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1)(原)  

2017-10-30 10:12:12|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鹏和玉涛回来了,玉鹏还带来烤串、啤酒及一些零食,酒是喝不动的,吃点烤串吧。玉鹏够有心的,下着雨,还没忘给我们弄夜宵吃,他那张少年便长成这样的浓眉毛浓胡子的脸,看起来有些粗,没想到心这么细,令我想起《水浒传》中的鲁达来。我对玉鹏说:“现在街上人少了,咱们开车出去转转,我想再看看舒兰。”

    开着车向北驶了好长一段路,玉鹏说,这就是冲火车站的路了。这条路我熟悉,透过车窗借着路灯散发的昏暗的光我大约看到路旁湮没在雨中的房屋,比我记忆中的矮小多了。这条路确经不起汽车轮子的丈量,一会儿,玉鹏便说,那儿就是火车站。火车站候车室还是那个样子,黑着灯像个默立在雨中的守夜人,一长溜一长溜幽暗的大玻璃窗宛如眼睛注视着雨夜中尚未归家的人,水泥砂浆立面的灰白色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隔着冰凉的秋雨隐隐可见。我到舒兰读书后,有段时间通勤,每天都从这儿上车下车。晚上去东富有两趟车,一趟五点多一趟七点多,夏天放学晚,赶不上第一趟车,每天傍晚六七点钟夕阳金灿灿的余晖透过大玻璃窗散落进空旷的候车大厅的时候,一条条褐色的长木椅上空空的,常只有我们三四个通勤的学生,忍着肚饿在那儿做作业复习功课。候车大厅送走了我们,便像现在这样幽暗下来,默立在夜幕下等待着第二天朝阳的眷顾,再开始新一天的忙碌,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我这当年的少年都年近半百了,它依然如故。

    在火车站前转了一圈,玉鹏问我还去哪儿,“去粮库那边吧。”粮库大门还是老样子,典型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造型,中间一扇大门两边各一扇小门,在过春节的时候,大门檐下挂了大红灯笼,才给那平日默默工作的朴实的大门带去些许节日的喜庆。我才到舒兰上学时,在粮库旁边的粮食局食堂吃午饭。食堂不大,位于半地下,要先上几级台阶然后再下去。每天在那儿吃饭的人不多,常客除了我,还有几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好像是教师进修学校的教师吧,看他们成熟自由亦富有朝气的样子,很令我羡慕。那是我吃过的第一个食堂,对那儿的食堂烟火气味记忆特深,多年后,我去坝上草原旅游,走进林场食堂,闻得那气味,顿感亲切,禁不住想起粮食局那个半地下食堂来。这种记忆很奇特,绝非有意而为的,几乎无以言表,不但气味还有气温甚至阳光,可能埋在大脑深处一生,不知那会儿与现实暗合了,便会蹦出来的。冬天的时候,火车经常晚点,我不能再通勤了,恰好那时我二舅爷在粮库托儿所打更,我便随他在托儿所住,早晚餐在粮库食堂吃,这食堂吃饭的人多,现在我尚记得晚餐打饭时的拥挤场面呢。转年开春,托儿所不需要烧炕取暖了,二舅爷打更的活没了,我便不能再住那儿了。在粮库院里又给我找了个地儿,我只住过一宿,却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