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同学会散记(10)(原)  

2017-09-08 10:58:25|  分类: 同学会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会散记(10)(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烤苞米的香甜太诱人了,见炭火旁有穗烤好的苞米,我也顾不得问:谁给谁烤的了,俯下身拾起,左右手倒换了几下才拿稳,跑到一楼大厅,坐在沙发上啃了起来。今天,在同学群里看陈革同学说,那天的烤苞米大多是杨超同学掰的烤的,他一直在为大家忙活,弄得满头大汗。我吃的那穗大抵也是他烤好的吧,坐享其成,真是不好意思了。

    庞俊涛同学站在前台那儿写着什么东西,回头见我坐在沙发上,便喊我。他拿着一张纸问我:“你看,我在朗诵前这样说,行不?”我看了眼他写的发言词,说:“太正式了吧?有这个必要吗?到时候,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随意就怎么干,越随意越好。”他瞪着一双大眼睛,表示不能完全认同。晚会上,他拿着纸夹子上了台,这点是听了我的“随意”, 就是上面写的感慨的话儿,比他后面背诵的毛主席诗词《六盘山》的语句还多,以人有点喧“感慨”夺“表演”的感觉,却也不失为一种更大的“随意”。 同学聚会最是无脑,也无须有脑的活动,只要大家尽兴便是了。所以,我在前文中,才写过“卡通”“童话”这样的词儿。“西风”两个字儿,在庞同学口中带着“下滑弯转音儿”飘过来的时候,我听着,呵呵,蛮有特色。

    三十三年前,才上高一的时候,庞同学、景维国和我铺挨着铺。恰逢那时我才以我们矿区第一的成绩考入,尚春风得意,内心还没堆积出“沮丧”、“挫败”“失落”“消沉”这些灰色的东西来。也便有份闲情来观察生活。我第一次见到庞同学的时候,他借着寝室中央那盏灯发出的昏暗的光,攀着扶手爬上来,景同学问他:你啥时候来的?他说“燕个儿”, “燕个儿”是什么时候啊?维国和我趴在铺上疑惑地看着他,他瞪着一双大眼睛,见我俩眼中充满了疑惑,他也疑惑了吧,呵呵。随后几天,他又抛出了“欠个儿”“后个儿”“大欠个儿”“大后个儿”, 弄得我们迷惑了好长时间,呵呵。现在,我写这些词儿的时候,耳畔依旧回响着庞氏发音。很遗憾,这“燕个儿”的“燕”, 我至今尚不会写。“欠个儿”应写作“前个儿”吧,不过,我还是重音儿弱字,以别字代替吧。这样,更能形象地表达庞同学的发音,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