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19)(原)  

2017-10-26 15:58:35|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行散记(19)(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那农家院,具体位置我说不上来,隐约感觉在城西北,小院不大,很整洁,藤架下有三张长方桌,靠南墙固定在那儿,紧凑而不乱。一个房间大约十几个平米吧,应该是扒掉了火炕,在那儿位置上垒起的灶台,聪明的主家加高了灶台,把它做成了桌子样,不仔细打量,还以为一口锅嵌在桌子中央呢,让人忘了这是“大锅台”,坐在里面要受烟道壁烘烤的。我在别处也吃过这种“大锅台”,灶台的大小和高矮,与寻常的一样,弄得小菜、酒杯、碗碟放的地儿都不宽敞,像我这样肚子胖的人,坐在那儿感觉很不舒服。玉涛大概忘了烟道壁烘烤这档事儿,坐到最里面靠墙位上,吕刚提示他,他亦不以为然,大有一种有重担我不担当谁来担当的精神。杨淑华与玉涛一起承担了烟道壁的烘烤,坐在他对面,烟道的另一侧。鹏飞、郭数学、吕刚、玉鹏和我也都落了座。
故乡行散记(19)(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窗外,冰冰凉凉的秋雨砸在藤架上,漆黑的夜空下,院子里的灯散发着昏暗的橘黄色的光,打这儿给黑夜撕了个口子,生活的气息便升腾起来,屋里人声的嘈杂飘出来,温暖着窗外秋雨带来的冷凉。这样下着雨的秋天的夜晚,三五老同学围坐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台旁,谈人说事叙旧情,喝上点小酒,酒劲儿借着热气,一个个脸红扑扑的,应是件很惬意的事儿。可我不行,我已多年不大喝酒,半个月前在三海关,也是这样的雨夜,我感到有点乏,要了一小瓶二锅头(二两半装的),才喝了一半,夜里便吐了酒,弄得我一宿没睡好,在故乡住的这一宿,我可不想那般难受的度过。我象征性地倒了一点点酒,比划着。玉涛和鹏飞都说不喝酒,杨淑华两句话,俩人乖乖地倒了白酒,尤其鹏飞也不惜找代驾了。杨淑华很大气很豪爽地倒了一满杯白酒,郭数学和吕刚亦自觉地倒上酒。杨淑华嘴岔儿确实厉害,使她所道之人生动形象、活灵活现地浮现在我们眼前,令她所说之事以我们入木三分之感。她说得鹏飞、吕刚、数学喝了一杯又一杯,说得每个人脸上都笑呵呵的。语言是思维的外现,杨淑华的反应够快的。

    玉鹏说,吕洪涛有事赶不过来了,刘建平马上就到。一会儿,建平到了,人高大多了,身材很魁梧,上学那会儿的青涩全无,比那会儿精神多了,从他笑呵呵的眼睛里,我寻得了当年他的影子。建平和吕刚、付玉波都熟识,是我没想到的,看来在我这儿不同时期的同学,只要活跃常在地面上走动的,早就“亲同学”“表同学”地熟识起来了,舒兰毕竟是个小地方。大抵当年课桌上那条“三八线”刻得太深,同学时男生女生交往太少,一把年纪了,为同学情表达得更充分,别再受性别影响,不知哪个聪明脑袋,弄出个“人过四五不分公母”的话出来,呵呵,蛮有意思的。要散场的时候,玉鹏拿过包去埋单,没想到建平早就结过了,真不好意思,让后来的先了一步。

    才出长春的时候,玉涛给金州大酒店打过电话,酒店说没房间了,我俩还说,舒兰酒店生意这么好。我和玉涛决定今天不去吉林后,玉鹏便给金州大酒店打了电话,订好了房间。这酒店还有点欺生呢,呵呵。这会儿,我开着车跟在玉鹏的车的后面,穿行在秋雨中,行进在舒兰的街道上。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