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9)(原)  

2017-10-14 00:56:21|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敢相信这就到东富了,记忆中过了吉舒还有好长一段路呢,怎么说到就到了。一条小路,看着很窄,在我的印象里,那条通往“北垫道”的路很宽敞,啥时候竟变得这般不堪。停下车子,我有些犹豫,玉涛说:这不写着去东富吗,应该没错。这时,一个老头开着辆机动三轮打小路上过来,我问:这路去东富吗?老头停下车来,扭脸望着他才过来的方向,用一只手指着,嘴里说道:“这就是东富。”听着浓浓的乡音,我喃语道:啥时候变成这样了?

   沿小路,车子驶下坡。路上不见人,两边玉米地里一人高的玉米棵,像黑压压的一群人站在那儿。在它们的遮映下,灰白色路面显得有些幽暗。一会儿,车子又开始上坡。原来上坡那儿,有几户人家,红砖瓦房坐落在木栅栏围起来的院子里,这个季节,透过园子里种的庄稼,隐约能看到屋顶的红瓦和一点红色的砖墙。眼下一户人家也不见了,只有杂生着的树木与荒草。那几户人家中,有户人家因卖鸡饲料而发了家,相传成了东富的最有钱人家,至于真假,早已无从考证。这户人家有个和我同届的学生,我确记得,后来考上了白求恩医科大学。八四年中考,我考了个东富矿区第一名。这学生大抵有些不服气,给他记住了,三年后他到处打听我考哪儿去了。说起来真惭愧,我哪也没考上,在家里垂头丧气地蹲着呢,呵呵。

   车子上了坡,有条小街,当年我们叫它“小gāi”。有一年,好像才分过秋菜吧,父亲带着我去“小gāi” 还借来的地排车,去的时候我坐在地排车上,回家时就只能自己走了,感觉那时的“小gāi”好长好长啊,那天自己走了好多好多的路。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去“小gāi”吧,年龄还很小很小,当时便有种“新发现”的感觉,真没想到在幼小的我的活动范围之外还有这样一个地儿,这地儿从未在幼小的我的视野中出现过。眼前的“小gāi”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路旁低矮破旧的房屋蜷缩在那儿,没一丁点我儿时的景气。我真的长大了,变得强大了,脚下略给点油门便瞬间从“小gāi”的这头儿跑到了那头儿。

   “小gāi”的西头向南一拐便是铁路,我小的时候还是平交路口,后来在铁道的下面修了个涵洞,变成了立交道口。我开车穿过涵洞,道两旁的平房人家,一户都不见了,到处长着杂树荒草,寻不见丝毫我记忆中的样子。这道两旁原本是一趟趟的红砖瓦房,一趟房住着六户人家,房前屋后用木栅栏围起来,形成了各家的前院后院。就在道东边那块有户人家,丈夫死于矿难,妻子没能承受住打击疯了,住进了精神病医院,家里剩下三个孩子过日子,当时,老大九岁,老二只有七岁,老三才四岁。老大大我一岁,我认识他那年,他十九,已带着两个弟弟独立过了十年。后来,老大考上了一所中专学校,老二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老三考哪儿去了,不大清楚,大概也考上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这户家人,只因这哥仨的故事确实感人,也励志。倘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即便哥仨懂事,恐怕也难以生存如那般,最起码,经济上的保障就不及当年,那时,矿上负责给患病的妻子送进精神病医院,每月给三个孩子生活费,还有那年头的邻居现在哪儿还有。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