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7)(原创)  

2017-11-06 11:54:16|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行散记(27)(原创)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两天的同学会结束了,在吉林北山广场,同学们相互道了别,我与玉涛便开车回长春。

    这最后一顿饭,吃的时间长点,大概看时间尚早,大家都想在一块多待会儿吧。说起来,也是一种情志使然。偌大个餐厅里,只坐了我们五桌人,倘不是我们有说有笑的兴致盎然,还会显得冷清呢。没有音乐没有麦克,同学们居然也能又唱又跳。在外人听来呕哑嘲哳中,同学们在寻觅一种东西,应该是一段失去的青春的美好记忆吧。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可以滤去当年许多的不好,只留下好来。每个人的生命,在那瞬间找到了一种安适,便快乐着不愿离去。生命在追寻什么,除了安适与快乐,还能有什么呢。纵然古今中外,许多哲人在苦苦探寻生命的意义,大抵安静地活着,默默做点自己喜欢却无损于他人的事便是吧。爆料今个是谷文生和杜伟结婚二十六年纪念日,又够同学们欣喜一番了。有人倡议,模仿当年婚礼,他抱起她,走上一圈。谷文生抱着杜伟走了一圈,放下抹了把额头渗出的汗珠,样子着实可爱,呵呵,毕竟也是五十岁的人了。一段小插曲,为同学们的聚会增添着快乐。北山广场上,有的同学抱在一块哭起来,为道别的氛围又添了笔浓情,大有“此去经年,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之意境了。秋风习习,草木似乎亦有了情,可总要“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哦,呵呵。

    在高速路上开了一段,玉涛又想起为我买干核李子带回山东的事。他还想着呢,真让我感动,情意便默默流淌于其间了。人与人的情意有时并无需言表,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 还有一部车回长春,林海源开着,车上坐着张红梅、朱军和石向东,顺路送石向东到长春龙嘉机场。晚上,海源说请我吃饭,我便不自觉地坐在主宾位上,却感到不大坦然。吃饭的地儿蛮讲究,让海源破费了。海源请来另外两位我们的初中同学,当年的班长刘海利和书记牛丹峰。初中时刘海利与我坐过同桌,我至今尚记得:有一次她读课文,把“旭日东升”大声念作“横”日东升,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她却眨巴着一双小眼睛,一幅莫名蒙冤的样子。算起来,我们也三十年没见过面了。我上次到长春,玉涛请客,请上过牛丹峰,她却不记得了,呵呵,真是贵人多忘事。这般,席上还有朱军、张红梅、王雪辉,共八人。

    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凉,头天晚上下了雨,翌日早晨凉意渐浓,打开微信同学群,几百条闪过,却是热度不减的。这热度伴着那凉意,令我感到一种悲壮,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九点多钟,玉涛打来电话,说要送我去火车站。头天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又来送我,真是讨扰他了。见了面,玉涛说,一早他处理完单位的事情,看时间来得及,便让单位司机开着车来接我。真让玉涛费心了,他居然又跑到市场,见有那种干核李子卖,便买了两大兜。这回路上可有得吃了,呵呵。在进站口,我与玉涛合了张影。我拖着大包小裹进了站,玉涛目送着我消失在人流中。回望玻璃隔断那边的玉涛,我禁不住想起李太白的那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来。(全篇终)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