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11)(原)  

2017-10-15 22:37:41|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停下车,站在空地上,向四面望去。俱乐部、医院、单身宿舍的楼还在,却已破旧不堪。尤其是俱乐部,面目全非了,无论我怎么发挥着想象力,也不能把眼前的这个和记忆中的那个联系起来。我儿时的俱乐部,仰视着高大宏伟,有时还带着威严。不知有多少回,幼小的我因没买到票进不去而失望地徘徊在俱乐部紧闭的大门外,想象着里面放映的电影或正进行的演出,为自己欲望的无法满足而难过,无奈地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内心充斥着憾与怨。现在,那人头攒动、卖票窗口前拥挤不堪的场面,还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呢。我大概有五六岁的时候吧,有一次跟着邻家大人到俱乐部去看杂技,或许因才吃了过饱过油腻的的韭菜猪肉馅饺子,或许因室内人过多而空气太闷,或许因看到台上那人躺在钉子板上腹部放了块大石头马上又有人抡起大锤砸石头而害怕,或许……我觉得极不舒服想去厕所,在路上便晕倒不省了人事,不知过了多久,感到有凉凉的水滴滴在我的头上,我正趴在一个人的背上,那人背着我向医院跑去……在医院,打了个吊瓶,便回家了,我算有惊无险。母亲说,矿上的医院建好后我是第一个住院的,那时我大抵只有一两岁吧。眼前这早就人去楼空的医院,年龄只比我小一两岁哦。三层的单身宿舍楼,是后建的。还有一个单身宿舍在它的后面,小时候我们跑进那走廊感觉好长好好长,两边一扇扇房门大多关着,致使走廊里很昏暗,却也如愿了我们的好奇心。

   见俱乐部的门开着,门口有两个妇女,一个年纪大的,一个年轻些的。我走过去,和她们说起我家。年纪大的直摇头,表示不知道。我家搬离东富也有二十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与自己的生活没大有交集的人与事都因淡出视野而被人们忘记了。年轻些的随着我的描述,想起来了,还说出一些和我家相关的人与事。我见俱乐部的过厅里堆放着杂物,没一丁点当年的气势,通往二楼放映厅的水磨楼梯仍是那般模样,还有那两扇因把我挡在外面而给我留下威严记忆的大门,这般破烂这般的不成样子了。时过境迁,时间是最好的洗涤剂,一切浮尘污渍都会被它洗去。

    玉涛说:“走,上‘你家’看看去。”一会儿,我们要赶到舒兰,鹏飞才打电话说,已在舒兰出口那儿等了。 听那年轻些的妇女说回舒兰,便邀她来做向导,随便把她捎到舒兰。

   到游戏室那儿,我向食堂那边看了一眼,到处是荒草杂木,快看不到食堂那趟平房了。我脑中蹦出“荒芜”一词来,除了用这个词来形容,实在想不起还有别的更恰当的词来。旁边这游艺室呢,灰白色的水泥砂浆立面还是那个样子。盖这楼时我五六岁吧,尚依稀记得母亲在工地上劳动的情形,有台搅拌机在一旁轰隆隆地搅拌着水泥砂浆。这游艺室的作用在我记忆中有三项,一、局部的二楼作了矿区广播站,每天向矿区播音;二、每年春节,在那儿搞各种游戏,猜灯谜、打Air gun等,现在我只记起这两个,一个因我感兴趣却猜不出,一个因邻家有个孩子打Air gun时把自己给打伤了;这第三项是我最不愿提及的,大概在一九七八年吧,才过春节尚在正月里,矿上发生The mine,dead sixty-eight人,一夜之间,有的一趟房(六户人家)便出了五个寡妇,有的一家dead哥俩,有的一家dead爷俩,有的甚至一家dead爷仨……太凄惨了,一下dead这么多人,尸体往哪儿放呢,游艺室便成了临时停尸房。

   过了游艺室,便是矿办大楼那院。大门破破烂烂,满院子的杂草,办公大楼像个打了败仗的人,黑着眼窝遍体鳞伤地躲在最里面。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