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冯唐的文字(原创)  

2017-12-20 17:20:2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冯唐的杂文集《活着活着就老了》,大概因同龄人的缘故,感觉很轻松很亲切,不用正襟危坐,像和朋友聊天一样,有的地儿甚至还带脏口。当初买这书,就想看看这个做过妇科医生经着商同时不忘码字的伙计,在想些啥,怎样码字的。冯唐说:“如果让我自评我的文学努力,诗第一,小说第二,杂文第三。但是,除了另类小说《不二》之外,我的杂文卖得比小说好,小说比诗好。”我没看过他写的小说没读过他写的诗,正如他说的那样,除了小说《不二》之外,我大概也不会读他的其它文字了,尤其是诗。不过,冯唐的文字还是蛮精彩的,鲜活有趣好玩,难怪他在书的封面上写道:曾经遇见的那些有意思的书、人和事儿。下面我就摘取一段令我忍俊不住的,分享给朋友们,也和我一道领略一下冯唐文字的风采。

    第一次喝红酒是搀着海南咖啡喝的。我老姐和我老哥当时也不大,他们坐在马扎上,拉起窗帘,一起偷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邓丽君的歌儿在当时还属于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东西。我也坐在马扎上,拿床铺当书桌,做作业,背唐诗“美人天上落,龙塞始应春”。我偷听着邓丽君,想象她应该是个肉肉的好姑娘。我偷看着我老姐和我老哥,这两个没出息的,他们表情古怪,偶尔互相看一眼,仿佛对方有可能听着听着邓丽君忽然变成男女流氓,仿佛喝了雄黄酒的青蛇白蛇。邓丽君有一句歌很淫荡:“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又喝了第二杯,明知道爱情像流水,管他去爱谁。”我老姐和我老哥听了心痒,找来半瓶烟台产的味美思葡萄酒(之所以能剩下半瓶,是因为我姥姥和我老妈喝了半瓶之后,一致认为,这种酒是散装二锅头兑葡萄香精汽水做的),再倒进半杯我老爸剩下的海南咖啡,逼我先喝。这两个缺心眼的,我之后就再也没喝过比那杯液体更难喝更难看的东西了。

    朋友,这段文字好玩吧,读罢也像我一样,笑了吗。在70前后,乃至七十年代生的这拨人中,恕我孤陋,我还没发现有比冯唐好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