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走进南京  

2016-12-10 11:06:00|  分类: 南京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第一次坐火车穿过这桥时的激动,还记得第一次开车从这桥上驶过时的兴奋,毕竟南京长江大桥,在我咿呀学语时便从画片上看到的,藏在心底好多年,总有些情结在里面。二十多年来,不知有多少次我坐火车穿过这桥,不知有多少回我开车驶过这桥,次数多了也便有些木然,忘记了心底那份情结,连同这大桥名字中的城市也似乎熟悉了。途经南京时我在这儿吃过饭,有一次还在玄武湖畔逗留且照相留念,南京我算去过,可不曾游玩。专程去南京,这回还是第一次。

    从南京南站下了高铁,沿步行梯下到地下一层;好大的一片场地,路标上的箭头指向各处出口,与北京南站相似;不过我不知道,是北京南站客流过密还是这儿的面积过大,这儿显得有些旷。依路标走出场地,来到地铁站月台上,一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虽未断,却以我一种冷清之感,大抵头脑中储存的车站人流涌动的情形太多了吧。地铁车门开了,三四个人走下来四五个人走上去,车内尚有空着的座位。地铁开动了,有五六个人站在那儿,或在车厢中部一手握着抓手,或站在门边靠在车体上低头看着手机,这地铁真好:宽敞啊!不像北京的,人挤人人挨人,整车厢人成了一个肉坨,呵呵。这趟地铁是三号线,我看路线图的两端写着“秣周东路”和“林场”, 这个“秣”令我懵了一下,哦!应是“厉兵秣马”的“秣”, 第二天在博物馆又我看到了这个字儿,才知道这字儿为啥出现在这儿的地名中。

    经过二十来分钟的地下穿行,在一个叫常府街的地方,我们下了车。走出地铁站,天色已暗淡下来,路灯散着橘黄色的光,散落在梧桐树灰白色的蜷缩着的叶子上,散落到地上变成了灰白的一片,分不清是尘土还是水泥马路的灰白了,以人不大干净之感。几块黄色的塑料隔离板竖在马路边上,从那儿传出来修路机械的轰鸣声,很快便淹没在车流的噪声里,共同奏着马路上的嘈杂。临街店铺的霓虹灯广告牌发散着杂乱的光,矮处的横着高处的竖着。走在这样的街道上,若不提醒自己,大概没人会意识到这是南京街头吧,和国内的任何一座城市的街头一样,人流车流的嘈杂伴着霓虹灯的闪烁,一同塞进了这钢筋水土的世界。倘在此时找出些差异,仅剩下人对气温的感知了吧。这儿虽不温暖如春,却也不似济宁那般冷得刚烈。

    郑和广场这块绿地,姑且令我们偏离了点街头的喧嚣。在那儿,与迎接我们的人碰了面。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