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故乡行散记(22)(原)  

2017-10-30 17:38:33|  分类: 故乡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地儿做啥用的,我不知道,记得有两间屋,分为里外间,外间屋好像有张桌子,里间屋有一个炕,门没有锁,大概变了形,也关不严,只好虚掩着,春天风大,不时被吹开又阖上,“咣当咣当”地碰击着门框。墙上有个窗子,天黑了,窗上的玻璃亦漆黑漆黑的,我不敢看它,我想看书,又禁不住瞄它一眼,好像那里面有什么东西正注视着我,随时会跑出来把我吃掉。我感到冷,从门那儿刮进来的凉气长了脚,跑进来围着我转。我感到孤寂,开始想家,想爸爸妈妈,想家里的热炕,想家中的一切。去年冬天,我也离家住进这粮库院子,那屋子里虽弥漫着一股白天幼儿喝奶吃饭以及溺尿溺屎后留下来的特有的气味,可是温暖的,还有二舅爷在我身旁,我从未想过家。现在,只我一个人坐在这空旷的房子里,伴我的是凄凉的“咣当咣当”声和吓人的窗子玻璃上的幽黑。我放下书,跑到院子里,夜空灰蒙蒙的,几只路灯散发着昏暗的橘黄色的光,不远处机器马达的轰轰声传来,是那么悦耳那么温暖。我不想再回到那阴冷的房子里,站在那儿,忍受着风的肃杀。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是孤寂啥叫温暖。我多渴望有个人向我走来,没有,没有人,只有风,只有风夹带来的尚未散去的冬的寒气。旁边角落里黑黢黢的,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亦让我怕。也不能一直站在风中啊,会把我冻坏的,我又无奈地走回那屋子里。睡觉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这样和自己说着。土炕是冰凉的,即便我铺了褥子,仍感到它的凉。看看表,十一点多了,我的大脑还异常清醒,没有丝毫的睡意,再看会儿书吧,注意力却被那虚掩的门给吸去了。会有人来吗,不会的,没有人来,那会有啥进来呢。我感到一阵发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不敢再想下去。随它去吧,这一夜总得熬过去呀。我盼望着天亮,天亮这一切便都将过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我又这样劝着自己。可瞌睡虫不听我的啊,我睁着眼,注视着顶棚那盏灯。还好,有它,倘没有它,我早就被从虚掩着的门那儿溜进来的抑或打幽黑玻璃中漂下来的什么东西给抓走了吧,我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再也回不了温暖的家……我想哭,可哭又有啥用呢,男儿有泪不轻弹,泪水在我眼圈中转了转,终未掉下来。我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跑到舒兰来上学,东富又不是没有中学……我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觉醒来,窗子玻璃上的漆黑不见了,到处都明亮起来,顶棚那盏灯依旧散发着光,人却几乎觉察不到了,我也便不再那般依赖它。过去了,黑夜终于过去了,黑夜中的一切亦过去了,可我不能忘记它,我整理好行李,准备下午放了学背着回家,再也不在这鬼地方呆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