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18)(原)  

2017-10-25 16:08:25|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鹏把车子开进一个大院子,泊在东面的车位上,我们下了车。雨仍下着,打在脸上胳膊上冰冰凉凉的。眼前的大楼,立面干挂着灰白色的麻石,很气派,门上方的电子显示屏闪过“信用联社”四个字儿。大厅地面铺着大理石,柜台里坐着工作人员,柜台外没见有办业务的人,整个大厅只见三五个人,令人觉得有些冷清。我们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了一会儿,有个中年女人从电梯那边跛行过来,吕刚和郭玉鹏忙起身相迎,我和玉涛还有鹏飞亦打沙发上站起……这就是杨淑华吗,怎么还跛脚了呢。高二时,杨淑华到我班上的,当时我与朴辉南同桌,他一见她,便被迷住了。我尚依稀记得,当年杨淑华穿个草绿色军大衣,十分干练的样子。她的文笔很好,如她说话一般,犀利泼辣尖刻,眼中揉不得沙子,才到我班上语文老师便读了她的作文。岁月伴着疾病,夺去了她当年的风采。见面寒暄了几句,便商量去哪儿吃饭。来我班前,杨淑华和鹏飞就在一个班,他俩算老同学中的老同学了,我说:“你坐鹏飞的车。”玉鹏想到鹏飞不熟悉路,又补充道:“吕刚也坐你们的车,带路。”两部车驶出了院子。

    玉鹏听我说“市政府那边风水好”,又拉我们去那儿兜了一圈,那地儿若建所学校会更好吧。玉鹏带我们在舒兰街里走了些我不曾走过的路,随时还介绍着:这是啥那是啥,有同学说,他看舒兰,只有那些山变化不大,还有小时候的影子。的确如此,那些街道与我是陌生的,大抵会永远陌生下去了。这些年,我去过许多地方,无论城市大小,就某个局部而言,都差不多的,新修的路,才盖的楼,刚栽的树……一切都是新的。三十多年前,我们高唱:“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现在,天没新,霾了,地是新的,可春光也没更明媚哦,城市乡村吗,增没增光辉,全在人不同的认知了。接下来的歌词,确实说了实话:“创造这奇迹,要靠我,要靠你,要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呵呵,这一切确是我们这代人所为,可“英雄”“光荣”“自豪”“挺胸膛,笑扬眉”啥的,我咋一点没寻到呢,惴惴不安中,内心还萌动着一丝愧疚,当然,这个“愧疚”不是歌中唱的那个“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的“愧”, “愧”的是对未来的迷茫与不知所踪。人彻底从大自然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了,以从未有过的能力完全依自己的意志来规划着这世界,咋总令我感到不安呢,人毕竟不是上帝不是造物主,只是自然界物种之一,却具有了造物主的能力,也只能如同有了性能力的少男少女,仅知追求自己快乐的行为,最终,弄得一地鸡毛。

    玉鹏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车来,要接上郭数学一块去吃饭。玉鹏说,一会儿,我们的两位初中同学刘建生和吕洪涛也过来。打84年初中毕业,我便没见过这二位,有三十三年了。刘建生现在叫刘建平,上学时挺爱笑的,常穿件蓝色上衣,很温和的一个小男孩,我才转学到班上时去粮食局食堂吃午饭常与他结伴同行,他有个姐还是哥在县广播站,现在我记不大清了。吕洪涛当年数学成绩很好,初中毕业时考取了一所中专,我现在尚能记起他少年时的模样。这小区大概还未完全建好,门口仍有一大块地没被水泥覆盖,坑坑洼洼的泥土上留下了车辙的沟痕,在雨水的浸润下变得越发的黯淡。昏暗的灯光下,有个人拾捡着路走了过来,是郭数学,还是当年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