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3)(原)  

2017-11-01 11:51:37|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玉鹏打实验小学东边那条路一直向北,从北边绕到二商店西边的路上。二商店、电影院还在,已没大有我记忆中的模样了。县委县政府的院子,我没看到,大概拆了吧。镇郊商店前那条路改成了市场,车子不能开进去。县医院前面那块,没一点儿当年的影子。玉鹏开着车没走电影院旁的那座桥,也不知怎么就从河北到了河南,看来那条河不复存在了,我尚记得河上有座仅能供行人走的小铁桥呢,与其东面不远处灰白色的混泥土大桥遥相呼应着。

    我们回到酒店,和鹏飞又聊了会儿。鹏飞坚持要赶回去,说明天亲戚有件喜事需要他来张罗,他喝了些茶水,大抵酒劲儿也过去了吧,十一点多了,查车的警察不会有了。我们送鹏飞出来,目送他开车离去。玉鹏也该回家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开车赶往吉林呢。“真冷,当年这个季节,即便下了雨,也没觉得这么冷啊!”我和玉涛说。玉涛道:“当年你是没比较。”是啊!这儿比山东向北了近一千公里,昨天我来时还穿着夏装呢。没有孬就无所谓好,没有笨蛋就无所谓聪明,没有黑夜又何来白昼,没有热又哪儿来的冷,任何事物的优劣都是比较出来的。比较有纵向与横向。总在一个环境中,对冷与热的感知,只有纵向,便如温水里煮的那只青蛙,很难有明显的感知,唐人贾岛诗云: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有了纵向则不然,昨天与今天感知东西的跨度大,鲜明便出来了。我这次回舒兰,即有纵向因时间久而形成的落差,也有横向旁观者的清明。

    近两天,玉涛感觉脊椎不适,今天又陪我折腾了大半天,也累了困了吧。人生能有一俩位如玉涛这般老友,足矣!这些年来,我行过许多路,走过许多桥,看过许多风景,碰到过许多事,遇到过许多人,如玉涛这般待我的又能有几人呢,尤其在当下这个以商品交换为基础的经济社会大环境中,大多如过眼烟云,纵然当初多么情投意合,随经济那事儿去了,也便去了。说是酒肉朋友或逢场作戏,我看亦不为过。古人讲究“托三尺之孤”, 著名的诸如“刘备白帝城托孤”, 事关江山社稷,事儿太大我们不去说它,在民间亦有类似的事。理学大师朱熹出生于宋朝建炎四年(1130年),绍兴十三年(1143年),其父朱松病逝于建瓯,临终前把年仅十三岁的朱熹托付给崇安(今武夷山市)五夫好友刘子羽(朱熹义父),又写信请五夫的刘子翚(屏山)、刘勉之(白水)、胡宪(籍溪)等三位学养深厚的朋友代为教育,刘子羽视朱熹如己出,在其舍傍筑室安置朱熹一家,名曰“紫阳楼”。 这不就是民间“托孤”吗,后来朱熹成了理学大师,该事得以传载下来,古时民间应有许多类似的事吧,只不过被湮灭在历史长河中而不得闻。我活这半个来世纪,闻所未闻过这样的事儿。我百思不得其解,现代为啥没这等事了呢,只能说现代人活得更不像“人”了。人是万物之灵,这话是哪位聪明的说的,我不知道,即便真是这样,长着人模样的,骨子里未必都是人,如蒲松龄笔下的“画皮”一般的,亦不在少数。人是讲机缘的,动物则不必,我看当下社会更像动物世界。有狂人说,凡能用钱摆平的事都不叫事。我说,凡用钱能换来的东西便失了其珍贵,便没啥好东西了。

    鹏飞发来短消息,说已平安到家。我与玉涛方坦然睡下。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