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同学会散记(9)(原)  

2017-09-07 15:10:36|  分类: 同学会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会散记(9)(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老路心里想着长春同学在晚会上的节目还没排练过,便跑到宿舍来找玉涛。玉涛这酒量和国庆也差不多,在床上睡着呢。老路把玉涛扒拉醒,玉涛睁开眼坐起来戴上眼镜,一本正经地冲老路嚷道:“练啊!人呢?你怎么搞的?”“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导演吗?”老路连忙回应道。他俩楼上楼下房前屋后跑了一遍,把景维国、林海源、王雪辉、张红梅找了来,一块跑到餐厅的台子上演练了起来。

    我坐在餐厅门外的沙发上,透过玻璃隔断笑呵呵地看他们拿着铝盆又敲又打地在台上转圈圈。张冬梅啃着烤苞米从楼梯那边走过来,见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便跑过来道:“作家,在想怎么写同学会呢呀?”我憨憨地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这个“作家”的称呼,姑且不自量力地接着吧,在中国还有种不大合时宜的遥远的尚可,听王蒙先生说:在美国,作家一词被赋予的内涵极为普通,没有一点儿,国人听起来的高尚劲儿。本来嘛!写文和打麻将、唱歌、跳广场舞一样,都是一种娱乐。别太拿这当回事儿,除了能图个乐,别的也没啥用。写文的人只不过把自己不经意间的零碎的见闻与感受借助文字给表达了出来而已,才不会时时想着怎么写写什么呢,那多累啊,呵呵。李白吟“床前明月光”的时候,苏轼呼出“大江东去”的时候,曹雪芹写《石头记》的时候,也没地儿发表啊,不会想着去换回俩钱花的,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人们把他们写景抒情甚至排解愤懑的文字印到教科书上来学习,还要给命名个名篇名著啥的,呵呵。冬梅掰下一小截烤苞米递给我,呵呵,热乎的,这个好,忙问:“从哪儿弄来的?还有吗?”冬梅说:“从酒店服务员那儿要的,我再问问去。”说着她又朝楼梯那儿走去。

    平台下开阔地儿的一角,有人在烤全羊,这是为晚餐在做准备呢。有同学打旁边的玉米地里掰来苞米,借着烤全羊的火炭,烤了起来。在这样的季节,我小的时候,经常从自家的园子里掰上几穗苞米,借着母亲烧饭后的火炭来烤着吃,不但烤苞米,还会把从地里才挖来的土豆地瓜埋在炉灰里煨熟了吃,我们那时管这叫“烧土豆”“烧地瓜” “烧苞米”, 尽管表达得不够准确,还是这样叫,我听着亲切。久违了的岁月,那些记忆都尘封了起来。今天,吃到“烧苞米”, 真的很惬意,打开了一段少年时代生活情景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