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两位语文老师  

2016-11-17 10:48:39|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教过我的老师中,有两位语文老师记忆颇深,一位赵姓女老师,一位陈姓男老师。依我现在的年龄来看他们当年的年龄,赵老师还没我现在的岁数大,陈老师则比我现在的岁数还要大。赵老师陈老师分别教我初中和高中语文。

    赵老师梳着个“五号头”,一双小眼睛,总笑眯眯的,几乎看不到白眼球。我现在尚记得她的样子。她教过我两年语文,初二与初三。才上初三时,好像刚学了朱德的《母亲的回忆》那篇课文吧,赵老师布置我们写作文,我写了篇回忆我曾祖父的作文,赵老师给我打了个大大的“优”, 并让我在班上读了。赵老师还让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作文大赛,我尚记得当年做完广播操我们站在操场上听作文大赛评定结果的情形,我听到了,听到大广播喇叭里传出了我的名字,获了个奖,几等不记得了。我那时也是个经不住忽悠的主,有点飘飘然,有同学问我:你是怎么样写作文的?我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煞有介事的说了句才学来的话: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呵呵,够不谦虚的了吧。哦!阿Q般的精神胜利有时还是有作用的,尤其对年轻人,现在叫“竖起你的大拇指”鼓励教育法。我忽忽悠悠的居然想写小说,这打算也仅在心底转了一圈儿,没敢说出去,最终还是偃旗息鼓了,呵呵。不过,我还是给自己命题写了好几篇作文,其中两篇现在仍隐约记得:一篇写“83年严打” 前后社会治安变化的,好像题目是“王老汉卖瓜记”吧;另一篇是写大海的。这两篇作文,赵老师都为我批改了,并建议我以后要写自己熟悉的人与事。我写作文的嗜好最初大抵是赵老师给鼓励出来的吧,还令我感觉良好了那么一段时间。不过,这一嗜好终究还是被扼杀了,且深埋在我心底好多年。这就不能不写到陈老师,写到高中学习环境的功利性了。

    陈老师那时已年过半百。他常穿着一件蓝色中山装上衣一条草绿色军裤,以我松垮随意的感觉;“国字型”红脸膛上一双“双眼皮”眼睛,应该蛮大的,眼珠黑白分明。他给我们上课时鼻梁上架着副老花镜,我现在尚记得他站在讲桌后肘拄桌面手拿课本低头读着突然向上翻着眼珠从镜框上面看我们的样子。他读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我总感觉他拉长了的音儿有些夸张。就是这位陈老师,把我从爱作文的梦中给拉了回来,令我现实令我理性令我再无醉意。高中才入学,陈老师布置的第一篇作文题目应该是《当我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吧,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篇作文交上去了,心里还想着能受到表扬呢,结果得了个小小的60分,太伤自尊了,呵呵。我写作文的兴趣一点点被分数与升学的压力给蚕食着,直到心底涌起惊涛骇浪般的自卑而彻底沉寂了下去。作文热情的火苗最后被击灭是那篇写《项链》的读后感吧,我自认为立意独特,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看问题,项链的丢失使女主人翁变成了劳动人民,结果还是被陈老师给打了个小小的60分,呵呵,别胡思乱想了,还是老老实实按老师要求应对高考吧,只有高考被录取弄个学历才是硬道理哦。

    后来赵老师也调到高中教语文了,大概也会变得与陈老师一样了吧。虽说学生的兴趣需要老师来激发,可也要面对现实的骨感不是。

    现在我也年近半百了,老师们都安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