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遗续谱(原)  

2017-03-09 23:39:37|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刘莉大学毕业那年,母亲白珍妮带她到张宝山家,求他给刘莉找个好单位。张宝山是G市市委书记,刘莉叫他舅舅。刘莉这个书记舅舅,说来和白珍妮的关系有些复杂,不过,也算沾亲带故的。要弄清他们的关系,还得从解放前的一段情缘说起。

   白珍妮的父亲白家明十七岁那年,由他母亲白张氏操持着娶了李氏为妻,新婚不久,白家明便外出求学,后来成了G市有名的律师,又与赵公馆的大小姐赵梅相恋,终结连理。赵公馆是G市大资本家赵仕昌的府邸。赵仕昌育有两儿三女,长子赵大年,次子赵二年,长女赵梅,次女赵兰,三女赵菊。赵大年加入了共产党,据说做过G市地下党的书记,后来被国民党杀害了。赵二年是国民党军官,G解放前期仓皇和三个妹夫逃往了台湾。

   白张氏得知儿子在城里又娶了媳妇,看着模样娇俏勤快孝顺的李氏,真不忍心把她撵回娘家,可儿子不要她了,怎么办才好呢。她想起自己娘家侄儿张大贵快三十了还没讨上个媳妇,便萌生了把李氏改嫁给大贵的想法。一天,她把白家明在城里又娶了媳妇的消息告诉李氏,李氏吃惊地呆呆地望着她,半天没说一句话,眼睛里伴着两行热泪流露出怨恨迷茫的光。“他不要你了,你看咋办吧?”白张氏说。还能咋办呢?李氏想,自己一乡下弱女子,从小受着“三从四德”熏陶。“娘,那我就伺候您一辈子”李氏流着眼泪悲戚地说。“那咋行呢?你还这么年轻。”白张氏狡黠地说,“要不,你嫁给我娘家侄子大贵吧!” 李氏跑回自己房间痛哭了一天一夜,半个月后她成了张大贵的媳妇,昔日的婆婆白张氏摇身变成了夫家姑妈,后来她生下一子,起名“宝山”。

   白家明和赵梅结婚后一年生下一女孩,取名“珍妮”。珍妮两岁的时候,G市解放了。G市的解放对珍妮母女俩可不是件好事儿,白家明随赵二年和两个连襟跑去了台湾,留下珍妮娘俩相依为命。珍妮长到五岁,赵梅因终日思念白家明而成疾,抛下珍妮死了。白公馆里只剩下珍妮和她二姨三姨,赵兰、赵菊也是终日以泪洗面,思念各自丈夫,没心情照顾珍妮,遂把她送回到在乡下的奶奶白张氏身边抚养。珍妮长大嫁给一刘姓农民,生下一女孩就是刘莉。

   若干年后,赵兰和赵菊从思念的悲伤中逐渐醒来,想起她们死去的大哥。现在的天下是大哥他们革命来的,可惜大哥赵大年没等到这一天。在一些图书上虽能找到介绍赵大年当年革命的事迹,却在烈士名单上找不到他的名字。接下来,姐俩便把为大哥找回应有的称号当成余生追求之事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给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情况……

   人在世间一代代繁衍,由这儿到那儿,又由那儿到这儿,随着时间的推移演绎着一代代人的故事,谁又能说其间没有个“遗续谱”呢。其间看似偶然的一个个事件,似乎也是某种必然的结果,人与人总是有些关连,不一定都像白珍妮与张宝山之间这般传奇,这传奇源自他们上代人的情感恩怨,也是那种“遗续谱”之使然。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