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同学会散记(4)(原)  

2017-09-03 15:11:52|  分类: 同学会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会掠影(4)(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搭建舞台用的东西被师傅们一件一件地搬起,倒到顺湖边地势停着的一辆有些倾斜的小货车上。甲板上腾出了人能落脚的空儿,我们几个走在前面的,捡拾着跑上了岸。

    湖滩的砂土地上布满了碎石块,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灰白色的光,走在上面,踢踏踢踏的,发出细碎的响声。偶尔有个干枯的木材躺在那儿,为碎石块灰白色的单调作了点缀。湖滩很自然地拥抱着湖水,湖水很恬静地亲吻着湖滩,一边是秋水的明亮,一边是沙土碎石的灰白,相依相伴,在蔚蓝色的天空下,显得十分和谐。这种沙土碎石地,人是不喜欢的。我的拉杆箱不能拉着,只好提在手上。大概用不了多久,这沙土碎石地便会被水泥给覆盖,弄成我们来时见到的“小广场”的样子,水与岸整整齐齐地接壤了。

同学会掠影(4)(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走过三四十步的沙土碎石地,秋天的绿便跑来迎接我们了。不远处,山的深绿色扑面而来,像位老者,深沉而庄重,让我想起孔子的那句“仁者乐山”来。脚下变成了泛黄的沙土小路,两旁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泛着淡淡黄的绿色植物,在秋风中摇曳着,宛若欢迎我们的人。

    路边那些我小时称作“笤梳梅”的野花,开得最烈了,仿佛秋天是专属它们的。一朵朵,或粉或白,昂着笑脸,热烈地绽放在枝头。谁说秋天只有萧条与衰败,我自独傲,我自光彩照人,我的使命才刚刚开始呢。谁说只有春天的花才美,我与我的兄弟姐妹经过春的寂寞夏的历练,沉淀出来的是成熟的美。这热烈的野花,令我想起汉代的公孙弘。《史记》上说他:“丞相公孙弘者,齐淄川国薛县人也,字季。家贫。年四十余,乃学《春秋》杂说。建元元年,是时弘年六十,征以贤良为博士。使匈奴,还报,不合上意,上怒,以为不能,弘乃病免归。元光五年,菑川国复推上公孙弘,拜为博士。”谁说我们老了,和四十岁才开始读书识字的公孙博士比,还年轻呢,呵呵。有人说:人三十岁前的模样是父母给的,三十岁后是自己修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生命还在青春期呢,呵呵,老与不老,全在人生的使命。

    走过二三十步的沙土小路,又是条水泥路了。穿过山寨门的造型,“富家庄”就在前面,我们将下榻在那儿。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