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舒兰记忆(4)  

2016-09-29 15:11:39|  分类: 舒兰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平生第一张照片是妈妈抱着我照的,我只有两三岁吧,妈妈说在舒兰的照相馆里照的。我记事时,相机尚属稀罕物件,一般在照相馆才能见得到,矿上没有照相馆,照相只能去舒兰县城。

    有张一寸的照片,好多年前就找不到了,我却一直记着它。那是张我和哥哥的合影,我五六岁哥哥七八岁吧,小小的黑白照片上只照下了两张稚嫩的脸,我好像还绷着嘴一脸严肃的样子,是怕笑了照不出自己的一双小眼睛。这照片是我跟随哥哥还有小街上一个叫火亮的年纪和哥哥差不多大的小伙伴一起跑到舒兰照的,那应该是我第一次没有大人领着出远门吧,所以记忆颇深,直到四十来年后的今天还记得。为啥坐近半个小时火车跑到十几公里外的舒兰县城照相,我不记得了,大抵出于小孩子的好奇心吧,小孩子总喜欢想着法地想着探索外面的世界,县城相对于矿区那可是个大地方,虽陌生却充满了神秘。从照相馆取回来的时候,这照片也应该是三张和一个底片的,火亮拿去了一张还剩下两张和底片,或许因为太小了吧,先是底片遗失了,后来那两张照片也找不到了,火亮家举家搬济南去了,他手中的那张大概被带到济南去了吧。这照片便化作了一个悠远的记忆留在我记忆深处,偶尔蹦出来,浮现在我的眼前。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的全家福是在我七岁那年照的。那年奶奶从山东老家来舒兰,大舅姥爷家二舅姥爷家还有我家她都小住了些时日,还领我去了趟在齐齐哈尔的我三姑家和三姑姥姥家。那一年我去舒兰的次数最多了,差不多每个周末都去。不记得哪一次去时,大人们张罗去照相馆照下了那张全家福。我还是绷着嘴不敢笑,怕把自己这双小眼睛给照成一条缝。我现在还隐隐约约记着,在乍暖还寒的初春的落日余晖里,我拉着奶奶那长了老茧的手,奶奶穿着一身靛蓝色粗布裤褂,一双小脚走起路来有些蹒跚,祖孙两个从舒兰城里那座灰白色水泥路面的大桥上走过……那大桥在我幼年的心目中是那么伟岸,除了这样一个形容词,我用文字再无以表述它在我心目中的印记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