一声浓重的曲阜口音拉长了声调的:起乐、起舞,大成殿前小广场上,东西两队舞者着古装翩翩起舞,人们开始敬献花篮,一拨人敬献完,又响起那浓重的曲阜口音拉长了声调的:乐止,舞止。我想:这前后两声应是传承了古风吧,可以想象:古代祭孔没有扩音设备,只能靠人来高声大喊。这儿有点像电视剧中金銮殿上向外传话的情形。今天,这声音终于又回响在孔庙的上空,回旋在曲阜的上空,回绕在神州大地的上空了。

    人们敬献完花篮,最后一项:全场向大成殿方向三鞠躬。这也是我参加祭孔活动中的唯一的“礼拜”行为。离开孔庙前,我又去碑林那儿转了一圈儿,驻足成化碑前,这样一段文字跃然眼底:

    【原创】乙末年祭孔大典 - 智乐 - 智乐博客朕惟孔子之道,天下一日不可无焉。何也?有孔子之道,则纲常正而伦理明,万物各得其所;不然,则异端横起,邪说纷作。纲常何自而正?伦理何自而明?天下万物又岂能各得其所哉?是以生民之休戚系焉,国家之治乱关焉,有天下者,诚不可一日无孔子之道也。

    一语成谶,难道当下不正是“异端横起,邪说纷作”吗,哪儿还讲纲常伦理,哪儿还有各得其所,人人都想平等,各个争自由去了。

    临出孔庙的东侧门,我看到一队身着深灰色中式服装的人,有点像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学生,见他们前面的牌子上写着:曲阜孔子后裔联谊会。这些孔子的后人应该是旁系孔氏子孙,嫡系孔子后人孔德成在台湾,应还健在吧。孔德成先生自去了台湾,即便兴起“孔子国际文化节”以来,政府诚意邀请,从未回来过,大概无法接受被人“挖坟掘墓”的事实吧。

    走出孔庙,我的心忽地变得沉重起来。百余年来,中国人革命革命,似乎有点革过了头,“全盛之日未临”,却先断了自己文化根。谁之过?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