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张老道  

2016-11-23 23:11:57|  分类: 人物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才进厂时,便听说厂里有个“张老道”,“张老道”姓张名震。“老道”是他的绰号,因他的修炼而得;他喜欢别人叫他“老道”,即便是像我这样才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寒冬腊月里,人们都大棉袄二棉裤的穿上了身,又是围脖又是口罩的,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生怕被冻着;而张老道虽说五十多岁了,仍穿着单薄的衣服,一件白衬衫一身西装,逢人爱扯一下裤腿露出一截小腿,以显示自己修炼的成果。张老道头发稀疏,有点自然卷,一根根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显得红脸膛更方正了。“老道”在厂工会工作,管着厂里宣传的事儿,当然,厂里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也少不了他。他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儿,尤其在写挽联的时候,这一技艺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两个人分别拿着白纸条的两端,白纸中间段悬浮在空中,“老道”手拿毛笔蘸足墨汁,一手背在身后,笔端飞舞一挥而就。

  张老道是个传奇人物,听说“文革”时他被“陪毙”过,“陪毙”就是陪着被枪毙的人上法场。据说在那个混乱年代,一个囚室里若有人将被枪毙,同囚室关押的“犯人”都被拉到法场,枪毙谁事先也不告知,弄得“陪毙”的人也如同被枪毙了一回。倘真这样,这倒是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人在有意识感知这个世界之前和死后,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一样的,都无法真切地触摸到。所以,一个人的生与死对这个世界虽是微茫的,可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却不会像他来时那般从容了,尤其在他知道自己将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死去的时候,内心会激起怎样的波澜呢。我难以想象这个戴副金丝边眼镜整天笑呵呵逢人爱显示自己修炼成果的人,会有过这般生死的经历。好奇的年轻的我极想窥视一些他当年的心理,便当面问他;他依然笑呵呵,闭口不答,好像“陪毙”这事儿他没经历过似的,转而和我拉其它的事儿了。

  张老道的家颇有些道家气象,墙上挂着“阴阳鱼”的八卦图,桌上供着太上老君,道家与风水的书籍随处可见,就连他三岁的孙女都能流利地背天干地支。有过那般传奇经历的人相信的东西,应该是笃信的。

  我和张老道很能拉得来,初春一个周末的晚上,他来我住的单身宿舍找我聊天。他说:自己身后时刻站着两个老道为自己护身,一个穿白道袍一个穿着黑道袍。当时宿舍里就我和他两个人,我仔细看了又看,啥也没看到,在昏暗的灯光中禁不住感到瘆呼啦的。那夜宿舍里就我一个人住,稀疏斑驳的树影在我床前的窗子上晃动,我感到屋子里有种阴森的氤氲,一闭眼就想象张老道身后的黑白老道,弄得我几乎一宿没睡着觉,呵呵。

  张老道有帮道中朋友,也不乏有能掐会算的。我那时并不安分自己的工作,总想着调换工作,便和张老道说找人给我算一卦。四月的一天,张老道喊我去工会,他把一位算卦高手请来了;给我算了一卦,说我七八月份要动。我虽将信将疑,还是走动了我的所有社会关系以寻得动机,结果一丁点希望也没找到。七月末我在我们科订的唯一一份报纸上看到一则招聘启事,我去应聘被录用了。返过头来看,张老道找人给我算那卦还是准的,呵呵。

  二十来年过去了,我离开工厂后,便再见过张老道。现在他也近八十岁了吧,听说他退休后搞了个“周易研究会”。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