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同学会散记(21)(原)  

2017-09-21 11:59:21|  分类: 同学会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我们来的那艘游船靠岸了,同学们陆续上了船。没有“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的送别场面,更不见“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唯有些许“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景象。船开了,沿着来时的路载我们回去。时间真是个怪东西,总觉得回去比来时快。大概来时伴着新奇吧,回去时啥想头都没了,便显得快。我站在二层的甲板上,望着远去湖滩上泛着灰白色光的碎石,还有那路那树那花那玉米地……都渐行渐远了。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不属于那儿,那儿与我们也仅有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因缘。我们偕同着二十几个小时的时光,在那儿,演绎了同学聚会的一个个生动的画面,以不同的感受印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之后,我们与那儿,便再没了交集。这渐行渐远的景致,像每个同学的脸,随同学会而生动起来,又将单调下去,沉睡在记忆中。人生的每一件事儿,又何尝不是这般呢,来了又去了,来去之间消耗着生命,留下的除了感受的印记,还有一种因缘。谁也不知道这因缘的种子会在什么时候结出果实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很可能并不在今生今世,在来生来世,甚至更久远的时候。这便要我们相信:人是有灵魂的,灵魂不会随着肉体的消亡而消亡,今生今世也仅是以这幅皮囊现世的一次旅行。

    参观完丰满大坝,大巴车又把我们载到了红酒庄园。一座当代人造庄园,不大的空间里,又花又树又仿古建筑的,弄得过于紧凑,与东北的风格有些相悖。在红酒庄园用过午餐,我们又乘大巴车回到了出发地---北山停车场。至此,同学们各奔东西,从哪儿来的又将回哪儿去,同学会便结束了。

    倘把同学会这两天的时光比作人的一生,便没有人知道三十年前的事儿,更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儿又去那儿,以及为啥总是会遇到一些善待自己的人了。把人的一生视作灵魂的一趟旅行,以这幅皮囊遇到的每一个人与每一件事,无论好孬善恶,都有其因缘。只是“旅行”之前与之后因灵魂更换了皮囊而深藏,仅留下了个现世以有限的因果所不解的“似曾相识”、“鬼使神差”或“莫名其妙”。 把灵魂限定在有限的人生中未免太狭隘,放大视野,让视阈囊括进更大的时空,人的一生便浓缩成了灵魂的一个瞬间。这个瞬间里发生的一切,大多不完全由这个瞬间来决定,就像同学会这两天的热闹源自于三十年前三年时光的积淀而非同学会本身一样。人生的旅途本来就是一次“同学会”或“什么会”,不是吗。(全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