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15)(原)  

2017-10-21 17:17:12|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还响晴的天,这会儿,下雨了,噼啦噼啦几滴雨点砸在地上,在沙土地上洇出一个个雨花来。我小的时候,见这样的天,赶紧往家跑,把装着蝈蝈的秸秆笼拎回屋,收起家里晾晒的衣服,给大酱缸盖上盖,然后,站在门口看白花花的雨点一闪而下,思忖着:一会儿停了雨,去山上的松树林里,又能拣些松蘑回来,放上点辣椒炒了,挖上一小勺填进嘴里,咀嚼着,黏黏滑滑的,真的太鲜美了。故乡的山货,窃以为特好吃的,除了这松蘑,还有一样,至今我不能确定它的学名,有人说是“树莓”, 我上网搜了一下,大抵是那个模样,我小时候叫它“托瓣儿”, 大约是这俩字吧,姑且这样写着,一枚如同樱桃大小,红红的,软软的,外表纹理比草莓鲜明,每年的六七月份,挂满树的枝条,一串串像是别样的糖葫芦,采摘下来,要放在硬质容器中,我们那时拿铝饭盒来盛,捏上一小撮,口感比草莓鲜嫩得多。山里还有刺老芽、猴爪等野生植物可供人们摘食,鲜绿的刺老芽,褐绿的猴爪,拿着蘸酱吃,那滋味现在从超市里买来的蔬菜没有能比的,只是采摘刺老芽时要格外小心,不然,会被下面发白的杆上的刺刺到的。都说真磨好,我独不喜,扑啦啦白白的一枚,不像褐红色是松蘑那么紧凑,吃起来也不如松蘑滑嫩。我上初一时,头发整天捯饬得锃亮常穿件洗得发白的帆布工作服的地理老师在讲到海南岛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说,海南岛一年四季山林里都有果实吃,人呆在那儿,饿不着……我那时想人生活在海南岛多好啊。现在,人正沿着自以为无比正确的科学的设想构建自己的社会,即便山林中有再多的果实,也难以保证人的生存了。人正把自己捆绑在货币商品等这些人造的东西上面,离大自然越来越远了,还要美其名曰:现代文明。

    上了车,我们沿来时的路回“北垫道”。我记忆中,打俱乐部那儿向北向东也能上“北垫道”的。向导说:不能。是我记错了,徒步应该可以的。上了“北垫道”,我觉得才踩了脚油门,便看到舒兰出口了,东富到舒兰啥时候变得这样近了。我记得当年骑自行车,要向北弯个大弯下个大坡再上个大坡才到舒兰街矿的边上,从舒兰街矿到舒兰县城还有好长一段路呢,大概这一级公路改道取直了。

    过了舒兰出口,我把车子停到路边。徐鹏飞、郭玉鹏、吕刚、付玉波、崔玉昌、金熙飞早等在那儿了。鹏飞和上学时一样,一看就是个“中规中矩”的人,让人感到踏实。鹏飞后到我班上的,和我坐过同桌,他打微信上看到我要回舒兰,便留意我的行程,专门从榆树开车赶来与我见面,连夜还要赶回去。这着实令我感动,想着你的人总会想方设法来与你相见。高二时,吕刚只在我们班上上过几天课,便去了文科班,真感谢他能那样清晰地记得当年默默的我,也难怪他能成为社会管理型人才。付玉波、崔玉昌、金熙飞都是老一班的人,上高一时便在一块。在我来时的高铁上,崔玉昌给我打过电话,这么多年了,都是老同学,甚是想念。郭玉鹏和我同学时间最长,打初二便是了,前前后后有五六年的时光呢,这小子越活越年轻了,呵呵,他接替了我,来开车,奔向舒兰城里。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