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舒兰记忆(3)  

2016-09-23 17:43:56|  分类: 舒兰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的时候,除了春节走亲戚去舒兰,平时很少去的。大人们平时要上班,也很少去,去时若能带上我,我会十分兴奋。远行与变换环境,小孩子大抵都喜欢吧。毕竟县城比我生活的矿区要大得多,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县城充满了神秘,是个大地方呢。

    有一次,父亲带我和大我两岁的哥哥去舒兰。那时我尚未上小学,大概五六岁吧。为啥去舒兰,我记不得了,只记得父亲办完事便想着赶回去。那个年代很少有公共汽车,从矿区往返县城只有早晚两班火车可乘,其它时间若想去回,就只好走十来公里山路了,运气好的话,可搭上辆马车。那次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搭上了辆马车。车老板坐在马车左前角上,双腿垂在车板下由马腿与车轱辘支撑起的空间里,手中挥舞着鞭子,“驾驾”、“欤欤”、“喔喔” 的向马儿发出着号令。我和哥哥坐在车身中部,父亲坐在车老板身后,听着车老板的驾驭声,眼看着县城的街道被丢到后面……一会儿,我们便出了城。伴着车老板“驾驾”的号令声,马车提速了,远望着被甩在后面的县城,我心底萌发出一丝惋惜。突然,车身剧烈地抖动起来,我有些害怕……这时,就听车老板喊了声“马毛了!马毛了!”,哥哥纵身从车上跳了下去,我瘫坐在那儿不知所措,想咧开嘴哭的空儿,被父亲拦腰抱起,随父亲一起跳下了车……惊魂未定的我们站在路旁,看到那辆马车歪在不远处路边的壕沟里,车老板手握鞭子跑过去,使劲地抽打着马儿……打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害怕搭乘马车,宁肯跑路。还是做自己能控制的事,心理更踏实。

    四十来年过去了,马车作为寻常交通工具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只有在旅游景点尚可见到,早已失去它真正的使用价值,成为满足人们好奇心理的一种东西。在我的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到“寻常交通工具”的马车,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在长春宽平大桥东的路边,若不是当时有广州同学嘲笑长春落后,我大概也不会记住吧。前几年去内蒙“坝上草原”旅游,在军马场,同行都骑马寻找一种感觉,妻也要带四岁的儿子骑马,遭到我极力反对,还闹得很不愉快,那时大抵我幼年的经历通过大脑右皮层腺细胞在发作了吧。

    人的记忆是个很奇特的家伙。刻意想记住的,却不一定真的能记得住。不经意间的某个生活瞬间,可能会残留在大脑皮层深处很多年,不知道啥时候,还会蹦出来发威呢,呵呵,有时会闹得自己也莫名其妙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