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5)(原创)  

2017-11-03 11:50:13|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玉涛收拾停当,来到大厅,玉鹏还没过来。玉涛到前台,结了房费,让前台把玉鹏交的押金退给玉鹏。玉鹏来了,还有几位搭乘玉鹏车的同学也一块过来了。在院子里等玉鹏他们的时候,我又把合把合这酒店,昨天夜里下着雨没大看清。这酒店有点意思,下部玻璃幕墙,上部干挂的石材,以我“头重脚轻根底浅”的感觉,大门口四根和楼上两组三根罗马柱令我想到希腊,支撑起的却是三个汉代风格的大屋顶,上面两个屋顶中间还藏着个半球状的顶呢,又让我想起伊斯兰来,呵呵,够热闹吧,也够混搭了,和谐吗,我说不上来,有点欲囊括古今中外建筑风格之架势,这不正是当下中国社会之现实吗,就是没有多少自己的东西,不过,设计者还是懂规矩的,酒店的大门没有像衙门那样开在十几级台阶的上面,给人宾至如归的亲和感。

    玉鹏开着车在前面,我开车随其后,向吉林驶去。我们要绕道吉舒街里接吕刚。吕刚昨晚怎么又回了吉舒,吉舒与舒兰之间隔着东富和裕国,尚有相当长一段路呢,真是辛苦了。过去这段路乘汽车要走好长时间,倘在冬季赶上雨雪天,走上六七个小时也是有的,大多时候人们坐火车往来。吉舒原是舒兰矿务局所在地,当年有财大气粗的矿务局支撑着,也是个景气的地儿,中学小学都有,且不止一两所,还有所大学吧,矿务局总医院的规模也不比县医院小。上世纪六十年代,舒兰街上驶过的汽车,十之八九是矿务局的,据说还有一部防dan轿车,是jinricheng送给当时矿务局局长马英的。马英是个传奇人物。1987年冬天我在矿务局九中上补习班的时候,一天去矿务局食堂吃饭,在路上见摆了许多花圈,其中挽联上还有署名北京紧要部门的,谁死了,这般隆重,打听方知是马英夫人,也便听来些关于马英及其夫人的传奇故事。据说,马英夫人是liushaoqi的入党介绍人,若是真的,这老太太的geming资历够深了。当年抗联,杨靖宇手下的团长中,有一个叫jinricheng一个叫马英。杨靖宇牺牲后,抗联余部撤到前苏联境内。马英到了苏联,正赶上苏联肃反,他成了肃反对象,在前苏联的井下挖了十八年的煤。上世纪五十年代,马英回到北京,在中央档案室从事俄文翻译工作,他不想过那般清静的日子,便申请来到了舒兰矿务局。人生这几十年,马英及夫人这样的人,活得够波澜壮阔了,是英雄造时事还是时事造英雄呢,呵呵,大概都有些吧。

    曾经辉煌的舒兰矿务局早已倒闭,如今的吉舒是一副破败的样子,再也寻不见当年的景气了。在开发区,我见路旁一个个静悄悄的大院子,里面建有一座座崭新的厂房,只是看不到人,也不像有人在经营,院外的道路上,只有我们驾车匆匆驶过。打矿务局七中门前那儿过,见大门紧闭,大概没有学生了吧。矿务局总医院改作了什么,我不知道,亦关门了吧。眼前这条马路两旁有几个早点摊,大锅上热气腾腾的,尚有几分人气。吉舒这地儿随开矿而兴,矿没了,也便像古丝绸之路上的一座座古城一样,衰败了下去,好在尚没有只剩残垣断壁仅能供考古之用。近年来,中国大地上拼命建起来的一座座城市,随城市建设而兴,城市建设之后呢,我不知道会不会重蹈吉舒这样城镇的覆辙。呵呵,大概不会,我也祈祷不会,可又总也找不到维系下去的支撑。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