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我与足球(原)  

2017-03-24 15:28:3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会踢足球,也不是足球迷,甚至不大喜欢足球。我与足球的交集不多,大概正因为这样,足球带给我的一点记忆倒颇深刻了。

    三十多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听体育老师说:中国足球要冲出亚洲,得把武术应用到足球上。怎么个应用法,老师没说,我努力想象着,也没想象出来。到今天,我也没见过这极具想象力和中国特色的足球踢法。倘真的做到了,大抵现行的足球游戏规则也该修改了吧。

    1989年我上大学那年,一个深秋的夜晚,我和十几个同学在系主任家里从电视上看完足球比赛,悻悻地走出来……那是我唯一一次完整的看过的国足比赛,打那儿以后,我记住了卡塔尔这个小国家。那次国足败给了人家,好像还是在最后的几分钟吧。

    2002年夏天,世界杯足球赛在韩国和日本举行的吧,因为没大有时差,成了我看过足球赛场次最多的一次赛事。那次,阿根廷、意大利一支支足球劲旅惨淡地离开绿茵场,令人有些凄然;东道主韩国队却在一片质疑声中进了“前四强”; 国足好像也上去比划了一下,还和巴西踢了一场球,巴西队有点像哄孩子玩。

    昨天晚上,我发动了汽车,没关的收音机里传来足球评论员几近抱怨的声音,“按道理,比赛该结束了!”转而兴奋地喊道:裁判员终于吹响了终场的笛声,进而又激动地说:中国队以10战胜韩国队。我知道国足终于赢了场韩国队。说起来,中国球迷也够悲催的,为堂堂中华老大帝国的足球队胜了把小小的韩国队而这般欢呼雀跃,居然还有人在朋友圈发出“只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的口号。至于吗?有点像一个考试从未及格过的学生,这回终于考了个60分。

    《水浒传》中有这样的描写:那个气毬腾地起来,端王接个不着,向人丛里直滚到高俅身边。那高俅见气毬来,也是一时的胆量,使个鸳鸯拐,踢还端王。端王见了大喜,便问道:“你是甚人?”高俅向前跪下道:“小的是王都尉亲随,受东人使令,赍送两般玉玩器来,进献大王,有书呈在此拜上。”端王听罢,笑道:“姐夫直如此挂心。”高俅取出书呈进上。端王开盒子看了玩器,都递与堂候官收了去。那端王且不理玉玩器下落,却先问高俅道:“你原来会踢气毬!你唤做甚么?”高俅叉手跪覆道:“小的叫做高俅,胡乱踢得几脚。”端王道:“好!你便下场来踢一回耍。”高俅拜道:“小的是何等样人,敢与恩王下脚!”端王道:“这是‘齐云社’ 名为‘天下圆’ 但踢何伤。”高俅再拜道:“怎敢!”三回五次告辞,端王定要他踢,高俅只得叩头谢罪,解膝下场。才踢几脚,端王喝采。高俅只得把平生本事都使出来,奉承端王。那身分模样,这气毬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端王大喜,那里肯放高俅回府去,就留在宫中过了一夜。次日,排个筵会,专请王都尉宫中赴宴。

    这里描写的是宋代的蹴鞠活动,就是现代的足球运动。从中可见,端王(后来的宋徽宗)不但自己喜欢踢足球,而且还是个足球迷。高俅的球技堪称球星,徽宗皇帝便是他的球迷。倘这二位穿越时空来到今天,看到国家每年花费七千万请来个叫皮里的夷人教练,才赢了场韩国国人便这般了,定会感叹:汝等不肖子孙也。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