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清明回老家扫墓  

2016-04-05 22:59:41|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的清明和鬼节,我和父亲都要带上冥纸回老家祭祖。我老家的村子距济宁六七十公里的路程,开车穿汶上县城过去,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昨天又逢清明,我和父亲在董庄路口小卖部买了冥纸驱车奔汶上老家而去。现在的汽车真多,还没走出去多远就堵车了,等了好大一会才出了城。想到汶上城里汽车也少不了,索性走高速吧。从日东拐上济徐高速向北,二十多分钟便抵达了东平的沙河站出口。沙河站在老家胡庙村的东北方向,距胡庙村不很远,父亲说有十里路,我开车感觉不止的,大概因为走的是大路吧。在村西头的小路上,一辆给田地浇水的带个圆罐的汽车占去了路面的一大半,我小心翼翼地才使汽车慢慢的通过。进了村子,看到路上有两个老太太向我们这边张望,有两部轿车停靠在路边上,我知道这两部车子的主人也和我一样是打外地回来祭祖的。村子里很静,道路两旁的墙上才被粉刷过,白白的一长面。路旁那个塌了顶的房屋,四面墙还支撑在那儿。现在这村庄也是水泥的世界了,通往各家的小路上抹了水泥,各家的院子里抹了水泥,偶尔能见到一两棵树,并不茂盛,也没几年树龄,已不像四十年前我第一次回老家时那样,远远望去一片树林,要么是村庄要么是林地了。走进二叔家的小院,正面两间屋,东面一间厨房,厨房南面小院的东南角上依外墙垒了个厕所。屋子里见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用家徒四壁来描述,应该也不算夸张的。

    二叔今年七十,二婶也近七十了。前几年二叔还出外打工的,自打那年在济南的工地上突发脑溢血,才知道自己血压高,不能再出外干活了。二叔二婶有不到两亩地,由村上组织统一租给了外地人种牛蒡,每亩一年给850元的租金。一年下来,二叔和二婶除了出租土地可收入1700元外,还有个政府发的老年人生活补助款,大概有300多块吧。这样,两个人一年的纯收入不过两千元左右,平均一个月还不到两百块钱。若是土地不出租出去,靠土地上打的粮食,最起码两个人吃饭应该没有问题。可土地出租给人家了,靠那1700元钱是买不回来两个人的口粮的。我曾问为啥把地租给别人,淳朴的二婶说:别人家都租出去了,自己家不出租,村上不愿意的。说白了就是村支书不愿意,现在村庄里虽住着的还是本家本族人,可已没有人能像过去的族长那样有操守,甘于为族人分忧且担当了。二婶要去牛蒡地里干活,人家嫌她年纪大了,不用她。二叔吃药要用钱,怎么算计那点收入都是不够的,多亏他们有个女儿日子过得还不错,时常接济他们,才生活得下去的吧。

    二婶和我父亲说起我的大姑奶奶,就是我父亲的亲大姑,今年九十多岁了身体还蛮硬朗的。我爷爷有两个妹妹,我的小时候就听说我的曾祖父“老思想”,把她们都嫁给了地主。这地主成分是解放后给定的,历史的来看,也不能说我曾祖父是“老思想”。诚然,我小的时候不可能这样历史地看问题,总还有些抱怨曾祖父的。解放后划成分,我家是中农,据说那是因为祖上有那么两代人给挥霍掉了些土地。我父亲说他小的时候,他的曾祖父还健在,是58年挨饿的时候给饿死的。我小的时候,我的曾祖父还在我家,老人家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看的全是古书,不愧年轻时作过私塾先生的。不过,那时我并不懂得这些意味着胡家祖上有过怎样的家道。二婶说村上张罗着盖厕所呢,我忙问这盖厕所不用各户出资吧,二婶说那倒是不用。不过,村子里常住的多是些上年纪的人,大半个村子是空的,盖厕所大概也没多大意义的。

    我来到二叔家的屋后,站在田地边上,望着不远处的田野。那里埋葬着我的祖父、曾祖父......不见坟塚,和旁处田地没啥两样。说是回老家扫墓,其实并无墓可扫的。只是把冥纸送到二叔家,和亲戚们送来的,一并由二婶拿到那块田地里给烧掉,算是给列位祖先寄去了钱。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