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意淫古人(原创)  

2017-12-16 17:57: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出柳下惠与柳永二位,不因他们都姓柳,也不尽因他们都生在济宁。一个“坐怀不乱”为先贤极尽其道德之楷模,一个“风花雪月”为庶人极尽其饮食男女之性情,时空穿越,放在一块,却有几分意思的。

    柳下惠生于公元前720年,卒于公元前621年。算算,他活了99岁,距今两千六七百年,比孔子还早一百来年呢,和管仲差不多的年代。这位柳前辈,给后人留下了个“坐怀不乱”的典故,现代汉语词典上这样解释道:“春秋时鲁国的柳下惠将受冻的女子裹于怀中,没有发生非礼行为。形容男子在两性关系方面作风正派。”《荀子·大略》上记载:“柳下惠与后门者同衣,而不见疑,非一日之闻也。”用白话说:一个寒冷的夜晚,柳下惠露宿城门洞,见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蜷缩在角落里,担心她会冻死,解开外衣,叫她坐在怀里,把她抱紧,俩人坐了一夜,没有什么故事发生。为此,柳前辈被誉为“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传到荀子那儿,都传了上百年。这故事说柳前辈心地善良,尚可,扯到男女关系上,未免太牵强。那般境遇中,柳前辈即便才吃了十粒伟哥,大概也不会怎么着吧。寒风瑟瑟中,城门洞下,抱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女,除了抱团取暖,还能有啥想法呢。温饱思淫欲,既没温,也没饱,哪儿来的淫欲。多年前,听过的一个讲座,主讲人吐沫星子横飞地白话道:某年某月某日,一个大雨瓢泼的夜晚,某大公司高管一男一女出差来到北京,正赶上某大型会议在京举行,跑了几家酒店都客满,终于找到一家,只剩一间大床房,无奈住下,女的对男的说:“床中间放杯水,明早,水如果洒了,你就是禽兽。”第二天早晨,水安然无恙,男的得意地说:“我不是禽兽。”女的回应道:“你是不是禽兽,你是禽兽不如。”这位柳前辈,绝不会禽兽不如吧,呵呵,只是条件不具备罢了。

    时光走过一千七百多年,来到北宋,柳永先生登场了。他倒是活得真性情,科场失意,沉醉在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中,甚至忘了自己的名人效应,填出“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词来,以至惹了当朝皇帝,再不能用柳永之名来应试了。李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和李太白一样,柳永大概也不是为“科考”而生的吧。还好,时光又走过上千年,没人记得划去柳永功名的那位皇帝,却依旧在吟唱他的“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的“杨柳岸晓风残月”。 倘柳先生生在当代,他的那位老乡乔羽要失色几分了吧。可惜今人,多把艺伎与妓女混为一谈,殊不知,古之艺伎相当于当下的歌唱家或表演艺术家,别说仅会劈腿卖笑的娼妓了,就是“小鲜肉”亦不能抵,这也使柳先生声名受损。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