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嵇康这样的人(原创)  

2017-12-28 17:01:4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嵇康,曹操的曾孙女婿,魏晋时期名士,“魏晋风骨”的代表人物。他活得真性情,跑到当时的京城洛阳郊区开了家铁匠铺子,不为挣钱,只图畅快,有性情中人拿瓶酒来,便为之打铁。一天,位高权重的钟会声势浩大地前来拜见,嵇康视而不见,连手中的活计都没停下来,只在钟会讪讪离开时问了句:“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弄得钟会很尴尬很没面子,答了句“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遂悻然离去。好朋友山涛,推荐他做官,他给山涛写了封绝交信。他为好朋友吕安鸣不平而身陷囹圄,因钟会向皇帝司马昭进谗言而被斩,临刑前他弹奏《广陵散》,令其成绝唱。

    嵇康这样的人,和古时的许由一样,今天的人很难理解,尤其像我这样,搞了多年营销还上过几天MBA的人。说嵇康不慕权贵,不与统治者合作,这话太虚。嵇康倘不是才高八斗,大概也成不了名士,便没谁去理他,别说开铁匠铺了,他干啥都无所谓,充其量,这世间多了个性格孤僻自命不凡的人,悄无声息的自生自灭罢了。偏偏嵇康成了名士,名士的行为引人注目,若再我行我素桀骜不驯,最容易得罪人,使人记恨。嵇康和钟会把这一幕给演绎到了极致。设若咱身边有嵇康这么个人,整天对谁都待搭不理的,不合群,用我家老太太的话说:隔路,呵呵,咱也不喜他吧。

    人都要个面子,显然,嵇康不懂这儿,他活得太自我了,即不给权臣钟会面子,也不给好朋友山涛面子。不知道他写给山涛的绝交信怎么就传了出去,弄得世人皆知,估计不是山涛所为,那嵇康就是不给皇帝司马昭面子了。不给皇帝面子,这事儿后果很严重。西晋毕竟不是北宋,宋代不杀文人,司马昭也不是宋仁宗。宋仁宗听到柳永的:“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最多说句“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遂把柳永的名字从及第名单中划去。这司马昭可就不一样了,更何况身边还有个煽风点火的钟会呢,嵇康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不过,嵇康和柳永还不一样,柳永的“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只是发发牢骚,嵇康写给山涛的绝交信,却更像向权贵的宣战。嵇康为自己的真性情搭上了性命,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俗人的,且越来越俗。上古时候,尧帝派人去请许由来做“九州长”,许由听说了,马上跑到颖水边去掬水洗耳。许由没被杀头。及至西晋,嵇康是被杀的。到了当代呢,像许由、嵇康这样的人,用我MBA课堂上的话说,叫情商低缺乏合作精神,不懂营销,不懂团队建设,不会逢场作戏,不被骂成“屌根”已是好的了,别说成名士了,恐怕尚不等“小荷才露尖尖角”,便给湮灭掉了。当下现代社会,人与人的依存度极高,就没再给嵇康这样的人留出生存的空间。不过,人世间还是需要“风骨”这个东西的。它像天上的星星,照亮人世间。作为人,也不能全无风骨,即便不宜外漏,在心底也应有一份秉持。

    魏晋那个时代也挺有意思,为啥权贵们喜欢结交名士呢。像钟会这样的大官,即便年轻时做过嵇康的粉丝,也不至于兴师动众地跑去拜见嵇康吧。以今人的风气,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只能说明那个时代尚未以吏为师,尚未谁腰粗谁嗓门大听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