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0)(原)  

2017-10-29 09:54:41|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行散记(20)(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玉涛说,金州是舒兰最好的酒店。呵呵,到舒兰也得住酒店了。这酒店四五层高,中部三个屋脊造型,我不知道有啥意谓,正立面上又玻璃幕又干挂石材的,弄得好不热闹,大门前还建了个人工喷泉,看起来,拉开了点大酒店的架势,尚算精致。进了门,大厅确实大,大而不精,便少了应有的气势,反而令人觉得有点傻,说“傻大傻大的”,亦不为过。及至房间,仍是个大,我不是不喜大,大过了头便不聚气,也就失了神。凡事都应讲个“度”, 过犹不及的。傻大傻大的东西,难有品位,易让人联想到“暴发户”抑或“土豪”来。这些年,我去过许多地方住过一些酒店,笼统地说,北方县城的酒店不及南方县城的,尤其不及珠三角和长三角的。这金州酒店确也符合北方县城的风格,不单是经济问题,和当地主要行政长官的审美也不无干系吧。
故乡行散记(20)(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地方长官决定着当地市容市貌的长相,甚至每座建筑物的模样,这亦是这些年来中国城市建设的一大特色。我居住的城市,出过这样一位长官,他喜欢欧式建筑,他当家时盖的房子差不多都是欧式的,一次,一位设计院的朋友熬了两宿依他的意思重画了渲染图,拿去向他汇报,连图还没展开呢,他便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指示道:照这上的样式来。呵呵,霸道吧。霸道,别人又能有啥法,谁让人家当家人家说了算人家就爱这口呢,人家这叫对市容市貌负责,汝等小儿懂个啥。我年轻时读的是建筑类学校,虽不是学建筑学的,可对建筑学上的事也略知一二。“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当年我们专业的学生实习,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去工地上“套丝”“穿管子”, 学建筑学的呢,实习是带着相机到处去拍特色建筑,近的长春“八大部”,远的上海外滩,古的“晋祠”,今的“北京十大建筑”…… 寻觅着凝固在建筑上的音乐的灵感。建筑应因时因地而造,凝聚着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人的气息的音符。西洋格调的外滩是旧上海的象征,石库门代表一个时代上海民居的风格,四合院乃千年北京城民居的沉淀,徽州民居的黑瓦白马头墙溢洋着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情调,湘西的吊角楼亦是那儿的人们因地制宜的智慧结晶,即便文革时期的建筑也留下了那个时代的印迹,最具代表性的,窃以为是南京长江大桥桥头的那四尊红旗下工农兵斗志昂扬的塑像,各有所长,没有优略,人的足迹就这样走过来的,逸动着西洋歌剧也好,悠扬着土家族民歌也罢,哪怕革命歌曲挺立在桥头,建筑师从中汲取着不同的营养,再潜心积虑地创造出新的作品来。很遗憾,这些年来,建设的快节奏以及长官的干预,使得建筑师平庸,亦算中国一大特色了,呵呵。

故乡行散记(20)(原) - 智乐 - 智乐(胡成江)博客

        走进房间,玉涛放下行李,要去他姐姐家看看,玉鹏开车拉他去了。鹏飞喝了酒,不能开车,等酒劲儿过后再赶回去。房间里,只剩我与鹏飞两个人。鹏飞“嗯哪”的乡音,让我感到亲切,我的话语中已没“嗯哪”了吧。三十多年了,他乡音未改,我这口音儿已说不上是哪的了,还有多少乡音在其中呢。鹏飞一直在榆树的中学教书,先在一所初中后调到县里最好的高中任教,在当地已是名师了。鹏飞从事的职业也和他做人的风格一样,以人特踏实的感觉,不像我,如这金州酒店一样好大喜功,企图追逐着时代走,可到头来呢,瞎忙活了几十年,寻不出啥成就感来,还是最传统的行业最稳定,亦最能令人找到成就感。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