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张三不是人”的问题(原)  

2017-07-20 22:47:5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三不是人”,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样写出来,您看着不够生动,想象一下,假如把“张三”换成某位您熟悉的朋友或亲戚甚至您本人的名字,您听起来,会有怎样的反应呢,可能会暴跳,紧接着追问:谁说的,大概很难平静地分析一番吧。这个问题涉及语境、说者的神情、传播者转述的偏面性以及您听到时的心境。这样说来,“张三不是人”不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吗。

   很多时候,您听来的“张三不是人” 只剩下这干瘪的一句了,您的反应全凭您听到时的心情和传播者的语气。打个比喻,郁郁葱葱的大森林里,某一棵树上有片枯叶,传到您耳朵里的只有这片枯叶了,别说大森林的郁郁葱葱,就是那棵树也没了,您看着这片枯叶十有八九会想到大森林里只有这片枯叶,甚至会做出森林已枯萎的判断。“张三不是人”,这个问题反应出语言文字的局限性以及一般人思维的平面化、情绪化。可见,有些话是听不得的,有些文字是信不得的。有时候,即便您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的,也未必真实。相传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有一次颜回做饭,有弟子跑来报告孔子:“颜回偷吃米饭。”孔子不相信,便随那弟子去看,果然见颜回正用手抓锅里的白米饭往嘴里塞,弄得嘴巴上都沾满了米粒;孔子很生气,遂质问颜回,颜回说:“我拿开锅盖时,有些灰尘从房顶落入锅中,为不让师兄弟们吃到带灰尘的饭,又舍不得丢弃那些米,便捡拾着吃。”

   正因为语言文字的局限性,才弄出一些狡辩故事,甚至“文字狱”来。我小时候听袁阔成播讲的评书《三国演义》,诸葛亮为激怒周瑜,把曹植的《铜雀台赋》中的“揽二桥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说成抱着孙策和周瑜的老婆。呵呵,当年袁先生讲的生动,我听的也热闹。多年后,才知道这两句也是罗贯中篡改来的,曹植原文:“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虾蝾。”不过,也能说明文字是可以供读者曲解的。文字被曲解,若再与政治挂上钩,可就不容乐观了。最有名的算清朝雍正年间那桩因“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一句而起的文字冤案了。

   语言有语境,只要离开了那个特定的语境,语言就离开了说者的本意。经过转述者转述,有意无意中便夹带了转述者的情感与观念。听者的感受不但受自己情感认识的影响,还会受到转述者情绪的感染,便很难正确理解当初说者的语意了。所以,“张三不是人”不仅是个有意思的问题,还是个蛮深刻的问题。至于文字,望之起意就更普遍了,所以,写文字的人要极尽己之能事来营造个文字环境,以使自己想表达的与读者感知到的尽可能相一致。即便这样,还是一百个人读同样的文字会有一百种不同的感受。文字还不及语言,语言还有个“第一现场”,文字没有,文字是彻底平面的。写出一句:张三不是人,没有人能知道写者的初衷,只能任由读到的人依己之意志去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