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从广州到深圳(上)  

2016-04-09 22:25:39|  分类: 广州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那年的深秋时节,我的大学同学在深圳聚会。我到广州还要谈点业务上的事,便从济南直飞了广州。广州和深圳是中国改革开发的前沿,尤其是深圳,我上高中时就从报纸上经常看到关于其大开发的新闻报道,诚然,我当时并懂得特区大发展的真正意义是什么。这次广州深圳行之前,我唯一一次走近深圳特区是2001年的时候经深圳宝安机场转机去海南。

   那天我从广州白云机场下了飞机,虽然我走过的机场也不算少,北京的首都机场、上海的浦东机场、郑州的新郑机场还有成都的双流机场,甚至澳洲的悉尼机场、墨尔本机场,我都去过的,可到了广州白云机场还是令我开了眼界。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字“大”,平移电梯带我走了好长的路,接我的人在电话里指导着我怎样到达他所在的位置,过了好大会子我们才碰头。汽车带我穿梭在钢筋混泥土的世界里,两边不时闪过高楼大厦,几乎看不到泥土的,大概因为这是市里吧,接下来到镇上和第二天去深圳路途两边的景象,也没多大差别的。我想起南越王赵佗的陵墓,这个河北真定人,受始皇帝之命到岭南出差便没能再回去。据说赵佗的墓经考古挖掘后,在旧址上面罩了能走人的玻璃板,位于都市的高楼大厦间。都市的繁华热闹与赵佗墓形成鲜明的动静反差,我想人身居闹市走在玻璃板上,低头俯视脚下的王陵地宫,一定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很可惜,我只从电视上看到过,不曾身临其境的。

   我所去的厂家是制作空调器的,在广州一个小镇上,说是镇上,从白云机场过来的路途两旁建筑,并未令我感到它同广州市区是分离开的。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陪我参观工厂,仅是个空调蒸发器和冷凝器的制作与匹配了连接压缩机管路的组装过程,压缩机是从日本购买来的,自己并不能生产。陪同的年轻人对我这样说道:他们的产品主要出口,给欧洲国家的商人贴牌生产;他们的钟老板也是六十年代末的人(和我同龄),曾在某知名空调工厂做过总工;钟老板现在没在工厂,明天早晨过来陪我吃早茶……年轻人请我吃了晚饭,又安排我在镇上一家三星级酒店住下。说实话,这家工厂的接待水平,我并不敢恭维,不过,我确能感受到他们的真诚与敬业。这也可以理解,一个三十七八岁的老板带领着一帮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创业,才一两年的时间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第二天一早,钟老板来陪我吃早茶,大概我们是同龄人经历又相仿的缘故吧,我们谈得非常投机,话题从企业形象策划到市场运作,又从市场运作聊到企业文化,像老朋友似的,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钟老板听说我还要去深圳参加同学聚会,便安排车送我过去。前几天,我从网上看到钟老板驾电动汽车从广州到北京,一路考查电动汽车的充电桩情况。看来钟老板又要涉足电动汽车的充电桩行业了,这些年来他的事业发展得还是蛮不错的。

   从广州到深圳的一路上,我望着车窗外,并未见到一块田地,到处是厂房,到处是房屋,到处是灰白色的水泥颜色。我似乎明白什么是现代化了,现代化就是在泥土地上抹上水泥。我看到写着“虎门销烟”的路标,一场关于垃圾商品的战争就此拉开帷幕,也开始了东西方文明的碰撞,近二百年的时间过去了,走过了才能令人略悟得啥是真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