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赶路(六)(原)  

2017-05-02 23:24:39|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西三环边的那栋写字楼出来,国华打算带我去他在北五环外的工作室,坐地铁要一个半钟头。“算了,不就是写字楼里的一间办公室吗,下回来再去吧,晚上不是还有个聚会吗,别再来回折腾了。”我真的不喜欢折腾,尤其在这乍热的天里身体尚不大适应还背着个行李包。“那我们就找个离晚上聚会地点近的宾馆歇歇吧!”国华说。那个工作室是没出租出去的国华自己的房子,里面挂了些那个十六岁男孩写的字儿,平时没人,国华自己也很少去。

   一个女人面朝地铁车门站在那儿,满头灰白发,看体态不像个老太太啊。国华说:“你不懂了吧,那叫‘奶奶灰’,今年头发的流行色。”我听着都新鲜,呵呵,这年头什么都流行,像那漫天飘飞的杨絮,不知哪一个便成了聚合的核,围绕着它形成絮团儿,不管人喜欢不喜欢都会在这钢筋混泥土的大都市里随风到处飘飞。那个做核的杨絮一定会讲故事吧,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有能落脚的地儿,还是要鼓动着聚拢在自己身旁的杨絮不停的飞。依风来聚合随风去传播,任性而为,它们当然不知道已没了自己能够落脚的土地。这是个聚合与传播的时代,什么都可能博得自己受众的欢呼声,什么都可能传播开来,谁能寻得自己的受众并组织起来谁就成功了。当人的思想不再受到酷滞,便一切皆有可能。所谓人类的文化原本就是一个个故事的堆砌,这个时代中谁都可以讲述自己的故事,谁也便会聚合同类形成以自己为核的文化,没有好孬,甚至无以区别对错,只要存在就有其存在的道理,就有其合理性。尼采说:上帝死了,人的思想便没有了边界,人类的文化也成了无穷大,啥都是文化,啥都可能成为文化,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

   在北京经贸大学附近,我们找了家酒店住下。国华还心存份学生情结,和我说:“当年北经贸录取分数很高,甚至超过北大。”我对这所学校却没啥印象。

   晚上聚会的主题是国华他们班在京大学同学宴请一位从外地来京的同学,我随国华去凑热闹。坐在一帮哈建工毕业生中,猛然想起我学生时代唯一的一次与哈建工有关的记忆。当年我们读的《供热工程》课本是哈建工贺平教授编写的,贺教授是我们系主任的同学。一次,贺教授应系主任之邀来我校,在校联合教室给我们做过一个讲演。我套近乎似的随口讲出了这事儿,没想到他们听后流露出惊讶与羡慕的神情,弄得我莫名其妙,贺平不是他们学校的教授吗。晚饭后在回酒店的路上国华和我说,他们在学校上学时只听说贺平的大名并未见过,那时贺教授已经不给学生上课了。呵呵,原来他们的羡慕是真情流露,不仅为劝我喝酒。那个姚同学当年一心想读贺教授的研究生终未能如愿,遗憾的是连贺平本人都没见过,他说的那句“我只见过贺教授的学生”是实话。真没想到小我两岁的人读哈建工暖通系居然没见过贺教授,贺教授是中国暖通界鼻祖式的人物,也难怪他们惊讶与羡慕。这种惊讶与羡慕在当下浮躁的社会中不多见了,值得书写。“贺教授已经故去,现在哈建工校园里树有他的雕像。”接着国华又感叹道:“你说这样有贡献的人物当年才挣多少钱。”一定没有他没见过面的学生有钱。国华自认为在京的同学中他钱最少,这个也可能,毕竟他是后到的北京,那几位是分配到京的,最起码,房改房的利益他没有。(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