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4)(原)  

2017-11-02 11:31:12|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宿我睡得很香甜,我的生物频率与这酒店还很和谐,呵呵。哪儿才是睡觉的好地方,能令自己睡得香甜的地方,和那地儿装修豪华与否没啥关系。这么简单的道理,今天的许多人却不大明白,只讲究吃的高档穿的名牌住的豪华,行呢,更是本末倒置的。汽车仅是个代步工具,许多人过于讲求前面那个小标牌,贷款借钱也要弄个“圈三星”或写着“BMW的花瓣溜溜”啥的,有的人费劲巴拉地开上个华晨BMW,还要把“华晨”俩字扣掉,车子被碰了划了比割他块肉还心疼,泊在哪儿他都不放心,弄得他坐立不宁的,一会儿跑出去看看,呵呵,真不知道这种人,是车为他服务还是他为车服务。

    我在一中上学的时候,睡眠不好,经常失眠,即便睡着了,也不踏实,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弄得整天没大有精神,上课时常犯困,常以“趴在桌子上听一小会儿”来搪塞自己,结果一小会儿变成了一堂课,伴着下课铃声醒来,学习态度端正的我内心又是一阵懊悔。这样的事儿,在我上初中或更早的时候从未有过。大夫说我神经衰弱,啥是神经衰弱,这四个字太笼统,大概没人能搞得太清楚,也便极不负责任的这样说,现在想想,应该是医者过医吧。从中国传统的一些东西被扣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打倒在地以来,“巫医”成了个贬义词,医者自清,遂把“巫”丢得远远的,似乎搭上个“巫”, 便不够唯物不科学了。可人(智人)这种动物,说得好听点具有想象力,说得难听点会扒瞎有的能说没的也能说得出来,具有这般精神活动能力,难免不会不出偏差,一旦出了偏差,便不会像在显微镜下能看到的那样清晰明了了。这部分在中国传统那儿归到“巫”上,“医”医的是人肌体上的有形之病,加上个“巫”才算得上全科郎中的。所以,古时的大夫几乎没有与“巫”脱离干系的。“巫”便是今天医院里的精神科医生,不过,这些医生极不高明,只知道用镇定类的药物,更确切地说,心理疏导师才是。广泛地说,做思想政治工作的,还有神父、道长、法师、阿訇等都是“巫”。 人的精神活动,超前或滞后,在今天都要“被巫”,有戏言:有病啊或脑子里进水了,呵呵。所以,大多数人还是中庸点比较好。我当年应该是因睡眠不好而引起的心理问题,身体与内心强大起来,自然便好了。这话事后说说容易,身陷其中的时候,很难自拔的,也是成长的代价,生命的一种体验,有多少天意的成分,又有谁能搞得清呢,去看医生,只会送来“神经衰弱”四个字。呵呵,生命就是这样,一切如过眼烟云。无论什么时候的医生,只能医得人的病,医不得人的命。

    依照付玉波的要求,舒兰同学五点半出发,不就六十公里路吗,即便在中途吃早饭,出发也太早了点吧。四点半,我便醒了,起身拉开窗,深吸口窗外清凉的空气,在大脑皮层中激起涟漪,诱发出无限无以言表的信息来,感觉好亲切啊。拿故乡的水洗个澡吧,酒店的澡水也真给力,任凭它打在我的头上身上,溅起晶莹的水花,落到壁上地上,流淌到我的脚下,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晶莹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