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一个牛人  

2016-12-03 21:51:10|  分类: 梁漱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纵观民国那段历史,有这样一个人,他与当时的各界名人几乎都有交往,无论领袖级的蒋介石、毛泽东,还是军阀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冯玉祥、韩复渠……还是文化界的蔡元培、胡适、李大钊、陈独秀、张伯苓……蒋介石托人捎口信给他,要他来见,他不情愿去;在延安他与毛泽东促膝彻夜长谈,解放初期毛泽东经常派车接他到中南海聊天,在会议上他与毛争吵过……这个人1988年在北京寿终正寝,享年94岁,正合了算命先生之算数,他便是梁漱溟。他虽作过北大教授,也不过是一介文人,何来如此铮铮之底气呢?我等俗人真的难于理解。根据他口述写成的《这个世界会好吗?》一书中,我苦苦探寻。摘来这样三段他的话儿,或许能略寻见其端倪。

    两种执,我执,一种叫“分别我执”,“分别执”;一种叫“俱生执”,“俱生我执”。“俱生我执”就是与生俱来的,就是不等到分别就有。“俱生我执”很深,很稳---隐藏的“隐”,“分别我执”就浅。最深的也就是最有力量的我执啊,是我们生命、生活的根本。通常在活动中、生活中,都有一个“分别我执”在那儿活动。可是假定我们睡眠,最好的、最深的睡眠,一点儿梦都没有,大脑完全好像没有活动,睡得很深很深了,那个时候,“分别我执”就不显现了,可是“俱生我执”那还是一点也没有减弱,睡得沉的时候是这样。或则我受伤了,从高处摔下来受伤了,好像死了,虽然没有死,跟死差不多了,那个样子的时候也是“分别我执”没有了,可是“俱生我执”依然还在。所以“俱生我执”是很深的,很隐藏的,不大显露的,可是非常有力量。底下我就要说儒家跟佛家的分别了。佛家是要破执,破我执,我记得我在一张纸上写过一次,写过六个字,“起惑造业受苦”,佛家看都是这样,起惑---惑是迷惑了,糊涂了,不够明白了。惑在哪儿呢?你说的惑是指什么说呢?就是指这个,我执,惑就是指“我执”说。“我执”有一个“分别我执”,还有一个更深隐有力量的“俱生我执”,那么这个时候就要说到佛家与儒家的不同了。佛家是要彻底地破执,彻底。它又说破二执,为什么用“二执”呢?就是一方面有“我执”,还有一面跟“我执”对面的“法执”---“法”就是一切的事务。“我执”是一面,对面还有“法执”,佛家就是要破这二执。破二执有时候又叫“断二取”。那么“二取”是什么呢?---“能取”跟“所取”。“能取”“所取”就是一个这边,一个那边,佛家的意思,是断二取,没有“能”,没有“所”,“能”“所”是归在一块的,意思就是没有取的。这是什么?这个就是佛。这个就是一体了,一体就没有二了。佛家的意思就是说,分别就是错误,就是要恢复到一体,复原到一体,宇宙浑然一体,这个就是佛。普通人以为佛是神啊什么,那不对。那么,这个不说。再说儒、佛的异同。照我的说法,我认为是这样,是哪样呢?儒家啊,孔子不破“俱生执”;破了“俱生执”就没有活动了,生命就坐落在“俱生我执”上,有“俱生我执”才有饮食男女的一切活动。这些活动都有“俱生我执”在那里为主了。那么儒家既然不离开人生,它不像佛家小乘佛法要涅槃寂静,要出世,儒家并不要那个样子,儒家就是要在人世间活动。儒家就是要像我们这样做一个完全真的人,它不要作神,它就是跟我们一样,穿衣吃饭,饮食男女,它就是这样。跟我们还不同了---跟我们完全相同的一面,饮食男女、生活、休息、睡觉,这是同的一面---不同在哪里呢?它不要这个(“分别我执”)。“廓然大公,物来顺应”,这八个字是儒家。尽管它穿衣吃饭,一切活动与我们一样,可是它活动中只是“俱生我执”在那里活动,没有“分别我执”。为什么没有“分别我执”?它“廓然大公,物来顺应”。比如我一个亲爱的人死了,我哭,这个还是廓然大公,还是物来顺应。天气很好,我很高兴、愉快,这就是物来顺应。这个时候都没有我,都没有这个“分别我”,可是离不开“俱生我”。因为有这个我,才哭啊,才笑啊,有哭有笑没有妨碍,还是廓然大公,这个是儒家。可是佛家不如此,它超过这个了。比如说,拿一个刀砍了我的身体,我痛,即使孔子他也不会不痛的。但是你如果拿刀去扎佛,没有关系,他没有什么痛苦。孔子有痛苦,佛超过这个,不一样。

    ……“相似相续”不单是说我一岁的时候跟我两岁的时候还是相似相续、三岁的时候相似相续,不单是如此,是说死后也没有完。他说人死后有两种不同:一个是“死此生彼”,大这儿死了,打那儿生出来,“死此生彼”;另一种是,有的人不是这里死、那里生,死了可以延续不去生,最长的可以拖延四十九天,佛教小乘的书里头有这个说法,可以最多延续四十九天不去投生了,这个不是普通的,普通的是“死此生彼”,这里死了,那里马上就生了,那里一个小孩出世了。还有例外,例外的是有特殊修养的人,或者不一定是这一生的修养,可以是过去的修养,可以说是特殊伟大的人,在小乘书里讲到,这种伟大的人他不一定投生,他长期存在。佛典里头有三界---“界”就是世界的“界”---第一个界叫欲界,欲就是有欲望,想要饮食男女,这个都是欲望;第二个是色界---颜色的“色”;第三个是无色界。佛典里这样说,好像不是佛典创立的说法,而是印度好像普遍有这个信仰,普遍地说有这个三界。饮食男女,在欲界才有,到了色界没有了,色界还有男女,没有饮食,没有男女的相交,到了无色界那就是什么都没有。佛典里头有这个说法。

    我要说明啊,算八字的人,有的人高明,有的人不高明,有人算得准,有的人算得不很准,他说的话很难定。过去给我算命的人,有说我活六十几岁的,他写的那个批评我没有存留了,现在存有一篇是算我到七十四的,后来还有算的,算我可以到九十四,说我到九十四的有两个人,都是拿我的八字去算,两个人说我可以活到九十四。我也不晓得对不对,不过还没说得更多的。

    读过梁先生这些话语,我想起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说过:人六十岁以后要为死亡做准备。看来梁先生之牛,绝非我们看得见的有限的那些因素,尚有些“俱生我执”的因由的,用梁先生自己的话说:“人不是就是这一生,人是从很远的流传下来的,他的过去很长、很远。所谓定力,不是别的,就是他的过去,他的背景,他总是要受过去的背景的决定。”

    王阳明讲“知行合一”,便是“俱生我执”与“分别我执”的合一。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当中,分别我执”“俱生我执” 常常脱节,几乎把“俱生我执”彻底给淹没了,也便令人难见其真相。梁先生之牛当是“分别我执”、“俱生我执”与外部环境的完美统一吧。这里有先生的修养与秉持,也有与时势相吻合的天赐良机。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