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同学会散记(20)(原)  

2017-09-17 09:28:06|  分类: 同学会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餐还是在二楼餐厅吃的,十来个人围坐着一张张大圆桌子。我进去的时候,好多同学都在用餐了,使我寻得一种走进当年食堂的感觉。张笑宇坐在我旁边,说起当年食堂那斑驳的铁圆桌,聊起那发粘发酸的烤糕……笑宇说:想起那烤糕,就反胃。看来,那烤糕他是吃伤了。这个当年的大帅哥,还是那幅模样,只是岁月在他脸上深画了些许。昨晚他演唱的歌曲《擦皮鞋》,确也符合他留给我的记忆。当年,我很羡慕他穿的那双皮鞋的样式,他常把它擦得贼亮,我现在还依稀记得呢。他和我提起当年我给自己开小灶去小卖部买梨吃的事儿,呵呵,这个我倒不记得了。不过,我虽习学得不咋地,可也没亏了自己,每天蜂王浆还是喝的,有周日不回家的时候,一个人跑到街里的饭馆,花上三块钱,要上一盘尖椒干豆腐一碗白米饭,那时一盘尖椒干豆腐两块五,一碗米饭五毛。这样的事儿还是有的。

    人都有多个面,尤其像我这样,一旦感觉不好,便蜷缩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喘的人,大抵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了,遂不会给人留下个性鲜明的印象,只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学习不好,挺老实的。我在高中阶段,便因成绩不好而把自己给隐匿了起来,我几乎成了鲁迅笔下的那个狂人,每天十分小心,整天琢磨着“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总担心说错啥话做错啥事,诚惶诚恐如丧家之犬。何以会这般,我现在戏称:一中那地儿的风水与我犯尅,说风水与我犯尅也不是完全没道理,最起码,那校园里连口开水都喝不上的,以我今天的喝水量,那时的大脑是干涸了,呵呵。说起开水,我还清晰地记得,才入学的时候,在涮洗间东墙那儿有个供应开水的阀门,没多久便停掉了,再没有地儿能接到开水喝了。“犯尅”这话也不全在为自己成绩的不好来推脱,在那地儿的日子里,我不在状态上找不到感觉确是真的。状态这事儿,用打麻将来说明最形象最生动最易共鸣。我打麻将在状态时,上家天听,都和不过我,不在状态呢,呵呵,一宿都不会和一把,终究不是个善于咸鱼翻身的人。现在有人说我文笔好说我记忆力好,谁会相信,我在一中后期,无论哪本书上的汉字,我连一句话都读不成个儿。这背吗,记得临高考前教语文的陈老师让背两三段古文,说有一段必考,结果高考试卷上真让默写了其中一段,可我仍是答不上来哦。那时我就像进入了休眠状态,倘若真的休眠便好了,我却是什么都清楚,又什么都做不来,知道该做的做不来,便是痛苦了。

    我越来越发现人生的许多事,并不以我们的主观意识来决定,一切好像都是上苍安排好的。不能说高中那段就是不好,现在就是好,好与不好都构成了生命体验的一部分。我四十二岁以后,怎么就爱上了写文字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自打喜欢上写文字,便能不断地从中寻得乐趣,以往打麻将、斗地主等娱乐的吸引力都逊色了下去,遂一样样的都不玩了。十几年前,我也是麻将一打一宿,没麻将打,便在网上斗地主。闹非典那年,我没事干,斗地主直斗到除了点鼠标的手指能动,整条胳膊都动不得了,呵呵。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突然意识到随着一分一秒的失去生命便一分一秒的接近死亡,似乎有个声音在我耳旁说:该写点东西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