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巡考杂记(二)(原创)  

2017-11-23 16:15:34|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那天会上说的,我跑到教学楼三楼,打听着,找到位于教学楼西头的彭主任办公室。门锁着,隔壁办公室,门亦锁着,透过门上玻璃看进去,没有人。站在楼西头窗前,我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来,索性站在那儿观起风景来。楼下操场上,有两个中年人在慢跑,篮球架篮板上不见了篮筐,仅剩一个铁圆环支棱在那儿。操场边上有几棵小杨树,蔫蔫的叶子,枯黄的比绿的还显精神,微风吹过,有几片飘落下来。校园墙外的西面南面,一片片碎瓦砾埋藏起尚存的残垣断壁,有的地方罩着黑色的网。操场北面上有两栋宿舍楼,门窗已拆除,留下一个个空洞,像被抛弃人的眼,黯淡无光,在凄凉的秋风中,等待着自己将被摧毁的命运。我又等了一会儿,仍不见有人来,便跑下楼来。

    教学楼与大门间的那块空地上,这会儿静了下来,不见了熙攘走进的学生,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一张课桌后,匆匆走来的男人女人,拿起桌子上的笔,在旁边的本子上画了什么,才走进教学楼。我走到中年男子身旁,与他攀谈起来。中年男子有二十多年教龄,说自己呆过五个学校,现在教政治课。我没甚理解他的话,后来在门卫室,听有人叫他书记,方想起他话的深意。我才参加工作那会儿,单位在这学校对面,知道那两栋宿舍楼是学校教职工住宅,建成不过二十来年。说起那两栋楼,中年男子一脸无奈。楼上的居民搬离两年多了,不搬开发商不愿意,楼还没拆,因学校尚未找到搬的地方,总不能听课吧。这都是“棚户区改造”宏大政绩的一部分。来签字的老师越来越少,中年男子看看表,搬起课桌回了教学楼。

    学校银白色的伸缩门拉上了,门卫躲在传达室里吃着东西。空地上几乎不见人,偶尔有几片黄褐色的枯叶在那儿滚动。陆陆续续有学生从教学楼里跑出来,空地上又热闹起来。快考试了,怎么还不见有家长来呢。

    我又来到三楼,见隔壁办公室有人,敲开门询问。一位三十几岁的男教师走出来,打开隔壁办公室,邀我进去。教室喇叭里传来说英文的声音,考试开始了。又过了一会儿,六位家长才到齐。男教师姓朱,教体育课。他领着我们,打六楼报告厅开始,依次走下来。学校规定,不同分数段的学生在不同教室里考试,在报告厅考试的学生,都是全校前几十名的,接下来实验室,接下来……近现代以来兴起的学校教育,越来越秉承“工厂生产产品”的精神,便越来越背离了两千多年前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的思想。人有差异,亦是独一无二的,现代人似乎越来越不明白了。古时考察孩童是不是读书的料,据说有个标准,考察其在规定时间里能背下来陌生文章的字数,能达到的去读书,达不到的该学什么手艺便学什么手艺去。那时读的书是教人做君子,君子不单为谋生,还要有“修、齐、治、平”之志与担当。读不成书、做不成君子的所谓“小人”倒也踏实,一门儿心思琢磨谋生便是了。现代教育拿分数来一刀切,培养出来的人,只为谋生,皆是孔子说的“小人哉,樊须也!”在楼道里的一组墙报前,我和朱老师等落到后面的家长,朱老师看着墙报,自言自语道:“孩子们还是多才多艺的。”要没有考试,孩子们的成长应该很快乐。不过,似乎也不行。工人的任务是做工,学生的任务是学习,无论干什么,总得有个考核吧,还是凡事别做过了的好。(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