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青工  

2016-01-24 23:48:38|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写在宪法上的。建国以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人们都渴望进城有份工作,最好能进国企。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生活的矿区搞改革,国有矿办起集体经济的“小煤窑”,有从山东来的农民在那儿作临时工。有一天,我家来了三四个不速之客,和父亲说是山东老家邻庄上的,论起来还和我家沾亲带故,至于绕了多少个弯大抵父亲也搞不清的。其实,他们来我家的目的极其简单,就是想要几身父亲不穿的旧工作服,那种左胸口袋上方印着“舒兰矿务局”字样的。为啥要这样的工作服,后来山东老家来人才揭开其中的秘密。原来是想穿着工作服回老家绕媳妇的,在乡亲面前炫耀说“我是工人了,在国矿上工作”,便会招徕羡慕的目光,大概讨老婆会方便些吧。我不知道那几位用这招是否讨上了媳妇,也不想说这伎俩的不光彩,但要说那时工人阶级确是领导阶级,很有优越感与诱惑力的。

   赶到我参加工作那会儿,已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进工厂当工人还是件令很多人向往的事儿。在国有企业做工是铁饭碗,住在单位的单身宿舍里,若结婚,单位会腾出间宿舍来,之后便是等待单位分房子了。那时还没有商品房,青工不会为买房子犯愁,更不可能背上房贷,虽每月工资不多,可也不比老职工少多少,没那么多物欲刺激却也能安心工作,赚钱还没成青工唯一的工作动力。虽说那时青工讨老婆会受到工作单位的影响,机关事业单位大企业的比我们这中型企业的受人青睐,也没像今天这般动辄拿房子车子说事儿的,结婚没房子再正常不过了,更不可能有想汽车的事儿。可惜好景不长,上世纪末迎来了“砸三铁”,就此我们的企业再也不是“铁饭碗”。企业改制,我昔日的青工伙伴成了私企的雇员,企业主人的元气泄了,“以厂为家”的招牌再也没被拿出来,丢在工会仓库的角落中落寞着。我算幸运,在“下岗潮”来前蹦了出来,去了私企。记得走的时候,还有人为我丢了“铁饭碗”而惋惜,仅仅一年后那企业也成了私企。

   时间老人走到今天,二十一世纪又过去了十五年,倘依我年少时的憧憬,生活当是相当美好的,记得有首歌这样唱道: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说实话,我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感觉,尤其结识了青工小高以来,心情却更加沉重了。

   小高92年生人,今年不过24岁,高个儿,面庞白皙,戴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一个小伙子,几分孩童的稚气尚未退去。小高在工厂做电工,去年按揭买了套住房,每月要还贷两千多块钱,为缓解还贷压力便干起了兼职,晚上在工厂上班白天来大学园工作。这让我想起夏衍的报告文学《包身工》,只不过那是有形的被迫,这是无形的被迫。小高是个勤劳的青工,可这年头即便再勤劳,靠自己的双手也难跨越时代物欲的鸿沟。是谁营造了这样物欲横流的社会氛围,我不知道,反正大家都在这个大染缸中自觉不自觉地扑腾着,谁都难独善其身,青工便更难了。我突然觉得原来生活并非越来越好,却是越来越糟糕的。近日听说小高所在工厂裁员,小高虽没被裁下来,可电工做不成了,去车间焊零部件。这样,上夜班便不可能睡觉了。那天我问小高身体能受得了吗,他笑笑回答道:有时背疼。一个24岁的年轻小伙子会有背疼的感觉,不能不说是过劳了。即便大学园这边再照顾他,这也是份工作啊,总不会有在家睡觉那般心安,再说天天上夜班,谁的身体也吃不消的。这是当下青工的奋斗,似乎过于简单,只是房贷给压的。我真为小高捏把汗,要知道身体是不好透支的。

   宪法上那句话好像还那样写着,其实也不重要了,一切都已时过境迁。无论谁是领导阶级,咱老百姓只想着好活些便是。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