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12)(原)  

2017-10-17 11:45:12|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子过了矿办楼,向导说:这就是去火车站的路。“这就是去车站的路?”没一点当年的样子,杂草杂木围拥着,显得有些幽暗。多年无人问津,竟变成了“小路”。

    道路两边的商店和粮店,蜷缩在荒草的后面,见不到一丁点我记忆中的气势。我小的时候,这两地儿也是热闹去处,尤其在春节前。快过年了,家家去商店,买回为孩子们缝制衣服的布,买回糊灯笼用的彩纸,买回贴在墙上的年画,买回男孩子热爱的鞭炮女孩子喜欢的头绳,买回烟酒糖果……去粮店买米买面买瓜子买油……那个年代,物质供应虽不大丰富,甚至短缺,可人们的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红红火火。物质短缺,更显其金贵。为买年货,人们常常排起长队,有时还拥挤不堪。有一年春节买粮,在拥挤的粮店里,哥哥丢了十块钱,懊丧了好多天,那时父亲一个月的工资才五十六块钱哦。一个月中,粮店里总些天人很少,大概在月中吧,显得有点冷清,这个时候,我们小孩子常带着自己叠的“piaji” 跑去,在打油机下面的接盘里沾上油,“piaji”便成了油“piaji”, 然后,当成宝贝藏起来,像扑克牌中的大王一样,和小伙伴玩到紧要关头,才肯拿出来。我很小的时候,大约只有四五岁吧,曾祖父尚在我家,那时,这商店的后院子很大,有仓库有马棚,有个和我曾祖父很熟的老李头儿,在商店打更,一天夜里起来给马喂饲料,被人勒dead。这是我最早听闻的一起凶杀案,后来那案子没有破,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投下了一片恐惧的阴影。商店西墙外,曾接有几间矮些的房子,我小时是买菜用的,那时家家房前屋后都有菜园,卖菜用的房子便不那么紧要了,常常窗板紧闭,窗板外那个“L”型的水泥平台遂成了小孩子爬上爬下玩耍的地儿。

    过了商店、粮店,来到饭店和街道办事处那儿。饭店才建好时,我家隔壁阿姨在那儿的头儿。真不知道当年饭店的准客户在哪儿,反正公办的,盈亏都不重要的。现在,我只记得那饭店蒸的花卷很好吃,和妈妈蒸的味道不一样。后来,饭店东头的一间屋被隔出来,成了矿区最早的照相馆。街道办事处那趟平房,早不见了吧,眼前是栋三层楼,也是我这次之行,看到的最有人气的地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约八一年吧,应该是的,那年我上初中,母亲拿出家中全部积蓄,一张伍佰元的存单,取出钱来,和街道办事处主任家合开了个小卖部,位置就在街道办事处门口那儿,我放了学常去店里帮忙,一块豆腐乳三分半,一块臭豆腐两分钱,一斤酒一块一毛五……打一斤酒买两块豆腐乳两块臭豆腐多少钱?呵呵,我那时的口算能力蛮强的,从没算错过账。后来,修路把小卖部给拆了,母亲又在我家门口,自己开起小卖部来。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矿区是安宁的,家家的收入都来自在矿上上班的大人的工资。自打一九八零年一个姓杨的老头在街上开了家小卖部,之后总是有些不那么“中规中矩的事儿”发生,矿区不再安宁了,这便是改革的征兆吧。人类社会本来就是三教九流十分纷繁复杂的,整齐划一,简单归类,只能是某个时期人的理想化思维强迫实践之使然。不过,仅经历过安宁的环境又没有对以往社会深入认知的人很难这般来看的,当年的我便是其中一员,倘若有今天的认知,我的人生可能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