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原创】舒兰记忆(7)  

2016-10-03 18:17:43|  分类: 舒兰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隧道上的山顶远远望去,能看到矿上的选煤楼了,十来层高的选煤楼学着隧道的样子架在两条平行的铁轨之上,火车从它身下穿过。选煤楼是矿山独有的建筑,通过它把煤炭装进火车皮里。那两条铮亮的铁轨舒坦地躺在把田地分成南北两块的路基上,反射着太阳的银白色光芒,一路向我站的山下延伸过来,又钻进了山的躯体里,有火车在上面辗过时令人感受到它给大地带来的震颤。跑下隧道山走过选煤楼子便能看见矿上的小站了,几间平房一个月台,月台上树立着粉刷了石灰水的白色路牌,上面写着“东富”两个黑色的字,“东富”两边分别写了“舒兰”与“吉舒”四个小字。

    打去县城舒兰读书起我便常从这小站上下车了,“通勤”时常常每天早晨从这儿出发傍晚又回到这儿,不“通勤”时一般每周从这儿往返一次。那些年火车载着我也载着一个少年的梦想,一次次沿着铁轨穿过选煤楼穿过隧道奔向舒兰。我常站在车门前透过玻璃窗看着车外的景物向后跑出了我的视野,我的心也渐渐地从起初的兴奋与欣喜变得平淡直至木然。

    火车穿过隧道后到舒兰之前铁轨两旁便不见近山了,有好大一块水田。那一年我才学了个词“阡陌”,好像是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学来的吧,后面还带着“交通”两个字,整句应该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大抵一个暮春时节,我站在车门前望着车外后移的田地,田地中有人高挽起裤腿双脚浸没在泥水中弓着腰劳作,应该在插秧吧,几条横竖的土埂把田地分割成见方的一块块,我猛然想起“阡陌”,那土埂便是“阡陌”。多少年后我依然记得那场景,也因此记住了“阡陌”这个词。东北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即便暮春时节了,天气还蛮冷的,在田间劳作的人双脚浸在泥水里,感觉应该仍是蛮凉的。不知为什么,多少年来我一想起那场景,便无法摆脱一种双脚浸在冷水里感觉冰凉的想象。(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