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打桌椅(原)  

2017-04-03 17:31:2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事的时候,家里有两对木箱,一对小些的暗红色,一对大些的浅黄色。小些的是先打的,大些的是后打的。大些的小些的靠我家大屋东墙排成一排被摆放在八九十公分的木架上,那是我家的全部家具。姐姐常站在木箱前以木箱的顶面做桌面来做功课,写那时候有些书买不到,她便借来抄,站在那儿,一站就是两三个钟头。父亲看姐姐没个写字的地儿,便打算打张桌子打把椅子。

    父亲利用休息时间,把堆在院子里的用来作柴火的废弃的枕木翻了个遍,从中挑选出十几根,用地排车拉到矿上的木场,借用那儿的电锯给破成木板和木方,堆放在仓房里,准备打桌椅。父亲有个工友,我叫他李叔,略会点木工活吧。父亲便喊他来帮着打家具。

    大概是个初春季节,白昼在变长,每天晚饭后李叔便来到我家。我家的一间屋成了打桌椅的工场,屋地当中放着一条五十来公分的长马凳。马凳靠近一头的中间有个方孔,塞上木橛子可以挡住放在马凳上的木方或木板,便于人骑在马凳上用刨子来刨。有时候,也把要锯的木板或木方放在马凳上,抬起一只脚踩在上面,“滋啦滋啦”地锯起来。还有的时候,把木料放在马凳上,用凿子凿出长方形的孔来。父亲和李叔都不是木匠,只能琢磨着干。桌面多高多长多宽,椅子多高面多大背做成啥样的,他们从旁处量来数据,自己再比试比试,最终才能确定下来。我那时还小,感觉很好玩,常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看。那套木工家什中,我最喜欢玩墨斗盒了。拉出一个根浸饱了黑色墨汁的线,两头固定好,用拇指和食指从线的中部掐起,两边的线形成一定的坡度,然后松开,“砰”的一声便在木板上弹出一条笔直的黑色印迹来。

    大约用了父亲和李叔近一个月的晚饭后的休息时间,一个个部件终于有些模样了。那块最大的用几块长条木板胶摈起来的长方形大木板是桌面,那块小的是椅子的坐面。头上锯成榫的木方和中间凿了卯的,有的已咬合着构成了木架,还没咬合的被放在一边。一个多月下来,桌子和椅子成型了,裸露着或深或浅的黄白色的原木的花纹。接下来的工序便是用砂纸打磨,而后上色油漆。

    在我的印象中,桌子被漆成了暗红色,椅子被漆成了浅黄色。为啥没漆成一个色儿,我不记得了。或许色粉不够了,或许漆完桌子发现不好看又改了色儿,反正都是摸索着弄的。那个年代,相对于美观,人们更重视实用功能。那张桌子和那把椅子,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外形并不好看,甚至有些笨拙,可那却是真材实料榫卯结构纯手工制作出来的,绝不像现在卖场里的家具,光鲜的外表背后还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呢。那张桌子和那把椅子,凝结着父亲的期望与爱,凝结着父亲和李叔辛勤劳动的汗水,应该是有灵气的吧。这么多年来,我用过许多的桌椅,却没有哪一件再给我留下过印记。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