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赶路(七)(原)  

2017-05-19 18:06:39|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买的高铁票是中午十一点二十分的,步行到最近的地铁站芍药居需要十多分钟,国华说:坐地铁10号线转14号线便可到北京南站,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

    八点半多钟我从宾馆出来,到了地铁站看地铁网络示意图,地铁10号线是个“长方形”的环线,在西局那儿与14号线交通,西局站在“长方形的对边上”,与芍药居站几乎对应着把各自所在的“边”均分成两截。坐开往哪个方向的地铁距离都差不多,见有地铁开过来我便上去了。

    大约九点四十五,我从西局站下了车,跑到14号线车站看示意图,没见有北京南站,一问才知道14号线并未全线通车。我想起刚才在地铁上收到的国华发来的换成示意图:要我到十里河站换乘14号线,这才明白国华为啥发那图。十里河站在“长方形”的右下角,打芍药居乘车最近的坐法走“长方形”的半条长边和一条短边,正好和我的乘车方向相反。我急忙又跑回地铁10号线,打刚刚下车的地儿重新上车,一看时间:十点十分,数下车站数:13,比我从芍药居过来只少了7站,至少还要半个小时吧,还不知道十里河到南站有多远呢,赶到南站最快也得十一点多了,再取票进候车室走过长长的通道找到候车厅检票进站……一定来不及了,我焦急地看着地铁门上方那一闪一闪的站点小灯心里核计着。我这生活在小地方且每天不用赶点上班的人优哉游哉惯了,少有这般赶点的经历,偶尔出门赶车也喜欢把时间放得宽宽松松,像今天这样赶点乘车好多年没有过了,真的不大适应,简直在考验我心脏的承受能力,呵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赶不上不就浪费一张车票吗,为此给精神带来紧张真的不值,话虽这样说,想让心境平和下来,做到也难。整天在这大都市中奔波着赶点乘车的人,他们的心脏功能一定比我强大,我终究还是个喜欢优哉游哉混日子的村夫野老,不过也好,这样会少了许多因“赶”而来的焦虑与烦躁,心境平和的时候会更多些吧。

    十点四十五,我终于坐上了地铁14号线,到南站虽只有5站,也要十五分钟吧,或许还能赶上乘高铁,这令我的神经又紧迫起来。人就是这样,真的赶不上,也就放弃了,接受现实后心境反而会平静,这似能赶上似赶不上的,最让人揪心了。下了14号线,眼看着南站地下广场上方的示意图我急匆匆地走在人流中,找到自动取票机取了票,正想着怎么进站,猛然看到快速进站通道的标识,急忙跑过去拿着车票询问,工作人员示意我走旁边的另一个通道口,我问到站台要多长时间,他指了一下步行电梯说:就在上面,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了下来。

    检了票来到站台上, 255次高铁已停在那儿。抬头看了眼月台上方的表:十一点十分,我紧张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呵呵,还可以悠闲地抽支烟了。钟点这个东西是人类的创造,农耕时代还不需要其精确,只要有子时卯时这样大概的认知便可以了,这般像指挥棒一样束缚起人大抵是从英格兰到苏格兰通了火车时开始的吧。现代人的生活几乎离不开钟点了,也便活得越来越赶越来越不舒服了。不知为什么,我头脑中突然浮现出“作茧自缚”四个字,一个反人类文明的奇怪的意念,呵呵,其实人类的一切所谓便捷的追求都是一厢情愿,总是在顾此失彼有得有失,很难说到头来是正确还是错误。我上了高铁,两个小时便到达目的地了,为此,我却在北京城的地下紧张地赶了近三个小时的路。(全篇终)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