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我小时候过年那些事儿(3)  

2016-01-21 17:27:08|  分类: 我小时候过年那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的时候,我家靠父亲每月54块钱的工资和各种票证生活,母亲精打细算,不但每月能吃顿细粮改善伙食,过年还能多吃几天好吃的,不像有些人家,月初几天顿顿不吃饺子就喝面条,别说积攒下过年的了,常常到月底便断顿,还需向邻家借粮度日的。过年前小镇上唯一的粮所来粮了,母亲便把积攒了一年的细粮都买回来,盘算着一家人过年的伙食,即便馒头米饭吃不到正月初三,也要多吃上几天“一耙煎饼”。 母亲粗粮细作,用摊煎饼替代了蒸窝头或贴大饼子,我家几乎没大吃过窝头或大饼子的。这所谓“一耙煎饼”就是大豆成分多些玉米面相对少点的煎饼,摊完便叠好冻在仓房的木箱里,吃的时候拿来用锅熘一下,软软的,嚼在嘴里很筋道儿,比玉米面含量大的硬煎饼好吃。

    腊月二十三前,母亲摊了“一耙煎饼”,过了小年便开始蒸馒头。那时的馒头真好吃,看着热气腾腾才出锅的大白馒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唾液在嘴里打转转儿,掰一块塞到嘴里,咀嚼着下咽,不需要任何菜肴的。若能吃个糖三角,那就更幸福了。不过,还没母亲炸的油条和丸子好吃。现在馒头油条天天吃,我怎么也觅不得当年的味道,大概因为那时平常吃不到吧。看来在吃上也是“物以稀为贵”的,什么东西天天吃,也会索然无味儿。我小时平日里吃煎饼,过年吃上顿米饭馒头,便感觉口味好极了。人的满足感与幸福感,实质来自一种相对,没苦就无所谓甜,没饥饿便无所谓温饱,没苦难也无所谓幸福。

    到大年腊月二十六、七,家里要烀肉的。秋上天凉的时候,杀了猪,猪肉冻在仓房木箱里。还记得我家仓房里有两个大木箱子,那是天然冰箱。空气中弥漫着烀肉味儿,我贪婪地嗅着,不停地咽着口水,看母亲掀开锅盖,拿根筷子插插没在汩汩热水中的肉。肉煮好了,母亲切上一碗,往小碟里倒些酱油,端给我和哥哥姐姐蘸着酱油吃。那是我记忆中吃过的最好吃的肉,那个年代一年只能这样吃两回,另一回是秋天家里杀猪的时候。

    小时候过年,奶奶和姥姥都从山东老家寄包裹来。快过年了,见邮递员叔叔推自行车走来,便丢下手里玩的“冰猴”, 眼巴巴地祈盼他能站在我家门口,听到那句:老胡家,包裹单。这样,我家过年就有花生和大枣吃了。这两样东西在我小时候的东北都是稀罕物儿,粮店过年最多供应点葵花籽,不会有花生和大枣的。这便是我家有,而邻家没有的了。打开包裹,母亲总要分出一些,再分成一小份一小份,送给邻居的。邻居家有了啥稀罕东西,也会这样分享给我家。平常分享最多的应属饺子,无论邻家还是我家,吃饺子了,总要先盛上一碗送给邻居家。后来,随着物质财富的丰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谁家也不缺啥了,这种邻里间的分享情形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