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第一场雪  

2016-11-25 17:15:1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我拉开窗帘,昨夜下雪了。

    松树枝头的老绿上顶着零星的白雪,像人头顶上落了棉花,令这老绿的持重有了几分活泛,使人想起圣诞夜里送来礼物的老人。杨树枝条上褐黄与枯黄叶子间又添了雪的白色,这白色是来下“逐叶令”的吧,眼下却点缀了那枯黄与褐黄,给萎蔫的它们提起了几许精神。银杏叶子的金黄,在雪儿来前,是这些天里最亮丽的,这会儿,也沾上了雪的白,有股欲与金黄一比高的劲儿。

    昨天下午,天气阴沉,我站在梧桐树下仰望,枯叶泛着灰白挂在枝条上,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昏昏欲睡的老人,但等一阵冷风吹来,簌簌飘落下来,落在地上落在行人身上落在我的脸上……透过枝条枯叶的缝隙,天空中一片灰白,像忧郁人的脸。

    昨天天公的阴郁蕴育着,蕴育着,蕴育出昨夜的雪来。我觉得天公并未尽兴,今晨尚未清朗起来,依旧灰白着脸。还在酝酿吗?酝酿出更大的雪,把这个世界银装素裹起来,让它寻回冬天的模样。是啊!冬天了,冬天就得有冬天的样子,就像男人便应有男人的阳刚女人便应有女人的阴柔一般。这雪的神笔是不能停下来的,降过这第一场,还会有更大的敢叫这世界变了颜色的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