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8)(原)  

2017-10-12 09:47:11|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林和舒兰之间的这条路,我不知走过多少回,大口钦、金珠、缸窑、丰广、吉舒、玉国、东富、三道河、舒兰。那些年大多时候,坐火车往来于其间,也坐过几回汽车,应该是九二年我参加工作后的事了。1997年春节,我已在苏南的双良公司工作了半年,拿了半年的每月两千两薪资,感觉自己有点钱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妻回东富过年,打吉林下火车后,便包了辆出租车回家。当年这条路,是沿着山边走的,狭窄曲折坑洼,还要穿过好多村镇。眼前这条路,亦起起伏伏,却是宽敞笔直的,只是两旁少了高大树木的守护。

    在金珠,我和玉涛找了家看着还干净利索的饭店,点了两个菜要了两碗米饭。才坐下,付玉波就打电话来,问到哪儿了。在长春的时候,他给玉涛打过电话。他和玉涛这两个在微信群里整天“掐架打嘴官司” 的家伙,私交还是不错的。付玉波算舒兰同学的“秘书长”吧,当得还算称职。玉涛和我说,看来到舒兰后的行程同学们给安排好了。“那就客随主便吧!”我说。

    吃完午饭,我俩开着车,沿那条起起伏伏的一级公路继续前行。两旁的玉米地亦依着地势,起起伏伏的,一大块一小块地迤逦着,终止于不远处的山脚下。偶能望见几户人家的屋顶红瓦,在远处,在玉米地那边,安安静静地卧在那儿,像熟睡婴儿的脸。这路边的小树,细枝条上几片绿叶像蝴蝶的翅膀在秋风中颤动着,树下一簇簇的笤梳梅花,粉的白的,沿路边站成了长长的一趟儿,让人想到身着各色旗袍上身微微前倾的礼仪小姐,在夹道欢迎我俩,还是舒展了花枝抖擞着精神在迎接这凉爽宜人的秋天。

    一路上,我都开着高德导航,不但为识路,更为限速提示,总不能开一趟车弄一大堆违章回去吧,又得交罚款又得扣分的,多对不起人家车主。吕刚说的没错,这条路上限速的地儿真不少,居然有个地儿限速20公里/小时,那儿路况尚好,给一点点油门,车速也不止二十了吧,真搞不明白为啥要做这样的限速呢,这车还怎么开。

    徐鹏飞打电话说赶到舒兰了,崔玉昌打电话来也说到了。付玉波打来电话说,要我和玉涛在舒兰一停,再赶回吉林吃晚饭。看来同学会筹备组有安排了,可我的故乡行还要继续,最好能住在舒兰,毕竟二十年不曾回来,我想在那儿多待会儿。人就是这样,整天生活在那儿,不但木然,觉不出它的好,有时甚至还心生出些厌恶,可一旦离开得久了,反倒时常念起它的好来。故乡在不曾离开它的人来看:不可能完美,只缘没有因距离而生的美,亦无因时间涤荡而来的魅。人与人的关系也一样,厮守在一块的,一切都觉平常,正所谓:近处无伟人,难怪孔子说“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也不但指“小人”和“女人”的,但凡平常人都是这样的吧,毕竟能修养成“君子”的人极少,尤其在当下这个社会中。可见,凡事都有个“度”,过远了要么高高在上要么看不清不了解了,过近了呢,又因过于清晰而难再赏识出其美来。凡事恰到好处适可而止最好,这便是儒家推崇的“中庸”吧。

    上一个坡,车子走了一大半,一块小小的路牌指示着:东富。到了,我出生的地方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