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3)(原)  

2017-10-02 09:46:01|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四点钟,高铁抵达了长春站。我拉着行李箱走出车厢,感到一阵凉爽。久违了这份凉爽,久违了长春站。1987年夏天,高考完来长春玩,那是我第一次踏上这月台。1989年,也在这样凉爽的秋天,我来长春读书了。自打我在学哥学姐的引导下踏上学校的接站车,之后的一两年在这样的季节里,我又以学兄加代班长的身份在车站前广场上在飒爽的秋风中,迎接学弟学妹的到来,引领他们走进母校的大门。

    当年的长春站只有一个站前广场,走过去便是笔直且宽敞的斯大林大街,大街两旁的绿树掩映中坐落着“八大部”。 火车站和“八大部”都是典型的日式风格的建筑,简洁明快,现代中亦不乏东方神韵。1992年我离开长春那年,日式火车站给扒了。我不知为啥拆的,若说年久失修存在安全隐患不能满足长春发展的需要,尚且说得过去。这个理由确有些牵强,最起码,年久失修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不存在,“八大部” 至今尚在使用中呢。新建成的火车站,除了大些增添了些当代才有设备设施,别的便再没什么优越可言了。据说,日方想留下那个火车站,还和中方谈过保留的条件,甚至答应出资在别处另建新火车站。这个说法,我道听途说来的,倘真实,一定是那个极不务实极不自信的极左思想在作祟。不过,中国自古确有这种传统,近年来,也不乏有这样干的。想当年,项羽入关中一把火烧掉了秦朝的宫殿,只给唐人杜牧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来写《阿房宫赋》。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济南,听闻有位地方长官慷慨激昂道:一见济南火车站那个绿顶,便想到被侵略被殖民的历史。据说,在这位长官这句话的指导下,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德式建筑---济南火车站被扒了,重建成现在的这幅模样,即无历史也无特色可言。对于这位地方长官,除了思想极左像个愤青,实在谈不上有啥水平,难怪当时的济南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某某某真能干,要把济南变成牟平县。

    历史终归已成历史,拿铲除历史的物质遗存来说事,除了愚蠢,我实在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正如鲁迅先生在《拿来主义》一文中说的那样:如果反对这宅子的旧主人,怕给他的东西染污了,徘徊不敢走进门,是孱头;勃然大怒,放一把火烧光,算是保存自己的清白,则是昏蛋。人的一生也一样,有光鲜的时代,也有晦暗的时期。即便武圣人关云长,不也是即有“温酒斩华雄”“过五关斩六将”“水淹七军”的辉煌,也有“走麦城”的惨淡吗。一个充满自信的人只会坦荡地直面自己的历史,绝不会掩饰甚至试图抹杀掉自己人生灰暗的一面。人生要阳光明媚,可在黑灯瞎火中也没少干了事儿,还常常是些大事儿呢。

    对待历史的物质遗存上,清人算比较明智的。当年,多尔衮率满人入关,面对明皇宫,并没有“付之一炬”,使其化作焦土,而是修缮了继续使用。这才使今人能够看到拥有六百多年历史的紫禁城,不能不说多尔衮英明。相比之下,那个“闯王” “大顺皇帝”李自成便显得没有历史责任感与小家子气了,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留下来,彻底暴露出其“暴发户”的秉性,临逃前一把火烧了“太和殿”, “流寇”终归还是“流寇”, 怎能担当起国家民族的大任呢。

    现在,火车站又多了个北广场。我拉着行李箱站在北广场上,任凭凉爽的风吹拂我的面颊,我极力想象着这里曾经的样子,头脑中一片空白。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